林海雪原 分集剧情介绍

  • 北风凛冽,白雪皑皑。刚刚结束了抗战,东北民主联军牡丹江军分区独立二团团参谋长少剑波带领战士们负责运送军用物资。此行不光运有大量军火,还有战区急需的过冬棉衣。东北苦寒,看战士们冻的瑟瑟发抖,少剑波心有不忍,军队法纪严明,军用物资不可私自挪用,他便将自己的棉衣给战士披上。想着马上就能

  • 蝴蝶迷跟着老火柴找到了李光耀和鞠梅英的孩子毳毳,并把她带李鞠二人面前。当着他二人的面,蝴蝶迷媚笑着让毳毳叫她娘,看着被打得遍体鳞伤的父母,毳毳不知如何是好。李鞠不能眼看着孩子向土匪低头,拼死阻拦着,毳毳没有叫出口,二人刚略感欣慰,下一秒却见失了兴致的蝴蝶迷将毳毳扔向天空开枪打死。前一刻还活泼可

  • 大锅盔匪首李德林与勃利刁翎地区匪首谢文东已经同意加入国民政府的收编,座山雕和许大马棒这边也已说妥。除了各路匪首,国民党吉林独立旅旅长马希山也是侯殿坤此行要见的一个重要人物。马希山如今接到消息带兵在大锅盔等候,虽是反客为主,可若能将他的部队笼络过来,对壮大国民党力量亦有很大帮助。东

  • 侯殿坤在台上大讲国民党复兴大业,底下的人却听得心不在焉。大家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已经是给足了这位侯专员面子。党国利益与各山头关系甚小,说到底,各位真正关注的还是自己能从中捞到多大的官职,手底下有多少人的队伍,最重要的,这个滨绥图佳保安司令部的总司令究竟是谁来当。总算挨到了委任的时刻,座山雕与

  • 侯殿坤以洋西餐设宴,底下的土棒子们却吃不惯,三言两语的又斗起了嘴上功夫。蝴蝶迷打扮得花枝招展,闲不住地率先挑衅起来。奶头山的几个头领本就看不惯她骚气,今天又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蝴蝶迷不服,又拉着三炮要和座山雕猜拳斗酒。座山雕应了,光喝酒没意思,谁输了扇嘴巴。蝴蝶迷和三炮二打一,却纷纷败下阵来。

  • 这几日军中体检人数渐多,且大都是精兵强将,白茹琢磨着,可能是部队有了新的任务。得知剿匪特别小分队即将成立,白茹请命作为医护人员加入。白妈妈舍不得女儿,可看到昔日的小丫头已经长成了一名勇敢、有觉悟的革命战士,她也打心底里为女儿骄傲。白茹毅然踏上了前往小分队的道路,她心里明白,这一次任务非比寻常,

  • 座山雕回到了威虎山,众人列队迎接,恭喜三爷喜获旅长官职。醉花在一旁一个劲地使眼色,此事不提还好,提起却惹三爷生气。什么政府派来的侯专员,当真是有眼无珠,我威虎山威震四海,就是当司令都不为过,区区一个旅长便让我俯首称臣?等我座山雕来日当了东北王,必要让你们擦亮眼睛看看清楚,在东北,到底是谁说了算

  • 许大马棒在小山子一处受挫,总算回到了奶头山,却看到家门口挂起了丧。老儿子在镜泊湖被共军炸死,连个全尸也没留下。许大马棒悲痛欲绝,其余几兄弟也装模作样地跟着哭丧。四个兄弟四个娘生,老儿子也不是蝴蝶迷的孩子,是生是死于他几人都无关痛痒,丧事也只跟着走个形式罢了。这边哭丧哭天喊地,蝴蝶迷的心思却是在

  • 剿匪小分队在夹皮沟附近的镇子了解情况,却发现百姓们都是屋门紧闭,草木皆兵。杨子荣试着进了一户人家,里面只有以为饿昏的的大娘,口中却还在无力地反抗。夹皮沟的土改工作队不见踪影,乡亲们见到生人也个个面色惊慌,杨子荣猜测,定是土匪又来扫荡,害得百姓民不聊生。晚上的侦查中,小分队发现几人

  • 几日的侦察下来,虽然有几位乡亲的帮助,可百姓们对小分队还是将信将疑,提防心很重。土匪猖獗,少剑波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赶紧把老百姓的心暖回来。夹皮沟的群众生活艰难,很多都穷得一家人只穿一条裤子,东北严寒,这日子可怎么过得下去。少剑波提议捐出被服,杨子荣赞成,一旁的“坦克”却闷闷不乐。小分队的

  • 雪地行军,战士们难免脚冻伤。白茹看到战士们的裹脚布又湿又冷,不顾大伙反对,一一给大伙检查脚伤。带来的冻伤药不够用,而且都只能治轻微的冻伤,白茹心里着急,行军打仗,脚坏了可怎么行。她突然想到夹皮沟的大娘告诉她的偏方,将山楂放到炉子上烤,治冻伤特别管用。少剑波看着白茹忙前忙后的身影,觉得心里涌起一

  • 关毅忠整训部队,命令全体集合,国军正规军听到指示,立即整装列队,土匪的人马却来得稀稀拉拉。关毅忠强调法纪,郑三炮本就跟这个参谋长较着劲,见他又在这拿着鸡毛当令箭,对奶头山的兄弟们吆五喝六,也当即急了眼,不仅公然违抗军令,还出手打了陈排长。关毅忠气急,但见许大马棒前来说和,也便不再深究。可今日之

  • 栾平趁着天还没亮,挑起行李就打算开溜,没想到没走多远,却又被他二人追上了。这个栾平既然是土匪,他不上山却一直往山外走,杨子荣怀疑,很可能他要接头的联络点就在附近。三人一道到了梨树沟,见栾平打算再次落脚,杨子荣想了个借口,也不再跟,便就此别过了。二人躲在不远处观察着栾平的动向,此人果真谨慎,怕他

  • 胡彪自打下山便没了音讯,许大马棒不放心,同时对栾平也心存戒备,他派丁疤瘌眼下山去寻他二人,山下时有共党出没,要是找到了东西,就赶紧让他俩回来复命。他另外叮嘱丁疤瘌眼,如今山上有关毅忠在,以后要是得了消息,先跟自己汇报,别白让外人得了便宜。郑三炮和许福心里也在盘算,这个姓关的再待下

  • 关毅忠巡查发现,奶头山后山绝壁上没有任何火力配置,甚至连个哨岗都没有。兵法有言,死地即生地,生地即死地。后山悬崖峭壁,一般人上不来,本是奶头山生地,可如果对方出奇兵,从后面突袭上来,那么就会瞬间置奶头山于死地。奶头山一直以来,依靠的是天险地形,易守难攻,从下往上攻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如果

  • 滨绥图佳保安司令部收到千面佛的电报,共军主力已经转移,小分队即便武器精良,可区区三四十人的队伍,想要攻下奶头山和威虎山,也是无稽之谈。许大马棒三百多人的队伍便足以将其围剿,马希山觉得此战稳操胜券,年关暴动定能如期进行,把共军赶出东北也是指日可待。“坦克”去抓接头之人也没有消息,杨

  • 刁占一口中的联络图看来对各大山头意义非凡,此人身上还有不少油水可以挖,少剑波决定明日继续审问,并让杨子荣询问之前留宿的无名屯的那对夫妇,若他二人是被栾平胁迫,那便劝说他们指认栾平,再与刁占一对质,彻底突破栾平的心理防线。刁占一本欲继续装腔作势,可看事情已然败露,对方显然早知自己身

  • 小分队将栾平与刁占一关在一处,中间只隔了层不结实的木板。栾平见刁占一为了保命将自己出卖,此刻还优哉游哉地在那待着,恨不得立马让他去见阎王。一不做二不休,栾平后退一步,猛地往木板上撞去,冲着刁占一就扑了过去。外面的士兵听到声响,惊呼不妙,赶紧开门去看,却见刁占一已经被栾平勒死。少剑波心里又急又气

  • 小分队目标已经出现,关毅忠下令只守不攻,郑三炮却率先开了一枪。关毅忠见小分队已经惊动,也不再深究,命令全体人员火力全攻。少剑波没想到敌人早有准备,且领头的指挥官是一名国军军官,指挥有序。杨子荣那边强攻攻不上去,几名战士已经牺牲,对方火力太猛,小分队在地势、人马上都不占优势,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保存

  • 丁疤瘌眼心里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共军的对手,到时候脑袋都保不住,还谈什么收集情报,倒不如在这山中玩上几天,时候到了再回去复命。小分队行进时发现了一个孩子躲在草丛里形迹可疑,少剑波将其带回,并让白茹给他处理伤口。这孩子虽然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可性子却倔的很,白茹同他好说歹说,硬是不开

  • 蘑菇老人早年曾上奶头山采药,他告诉小分队,这上奶头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十八台。奶头山乃天险之地,东面的鹰嘴崖更是险峻,山峰立陡,山上伸出一块大石,几乎就要叼住奶头山顶的树梢。眼镜根据蘑菇老人的描述,用雪堆出了一个奶头山的模型。弄清了奶头山的具体布局,再想发动进攻也就有了方向。许福

  • 鹰嘴峰依旧是关毅忠的心头之患,他命令许大马棒派人连夜巡查,奶头山既然已经接受国民党正规军的收编,就必须服从滨绥图佳保安司令部的指示。众人不以为意,嘲笑关毅忠是被共党吓破了胆,即便是要巡查,也等明日再说。关毅忠心里不放心,第二天一早便亲自到了鹰嘴峰,检查后山有无被共军动了手脚,并让

  • 许大马棒已经摆明了送客,关毅忠也不自讨没趣,兀自强留了。关毅忠希望许大马棒给自己写一封公文,这样自己回去对侯专员也有个交代。许大马棒答应,蝴蝶迷却动起了心思。奶头山舞枪弄棒的不少,可认字的却找不出来一个。倘若姓关的在公文上动了手脚,让侯专员罢了这旅长之位,这到时候你许大马棒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

  • 带着小分度所有战士的希望,“猴蹬”一跃而下,绳索牵引着滚轮飞速旋转,眼看着飞跃已经到了一半,山间却突然起了雾气。大伙的心都揪了起来,小分队看不清“猴蹬”的情况,“猴蹬”也分辨不出前方的环境。直到距离将近,“猴蹬”才惊觉前方正是一片峭壁,幸好有树杈做缓冲,只是没有支撑多久,树枝折断,“猴蹬”失去

  • 小分队将胜利的好消息带回了夹皮沟,许大马棒被剿灭了,长期以来受压迫的穷苦百姓们终于报仇了。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从前担惊受怕的日子终于结束,老百姓们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鞠梅英心里同样高兴,但当看到关在牢车里的许大马棒,心里又是五味杂陈。回忆勾起,土匪已经制服,可丈夫与女儿的音容笑貌

  • 省作战部的郭部长来到夹皮沟,代表牡丹江分区市政府颁布嘉奖令。小分队全体成员在此次剿匪行动中不畏艰险,英勇制敌,授予集体二等功,栾超家同志只身飞跃鹰嘴崖,为小分队剿匪胜利取得了关键的一步,特此授予个人一等功。冯老六在夹皮沟挨不下去,急忙去向千面佛报信,奶头山已被剿灭,共产党带着那帮

  • 剿匪胜利,少剑波即兴作了一首诗,见大伙兴致高涨,便慷慨激昂地念了起来。面前这个文武双全的少年让白茹心生崇敬,战场上,他是智勇双全的指挥官,带领战士们冲锋陷阵,斗天险,战恶敌;私下里,他是爱护战士的好长官,眼波温柔,言语恳切。少剑波的形象在白茹心里愈发高大起来,她静静地凝视着这个从小的玩伴,如今

  • 深夜,于登科再次鬼鬼祟祟地来到了冯老六家。冯老六想要回自己的冯家大院,并继续用老一套威胁于登科。夜巡的李勇奇听见了他二人的谈话,见于登科看冯家雪堆的眼神奇怪,将其扒开,发现里面竟是二德子的尸体。李勇奇第二天便将情况告诉了鞠梅英,鞠梅英找来于登科谈话,见于登科主动提起冯老六,鞠梅英本送了一口气,

  • “一撮毛”下山二十多天音讯全无,座山雕担心其他山头已经把联络图抢走了,他同时命令手下人对队伍严加管束,随时策应绥芬甸对共军的袭击。昏迷多日的栾妻终于醒来,见是共产党救了自己,她虽然心有余悸,但还是同意与刘维山对质。刘维山仍假装是牡丹江分区的侦查员,可看到死而复生的栾妻,他的心理防

  • 对于如何应付这只庞大的地下先遣军队,少剑波建议不动声色,将计就计。与此同时,久无消息回传的威虎山也同样躁动不安起来。座山雕怀疑联络图已经落入了大锅盔那伙人手中,下达的命令虽是待共军转移后再去攻打夹皮沟,可若这只是对方的幌子,好让威虎山单独行动,趁机让共军灭了也未可知。座山雕派粮台醉花下山打听牡

  • 土匪都是亡命之徒,为救许大马棒,不排除有劫狱的可能。与其坐等土匪上门劫狱,不如引蛇出洞,田副司令决议,明日即张贴布告,公开处决许大马棒。同时,也要加强对城中各处的排查,敌人动手前肯定活动频繁,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处决许大马棒的决定已是全城皆知,蒋参谋觉得时机已经成熟,电报千面佛,

  • 收到田副司令的电报指示,少剑波派村民们去三清殿假意请愿,制造小分队已经出发的假象,实则全体人员坐守夹皮沟迎战座山雕。冯老六叫来儿子飞龙帮自己抢回大院,冯老太发现共军早有埋伏,赶忙出来报信,不料却踩了暗雷。见母亲被当场炸死,飞龙疯了似的便带人压了上去。见冯家大院传来动静,小分队即刻

  • 刘维山看似已经被审得六神无主,可实际上却依旧是个十分顽固的悍匪。他供述出的威虎山的路线图,只怕不可全信。众人正犯难如何进山,“坦克”却又抓来了一个小匪。这小匪看上去傻乎乎的,小分队化装土匪将他抓来,他竟信以为真,直问山头名号。看来带路的人有了,少剑波带几人假装徐久彪一伙,三两句便问出了实话。原

  • 杨子荣跟着刘大麻子一路上了威虎山,虽然有八大金刚之首引荐,可这山里突然来了新人,众人依旧十分警惕,从内到外步步紧逼,行话黑话问了一通,杨子荣对答如流,并依计将青鬃马与指挥刀献上,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威虎山久不与外界打交道,座山雕又是老谋深算,胡彪在奶头山虽然只是个养马官,可此人身怀绝技、枪法了得

  • “坦克”平时最烦“猴蹬”上蹿下跳,吵得人心烦意乱,可如今“猴蹬”要走了,他却忍不住婆婆妈妈地嘱咐起来。此去三清殿凶险异常,老道阴险狡诈,如有情况,万万不可逞能。杨排长独自上威虎山涉险,“猴蹬”又要只身前往三清殿,豺狼虎穴,不知会否有去无还,“坦克”心里不踏实,却还是目送着“猴蹬”离开,一声“保

  • 千面佛不在三清殿,实则是来了牡丹江。年关暴动在即,他约蒋参谋在此见面,有些事情也好当面强调。见到千面佛,蒋参谋毕恭毕敬,他告诉千面佛,自蝴蝶迷劫狱后,牡丹江分区的戒备更加森严,对组织内部也加强了排查。千面佛叮嘱蒋参谋,如今是非常时期,一旦有人身份暴露,将对整体计划产生很大影响。整个谈话从头至尾

  • 此次对方行动的公开执行者是侯殿坤和各路土匪,而暗中的执行者则更可怕。根据小分队的观察,基本可以锁定幕后黑手即是定河道人,同时,杨子荣同志的处境也十分危险。田副司令决定三天内派工作组前往王茂村一带,切断威虎山与大锅盔的联系,保证杨子荣同志的安全,并吩咐手下将联络图上的人员逐个清查,尤其是要摸清定

  • 赌的第二盘由胡彪摇钱,殷八字下注。醉花清楚殷八字也非通神,万一猜错可是白白便宜了胡彪。待胡彪摇钱完毕,他从侧面看到了壳内的钱数,趁着递刀下赌注的功夫,悄悄像殷八字打了手势。殷八字得了消息自然难掩得意神色,他正欲挥刀下注,胡彪却提议将筹码加大,输者则自砍右手。殷八字只觉得胡彪死期将至,二话不说便

  • 醉花安排手下贼矬子白天黑夜盯紧胡彪,而杨子荣那边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小心地提防着贼矬子的举动。明日一早是胡彪第一次巡山,醉花早早便候着,并领来了崽子们让胡彪带着,贼矬子也在其中。往日里巡山,崽子们的月份往往都会被克扣一半,胡彪却上来便给大伙发了全饷,崽子们一个个都乐疯了,醉花却暗暗咬牙切齿。

  • 醉花见胡彪来势汹汹,虽心有余悸,却仍道对付穷棒子不需要理由。胡彪自然知道醉花此举何意,打狗也得看主人,你虽为粮台,可随随便便拿我胡彪的人开刀,叫我往后如何在威虎山上下立足。醉花被噎得没话说,飞龙却又跳出来要去找三爷说理。胡彪并不反对,却低声与他分析一二。伙房是给三爷准备百鸡宴的地方,你飞龙在这

  • 再跟着胡彪巡山,贼矬子依计装模作样地骂起了醉花,众人哄笑,胡彪却不买账。贼矬子一天下来毫无收获,醉花见此路行不通,便只能再想其他办法。这姓胡的还没解决,倘若真依三爷所说,再把蝴蝶迷和郑三炮请来,那这威虎山哪还有我醉花一席之地?醉花将去请客的崽子们叫来,给够了大洋大烟,只让他们在后山待二十天不许

  • 贼矬子每晚监视胡彪冻个半死,白天又要跟着巡山,几天下来一无所获,贼矬子心生退意,可为表忠心,依然发誓跟着主子一条道走到黑。醉花派贼矬子潜入胡彪屋内搜集情报,事成之后重重有赏。偷东西这事贼矬子最是擅长,便满口地答应下来。第二天巡山时,正走到半路,贼矬子却一屁股坐到地上,想要歇会儿再

  • 刘大麻子带着一干人马风风火火地来了三清殿,也不进屋,上来就问刘维山的下落。定河道人如实告知,刘维山早前是来庙中转了一圈,可早已离开,若至今还没有回威虎山,只怕是中了共军的奸计,已落入小分队手中。刘维山乃威虎山九大金刚之一,怎可能轻易落入敌手,刘大麻子懒得与老道理论,便又问及年关暴动一事。倘若暴

  • 白雪飘飞,雪地上战友们的尸体却更是彻骨的冰冷。此次火车遇袭,小分队又有六名同志牺牲。小常宝与小分队同来为死去的战士们送行,她将丹柯的画像贴在高波的墓前,平日里高波常说,要像丹柯一样,为别人照亮道路,自己领头向前奔去。小常宝与高波年岁相近,两人平日里拌嘴不停,如今高波静静地躺在自己面前,小常宝却

  • 百鸡宴将至,趁着深夜寂静无人,胡彪让老常给威虎厅的天灯里添满灯油,好显得敞亮气派,自己则按着老六所说的路线,再一次仔细地熟悉威虎山的布防。老常见醉花独自一人鬼鬼祟祟地进了密道,不知是在搞什么名堂,自己也偷偷跟了过去。醉花做贼心虚,虽然总觉得身后有人,可还是快步疾行,在一处停下,拨开从草,将自己

  • 趁胡彪不在,贼矬子溜进屋内搜查,歪打正着地竟真发现了胡彪藏在烟叶子里的地图。贼矬子正欲溜之大吉,却正赶上老常砍柴回来。听到屋内有动静,老常随手抄起一根铁棍,进屋果然见贼矬子鬼鬼祟祟。老常将贼矬子打晕,胡彪回来,心觉大事不妙,在贼矬子身上将地图搜出,才长舒了一口气。二人正琢磨如何处理,贼矬子却突

  • “长腿”拄着木棍在雪地里艰难前行,他知道少剑波和小分队都在焦急地等着自己回来,双腿来时健步如飞,如今却已被冻坏,每向前一步都无比艰难。“长腿”一次次地摔倒,却又一次次咬着牙站起来。出发前的信誓旦旦的保证言犹在耳,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自己定在今日太阳落山之前将杨子荣同志的情报成功带回!

  • 此封情报事关重大,“猴蹬”急忙赶回小分队,却得知小分队已全员出发,只剩“长腿”受伤在床。一听“猴蹬”有紧急情报,“长腿”不顾双腿疼痛,挣扎着下床,却一头栽倒在地。“猴蹬”担心“长腿”伤势,“长腿”却执意要亲自带路。去威虎山的路只有“长腿”已然熟记在心,他让“猴蹬”搀扶自己上马,事不宜迟,必须在

  • 栾平既已上山,胡彪心知此劫自己无论如何必须面对。没等栾平开口。胡彪便率先发话,在气势上压制栾平,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栾平亦一眼认出眼前此人正是之前审讯自己的共军军官杨子荣,吓得后退数十步,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听胡彪已经当上了威虎山第九大金刚,栾平这才突然大喊此人不是胡彪,三爷是中了共军的奸

  • 前面就是哨卡,少剑波命令小分队全员警戒,原地待命,静等杨子荣同志的信号。而威虎山上,胡彪让崽子们点燃烟花,看似为搏座山雕一笑,少剑波却知时机已到,下令即刻攻上威虎山。老常按照胡彪的安排叫守重武器的崽子们进厅吃酒,自己则将水灌进大炮,并等在后山给小分队带路。威虎厅内,八大金刚化装西

  • 杨子荣同志终于归队,少剑波不知杨子荣在威虎山上终日与座山雕周旋的日日夜夜是如何度过,杨子荣却知小分队那边,少剑波也同样不好过。自小分队出征以来,每一个队员都经历了异乎常人的辛苦,每一个战士都是英雄。战场清理完毕,醉花趁乱逃跑,还有余匪在外逃窜。少剑波将全体队员分为三队,一队护送伤

  • 卢小燕不经意间发现了医院库房里的电台,并引出了潜伏在护士中的女特务。齐排长即刻将此人和寒针抓捕,此电台虽然早已破译,可待到今日,寒针一条线才终于全面收网。田副司令亦对蒋参谋实施抓捕,三清殿那边,定河道人还在做着自己指挥十万人马呼风唤雨的千秋大梦。见大锅盔没有回电,定河道人让水镜继续发报催促,以

  • 定河道人自知黄梁梦破,年关暴动已是奢望,先遣图也再没了用处。他将先遣图烧掉,倘若躲不过此劫,也只能鱼死网破。殿外,少剑波带领小分队迅速包围三清殿,躲在暗处的水镜本欲偷袭,却被身后的水安拦下。小分队听到动静,立刻反击,水镜被杀,水安却也身中一枪。小分队摸进三清殿,只见定河道人静坐在殿内,依旧装模

  • 田命令小分队立即修整撤回,准备攻进绥芬甸,至于对白茹同志的搜寻工作则交给公安局去做。匪患不除,何以安家,小分队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少剑波更是。田副司令知道少剑波在为白如操心,可男儿要把眼泪放在心里,小分队的任务就是把滨绥图佳的所有土匪通通扫净,这样才能让更多的百姓有家可回。田副司

  • 威虎山被剿灭,座山雕也成了阶下囚,醉花一改往日趋炎附势的脸色,事到如今,只有靠自己才能谋一条出路。醉花回忆起自己当初上山,自己虽是戏楼名伶,却因嫉妒师弟名气,起了杀心,牡丹江待不下去,便跟着座山雕上了威虎山,当上了威虎山二当家,如今成了孤魂野鬼,却将这一切赖在了座山雕头上。自己于座山雕如猫狗般

  • 关毅忠心知白茹对于新的作战计划的实施十分重要,他将其转到监狱,并吩咐姜青山,没有自己的允许,任何人不得私自提审白茹。关毅忠将此情况向侯殿坤报告,抓到了一个共党分子,这让许久问尝到胜利果实的侯殿坤大喜过望,侯殿坤欲让关毅忠立即提审白茹,关毅忠却对审讯的效果不抱太大希望。自己发现时白茹已被蝴蝶迷打

  • 前有三四五旅因为只顾自己利益而被剿灭的教训,如今马希山、李德林、谢文东几人却还在争地盘、论得失,置党国利益于不顾,关毅忠气恼,共军小分队只有三十几人,几位旅长却如同惊弓之鸟。侯殿坤与关毅忠把酒私聊,他看得出,这几人里只有关毅忠能为自己收复东北的大业献一份力。从前关毅忠只是整训部队,操练部队,侯

  • 关毅忠两次审讯白茹都是铩羽而归,共产党软硬不吃,酷刑无用,钱财美女更是无用,侯殿坤想起还有一计没有试过,关毅忠洗耳恭听,侯殿坤却让他用“真情感化”。关毅忠一身正气,没想到侯殿坤竟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关毅忠直言拒绝,自己有能力,也有把握用光明正大的手段从白茹嘴里套出小分队的信息。

  • 杨子荣带人前去小锅盔炮阵地侦察,对方除了大炮,还有不少小炮,而且人数众多。杨子荣让战士们拿来自制的土炮,和雪橇绑在一起,点火发射。国军防守不及,被炸的四处逃窜,见炮阵地已被炸毁,小分队乘胜追击,将炮阵地守兵全部击毙,并挨个检查大炮,若有完好的全部破坏。炸毁了炮阵地,大锅盔再就也不是固若金汤。

  • 蝴蝶迷预感共军很快就要攻上山来,大锅盔不是共军的对手,可她却不甘心就这么被打败。蝴蝶迷决定最后一搏,女人最后的本钱就是这副身子,自己此时便要用它翻本。蝴蝶迷决定与马希山做一笔交易,让他给自己配兵,兵力一到,自己与郑三炮便离开此处,另立山头。郑三炮心中所想蝴蝶迷一清二楚,蝴蝶迷与郑三炮商议,此事

  • 侯殿坤在信中以细菌毒气弹和白茹的生命安全威胁小分队撤出大锅盔,田副司令火冒三丈,共产党人绝不能屈从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威胁,总攻大锅盔的计划不变。少剑波请命亲自带队,在总攻发起之前救出白茹,小分队的其他队员们也纷纷响应。虽然离总攻只有不到三个小时,可据姜青山所说,从下水口可以直接潜入大锅盔,找到白

  • 剿灭大锅盔,活捉侯殿坤,战士们高呼胜利,白茹也激动地向父亲跑去,一声“爸爸”喊出,大伙这才知道白茹竟是田副司令的女儿。田副司令紧紧地抱着白茹,激动落泪,见女儿终于平安回来,并已经成长为一名真正的革命战士,田副司令为白茹骄傲,也赶紧让通讯员给白茹母亲报了平安。听到白茹的声音,白院长不敢相信,女儿

(林海雪原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猜你感兴趣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