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分集剧情介绍

  • 金色的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枝头洒落在马路上,花坛里的各色花朵在微凉的海风中轻轻摇摆,不远处有流浪的青年背着吉他悠悠的弹奏,好一个惬意的午后。在脚步匆匆的人群中,有一个身着大红色长外套的时尚女郎踩着高跟鞋漫步街头,不时有路人惊艳回头,她却径自向前行走,她,就是罗子君。(家庭主妇罗子君漫步街头)三十三岁的罗子君

  • 这天早上,开往公司不长的路途对于陈俊生却是度秒如年。罗子君热情的对凌玲问东问西,害怕自己谎言被拆除的陈俊生不得不一直打马虎眼。听到两人的儿子都是一年级,罗子君主动问凌玲留了微信。罗子君叨叨着自己一直担心陈俊生被公司里的年轻女士勾搭,但陈俊生与自己的感情一直十分要好,让很多人十分羡慕。此时的她不

  • 一顿晚饭吃的两个人心里不是滋味,只有一根筋的罗子君自以为良好,还殷勤的问陈俊生要不要打包。陈俊生没了别的心思,只好说自己今晚不加班了,拉着罗子君回家陪孩子。回家的路上,罗子君无意看到马路边正独自等车的凌玲,陈子俊从车窗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贺涵载着唐晶来到了自己准

  • 老卓的日料店里,凌玲和陈俊生相对无言。凌玲哽咽着说自己想要退缩,想要把陈俊生还给罗子君了。她看出陈俊生并没有做好不顾一切离婚的准备,每次见到罗子君她都觉得自己对不起她,而且也受不了别人的眼神。陈俊生解释说自己的确对罗子君很难开口,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想要离婚,只是需要时间。凌玲追问他到底要什么时候

  • 一大早,急促的门铃惊醒了房间里失魂落魄的罗子君。她打开门,原来是罗母听到罗子群无意透露的陈俊生与凌玲的事情后赶了过来。面对母亲和妹妹的追问,罗子君却故作镇定的说自己和俊生只是有点小问题,希望母亲不要擅自去找陈俊生将事情闹大。她不敢相信对自己温柔体贴的丈夫,相谈甚欢的女同事会一起背叛自己,甚至期

  • 贺涵接到唐晶的请求来到罗子君家里,亚琴告诉他罗子君一直没有出来,也没有吃东西。贺涵对于亚琴的担心却不以为意,对他而言,罗子君没有哭闹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只等着一会儿唐晶过来交接他就完成任务了。比起罗子君,他更关心自己和猎头公司的谈判。正当贺涵意气风发的跟各种猎头打电话谈条件时,一

  • 贺涵为唐晶与罗子君准备了酒菜就要离开,罗子君叫住他,问他是不是觉得自己被陈俊生甩了活该。罗子君知道,在贺涵眼中,自己一直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不求上进的人,还一天到晚地麻烦唐晶,浪费她的时间。贺涵说自己还没有那么恶毒,不过他确实希望她吃完喝完考虑如何扳回一城。唐晶表扬罗子君说下午的表现很解气,

  • 罗子君独自漫步在夜色中的街头,迟迟打不到车,她不知不觉走到了老卓家的日料店,点了一碗拉面。她看到老卓身后的酒架上有一瓶酒贴着陈俊生的名字,问老板他是不是经常来这里。老卓问她和陈俊生的关系,才知道她就是陈俊生的太太。罗子君离开后,洛洛兴冲冲的问老卓为什么罗子君这么漂亮,陈俊生还会出轨,老卓没理她

  • 对于一个家庭主妇而言,比丈夫要离婚更痛苦的,是他还要带走你的孩子。罗子君原以为公公婆婆的到来,目的是劝阻两人离婚,却没想到几句敷衍的安慰过后,他们就表露出真实的目的——孩子。陈母无奈的说将平儿带走也是为了她好,毕竟她无论从经济还是生活方面都远不如陈俊生,以后只会过苦日子。陈父更是

  • 罗子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着病号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贺涵见她醒来气急败坏的将她数落一通,倘若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对平儿和唐晶会造成多大的伤害。罗子君自知理亏,难得没有争锋相对,而是讷讷的道了歉。陈俊生还是被唐晶拉来了医院,他解释说不是自己不想来,而是不敢来,罗子君始终没有正眼看他。陈俊生却又

  • 提到父亲,洛洛十分感伤。老卓问她父亲不工作,她没钱该怎么生活。洛洛苦笑的说当然是问母亲要啊,一开始她还很不好意思,后来也就越发没皮没脸起来。父亲死后,她找了一个男朋友,比老卓也没小几岁,两人好了三个月就分了。后来,洛洛就拿着父亲的信来投奔老卓了。借着酒意,洛洛说如果老卓不赶自己走,她想要一辈子

  •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就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经过贺涵的引荐和培训,罗子君的面试顺利过关,她终于看见了未来的一丝曙光。子君满面春风回到家里,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亚琴,她再也不像从前那样趾高气昂,而是亲切地和亚琴握着手,感谢她在自己忙碌的时候帮忙照顾平儿。岂料,陈俊生此刻也在家中,夫妻两人一见面,便扬起

  • 法庭上,陈俊生的律师故意抛出了尖锐难堪的问题,让罗母和白光按耐不住脾气,当场大吵大闹起来,罗母甚至张牙舞爪准备打律师,一家人闹得鸡飞狗跳,家庭氛围不言而喻,连李律师都无奈地低着头。眼看着子君即将输掉平儿的抚养权,贺涵如同及时雨一般赶到,送上了新证据——陈俊生的出差和加班记录,并鼓励子君要挺住,

  • 神秘女子在深夜来到酱子,老卓亲手为她下厨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女子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一边默默落下泪珠,而老卓则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向她伸出了手,两人在悠扬的乐曲声中轻轻相拥,很有默契地跳起了舞,这唯美的一幕落在洛洛眼里,却那么不是滋味。洛洛走过去关掉了音乐,冷冰冰地扔下一句“面凉了”,只留下老

  • 罗母来到子君家中,看见地上的一大摞纸箱子,还以为是要打包陈俊生的私人物品,当罗母听说子君和平儿要搬走时,不禁大吃一惊,继而火冒三丈,准备等女儿下班回来,好好教训她一顿。当晚,子君和唐晶在贺涵的邀请下,来到酱子吃饭,贺涵以茶代酒,恭喜唐晶前途无量,唐晶一饮而尽,泪流满面地跑出门。老卓贴心地给洛洛

  • 知人善任一直是贺涵的优点,所以,他将卡曼的单子交给陈俊生负责,这本来是个好事儿,但陈俊生一想到即将和唐晶合作,就面露难色,贺涵微笑着鼓励他,工作归工作,交情归交情,这才让陈俊生充满信心,准备奋力一搏。下班后,陈俊生刚走出大楼,就看见了早在此等候的凌玲。凌玲本来想去收拾大房子,无奈陈家二老此刻正

  • 贺涵本来没有打算与子君母子一起进餐,他走到楼下,想起了子君谦卑的言语,便又返回同子君吃晚饭,在饭桌上,贺涵语重心长地给子君上了一堂职场课,教她好好分配生活与工作的时间,对于上次拒绝顺风车求助,贺涵开诚布公地表明,实战之前必须预演,以排除一切意外的可能,没有人会在乎所谓的特殊情况,更没有人会听解

  •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种不见硝烟的战争,那便是前任与现任的碰面,或者是前妻与第三者的交锋。为了避免在家中尴尬,陈俊生带着凌玲和佳清出来逛街,凑巧的是,三人正好走进子君的鞋店,大家目光相对,彼此默默无言,子君的目光稍微黯淡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的光彩,她像对待其他顾客一样,热情地招呼着凌玲,陈俊生在一旁

  • 单身母亲带着孩子的辛苦不言而喻,当子君和平儿顶雨回到家中,已经全身湿透,狼狈不已,平儿心中有气,不愿搭理母亲,子君耐心地向孩子道歉。平儿撅着小嘴,新家的热水器根本不好用,以前经常喝的果汁现在也喝不到,上学还要挤公交,幼小的孩子不明白,那个大房子分明是自己家,为什么要拱手让人呢?子君语气柔和,承

  • 俗话说得好,最美夕阳红,黄昏恋也是如此。子君来到母亲家中,正好遇见老崔来探望罗母,善解人意的子君满脸笑容地与老崔打招呼,还准备叫子群也来吃饭。可是,就在此时,子群正与白光发生激烈的争执,原来,子群在家中提到了姐姐新的追求者——老金,这让白光起了疑心,怀疑子群羡慕钻石王老五和富贵的生活,白光言语

  • 闺蜜之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唐晶在子君家留宿,两人度过了愉快的一晚,第二天一早,老金便准时开车来接,唐晶由于没有开车,也搭乘老金的顺风车上班。途中,唐晶询问老金在商场的工作年限,老金坦言已经在此工作十年之久,领导也曾让自己换个岗位,只是在供货部做习惯了,觉得顺心踏实,便没有更换。唐晶笑了笑,继而

  • 在爱情里,如果双方都昂起骄傲的头,那么便享受不到甜蜜的温情,因为两个人都有着倔强的自尊,谁也不肯让步,毫无疑问,唐晶和贺涵便是如此。在聚会上,子君拼命撮合着这对历经坎坷的有情人,但贺涵平静地表示,此次轮调可以帮助唐晶度过事业上的瓶颈期,所以自己完全尊重唐晶的选择。而唐晶也释然地笑着,自己本就单

  • 男人最在乎的东西就是面子,当老金和人事部协商未果时,贺涵几句话就搞定了商场的执行董事,让子君成功调到企划部,老金的面子扫地,十分尴尬。子君的处境也左右为难,她甚至不知道应该感谢还是埋怨贺涵,因为她不仅顾忌老金,也担心自己不能胜任。贺涵则认为,子君换岗是为以后的未来做长远规划,所以绝对不能放过好

  • 俗话说,人靠衣装,子君考虑到这是和老金朋友的第一次会面,特意换了一身价值不菲的漂亮衣服,而老金却认为这十分不妥,在他看来,子君穿得太过高级,像一个富太太。老金在意自己的经济和人脉配不上子君,他总是时时刻刻在担心,子君看得出来,这一切说到底都是面子问题,而面子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放下又最没用的东西。

  • 爱情的模样总是最美的,无关年龄与时间,罗母与老崔的黄昏恋已经走向正轨,她准备将老崔正式介绍给子君和子群认识,在饭桌上,罗母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之情,而老崔也心花怒放,罗母打算搬去和老崔同住,还不忘叮嘱女儿们,一定要生活得比自己幸福,并且塞给女儿们大红包。子君和子群见孤苦半生的母亲找到了归宿,也由

  •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为了让子君安心去面试,贺涵决定帮忙带平儿去医院,还不忘叮嘱子君换一套活泼可爱的衣服去面试。平儿很快做完了检查,医生询问孩子是否得过肺炎,贺涵一时答不上来,为了不打扰子君,他只好打电话问陈俊生。陈俊生此时和凌玲在上班的路上,听说平儿生病,便赶紧只身前往医院,凌玲看着丈夫担

  • 大雨滂沱,夜色漆黑,子君狼狈地站在漫天雨帘之中,全身湿透,她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贺涵。终于,那个熟悉的身影举着一把大伞飞奔而来,贺涵跑到子君身边,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自己早就叮嘱过,夜里会有大雨,她为什么不听?所幸黑车只是抛锚,万一出了其他事故,该如何是好?子君眼里闪烁着泪光,哽咽着道歉,她不过

  • 职场中,不仅有难缠的女人,也有心术不正的男人,段晓天故意安排子君参加产品座谈会,但却没有告诉她具体流程,面对子君提出的疑问,他也是避重就轻,不予回答。这时,陈俊生作为甲方过来开会,他便耐心给子君解答了问题,段晓天和苏曼殊看着这一幕,很是吃惊,他们不知子君就是陈俊生的前妻,只以为窈窕淑女,君子好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白光很快得知子群与理发师阿辉关系亲密,他火冒三丈地冲到理发店,边砸边骂,非要把阿辉找出来不可,他不仅把店里砸得一塌糊涂,还将染发剂误洒到顾客的LV包,子君及时赶到阻拦,白光不但不听劝告,还出言不逊威胁子君,当警察赶到时,店里鸡飞狗跳一片狼籍。顾客吵闹着索要三万块赔偿,贺涵打

  • 贺涵与子君在酱子聊天,他对要求上进的子君很是赞赏,鼓励她向苏曼殊提要求,进入中意的小组学习工作。子君茅塞顿开,决定毛遂自荐去跟随最强的领导学习。子君不禁感慨着,一年前,自己曾经那么讨厌贺涵,而如今却被最讨厌的人改变了。其实贺涵何尝不是如此,他曾经最看不惯子君,如今却能为了她四处奔波。子君离开后

  • 当贺涵急匆匆地赶回辰星,陈俊生垂头丧气地坐在办公室,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无奈还是阻挡不住菲尔。贺涵意识到,未来可能会有大麻烦了。陈俊生又气又恼,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半了,无论是谁也等不下去了,而且自己和菲尔又是同级,不仅没资格让他签署保密协议,连邮箱密码都无权要过来。陈俊生更好奇的是,一向谨慎守

  • 子君得知母亲大清早又麻烦贺涵,赶紧火急火燎跑到酒店,正好遇见等电梯的贺涵。子君对于自己一家屡次三番给贺涵添麻烦,而深感愧疚,连连道歉。贺涵不明白,子君为何突然变得生分起来,子君焦急万分,她实在不愿把贺涵卷进罗家这个烂摊子,无论是白光还是母亲,都会死死缠住无私的贺涵,让他摆脱不掉。贺涵注视着快要

  • 子君心虚地离开饭桌,留下一头雾水的唐晶和纠结尴尬的贺涵。贺涵很不放心,他对唐晶谎称回家,实际上开车去看望子君,嘱咐她不要总是面露紧张。面对这个无私深情的男子,子君垂下眼睑,她何尝不想拥有一段纯粹的爱情,奈何却爱上了闺蜜的男友,事到如今,子君别无他法,唯有期盼贺涵与唐晶幸福白头。贺涵是个执着的人

  • 经过子君的不懈努力,菲尔不仅被开除了,还将面临起诉,贺涵得知这个消息很是宽慰,他也十分好奇,到底是谁为自己拔刀相助,做好事不留名呢?陈俊生道出了实情,一切都是子君所为。贺涵听了,很受感动,也为子君的果敢钦佩。另一边,子君的境遇就没那么好过了,苏曼殊狠狠批斗了子君一番,菲尔来调研公

  • 唐晶来到辰星看望子君,其实是来找凌玲谈话,当辰星的员工们见到大名鼎鼎的唐晶,都纷纷打招呼,大家也十分好奇,一向勇于拼搏的唐晶,怎么会急流勇退甘于做培训呢?毫无疑问,肯定是为了贺涵。唐晶把凌玲单独叫出来,她面带微笑,态度不卑不亢,子君是个心思单纯的人,以为靠着努力就能获得公平,但只有唐晶心里明白

  • 新的一天,贺涵早早来到辰星,凌玲也挽着陈俊生走进来,三人友好地打过招呼,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陈俊生讪讪地去贺涵办公室,他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凌玲做的很过分,但自己终究不能和凌玲闹翻,她毕竟是自己的现任妻子,更不能在孩子面前吵架。贺涵发觉子君没有来上班,以为她请假了。但是,子君此时已经精神抖擞地坐

  • 唐晶把戒指还给贺涵,她想知道,爱慕贺涵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他偏偏喜欢罗子君?贺涵其实也说不清楚,但只有和子君在一起,他才是真实和轻松的。唐晶喃喃自语,看来自己让贺涵紧张了。贺涵也很无奈,自己和唐晶是一类人,头顶着成功、优秀、自强,这样的两个人并不适合做爱人。唐晶泪流满面,她无法原谅子君,抢走闺

  • 三人来到店外继续喝酒,白光觉得贺涵和陈俊生房有车,自己的老婆却看上了个理发师,二人应该知足才是。白光继续滔滔不绝的讲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和贺涵不敢说出口的感情,在白光的直言不讳下,贺涵眼睛红了。三人借着酒劲,吐露着平时有口难言的苦水。贺涵觉得自己装,陈俊生说自己最怂,白光苦笑道:“我不装也不怂,就

  • 夜幕下的上海,子君一个人依偎在黄浦江畔,想着自己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城市,三十年来所有的苦乐成长都印刻在这个城市的水土之中,自己也羡慕过电视里杂志上,那些四海为家的自由人,梦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说走就走,但是牵绊着自己的又究竟是什么?是这夜以继日的繁华,还是了如指掌的街道,还是只是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凌玲与小董真是臭味相投,小董偷偷复印了安琪儿的机密资料交给凌玲,还把唐晶在辰星的一举一动都汇报得清清楚楚。当凌玲惊闻唐晶拿走了安琪儿的项目,不禁大吃一惊,那可是连贺涵都未必搞的定的案子。小董眉毛一挑,唐晶不过是想在工作上胜过贺涵,但那又怎样,也报不了十年不娶之仇。凌玲楚楚可

  • 心神不定的凌玲来到辰星偷偷摸摸地找小董,得知公司上下都在查内鬼,连员工的手机电脑都要查。凌玲大吃一惊,害怕此事连累自己,她力争撇清关系,成本数据并不是自己泄露给碧欧辟的。小董哪里是吃素的,她绝不可能让凌玲独善其身,而是坚称自己没有给凌玲任何资料,不管怎样,凌玲已经与辰星毫无关系了,而自己还在这

  • 为了弥补对唐晶的亏欠,贺涵准备背这个黑锅,他打算将资料泄露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然后由陈俊生揭发检举自己。陈俊生一向老实厚道,他自然一万个不愿意,贺涵笑了笑,其实陈俊生的压力比自己更大,一旦选择这么做,难免会有人指责他卖友求荣。见到贺涵如此卑微急切地恳求,陈俊生无法推辞,也不忍开口答应,只是一杯

(我的前半生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猜你感兴趣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