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 分集剧情介绍

  • 摇摇晃晃的囚车上,一名少女正在闭目沉睡。梦境里皆是血雨腥风,恍恍惚惚中,她只记得有人唤她楚乔,又有人叫她荆小六。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将去往何方,前路茫茫。囚车里传来低低的啜泣声,楚乔从梦境里回过神来。周遭都是一片陌生,有一个自称卷毛头的小姑娘听得楚乔肚子咕咕叫,便将自己藏着的窝头分了一半给

  • 翩然而至的窈窕少女,原来是淳公主。这个淳公主倒是个爽朗之人,一到红山院,就将在场的世家子都折损了一通,就连自己的哥哥裕王殿下都不放过。直言直语被一脸无害的淳公主说出来,却并不惹人生气,反倒是为院子里增添了几分欢笑。淳公主带来了一坛美酒,便是那日人猎场上获胜者的彩头。她建议将这坛酒

  • 青山院里,灵堂肃穆。宇文玥一身孝衣,沉静的面色里透出几分隐隐的忧伤。吉时已到,宇文玥刚刚下令封棺,便被院子里闯进来的一位不速之客阻拦。来人正是三房的宇文怀,他不顾侍卫阻拦,出言嚣张傲慢,扬言要亲自开棺验尸。宇文玥百般阻拦未果,两人便在灵堂上动起手来。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自然是谁也不肯相让,打得十

  • 听得宇文玥如此说,三房老爷子却连忙表示反对,少年人不可荒淫度日,有伤身体。宇文玥却幽幽回答,长辈们一番好意,他不好拒绝,不如将所有的婢女聚到一起,进行一次选拔,获胜者他便收下。老爷子虽则不满,却也无法辩驳,只说红山院近水楼台,要多选派婢女前来参加选拔。等宇文玥应了,他才带了人悻悻

  • 密室之中,看着祖父对自己的叮嘱,宇文玥凝眉深思。当今乱世,谁又能置身事外呢,想起快意江湖的弟弟,宇文玥忍不住书信一封,抒发感慨,对月凝思,面色沉静。楚乔一觉醒来,忽觉身边有些异样,那躺在不远处的不就是冷脸面瘫的宇文玥嘛,尖叫声不经思考就脱口而出。宇文玥不慌不忙的坐起身,冷言嘲她大

  • 锦烛不禁出口拒绝,搬出自己是三房太夫人送来的身份,想要仗势压人。但她搞错一点,这里是青山院,是宇文玥的地盘,岂容三房的人撒野。月七冷言警告锦烛找准自己的位置,并宣布以后宇文玥的卧室只有楚乔一人能够进出。厨房里,女奴们边干活边聊天。楚乔的身份今非昔比,这些女奴以前多嚣张的欺负她,此

  • 宇文玥射出的最后一箭是冰箭,向天而发,穿靶心而过,冰碎而不留痕迹。楚乔想起人猎场那天救了自己的关键一箭,她忍不住走出来询问宇文玥那天有没有去过人猎场。宇文玥闭口不答,转身离开。(楚乔得知宇文玥曾救过自己)咚咚咚,楚乔发现小七竟然敢在宇文玥眼皮子底下,在墙角凿洞。宇文玥有寒疾,每年惊蛰闭关之事有不少人知道,小

  • 一群女奴浩浩荡荡地闯进楚乔房中,借口来送除虫药,把楚乔的房间翻了个遍。小八搬出楚乔压人,锦烛盛气凌人,抬手就给了小八一巴掌。楚乔及时出现在门外,一盆水把锦烛淋成了落汤鸡。轮耍嘴皮子,十个锦烛也不是一个楚乔的对手,这次交锋,锦烛完败。锦烛疑惑昨晚明明放在楚乔床底下的蛇虫坛子怎么不见

  • 宇文怀一脸讥讽的看着楚乔,楚乔的头脑身手他都看在眼里,留着必有后患。楚乔隐晦的提出合作的事,但宇文怀脸露狠意,拿剑向着楚乔劈过去。千钧一发之际,燕洵及时赶到,挡下这杀招。燕洵身份尊贵,他开口要人,宇文怀不得不妥协。(燕洵危急时刻救楚乔)楚乔和小八有惊无险的出来,楚乔对燕洵爱答不理。但燕洵临走前还是拿出

  • 宇文玥拜托魏贵妃查身怀高深内功的女子,贵妃不负所望,翻遍皇家密使,还真给她找到了一人--洛河之女,风云令的新主,但在一年之前早已沉落黄河。室内熏香袅袅升起,寂静不已。小八跪在地上惶恐不安。宇文玥找她了解楚乔的身世。小八毫无隐瞒,将楚乔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知。楚乔并不是她们一母同胞的

  • 宇文玥拿了彩头,小心翼翼地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却发现楚乔已经不在了,她的马也牵走了。另一边,隐心在与楚乔错身而过瞬间,觉察到楚乔的眼睛像极了一年前的风云令主。那时,他追赶风云令主,重伤了护送她的蛇女,并且成功划破她的衣服,发现她背上刺着火红的彼岸花图样,但当时令主的寒冰诀已经练到

  • 一夜未睡,宇文玥看来还是那样光风霁月。月七前来禀报朱顺指控楚乔杀害宋大娘的事,宇文玥头也不抬,直接让他处理一下。顺手将手旁的丝帕丢给月七让他扔了,月七临出门前,宇文玥又改了主意,让他洗干净送回来。天已经大亮,湖边聚集了不少家丁婢女。湖中共捞出三具尸体,全身腐烂不已,发出一股恶臭。

  • 燕洵一早就知道宇文玥不会放楚乔走,所以他早就串通了元嵩,由他拖着宇文玥,而元嵩想办法带楚乔离开。青山绿树环绕中,一片粉色的桃林包裹其中,每到黄昏时刻就会下起花瓣雨,漫天花瓣潇潇落下,美极了。元嵩带着楚乔一路疾驰,正好赶上花瓣雨。楚乔沉浸在美景中,一旁的元嵩有些羞涩的表达自己的喜爱

  • 对于月七的嘲讽,楚乔凌厉还击,待她眼睛好了,废人就是他了。这时,宇文玥走过来,问她怨不怨自己弄伤她的眼睛,楚乔微笑着回答不怨,相信公子不会害她。宇文玥亲自为她摘下蒙在眼睛上的白布,楚乔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视力有了惊人的变化,就连小鸟嘴中的一粒珍珠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原来宇文玥当日给她滴下的药水是华

  • 淳儿噘着嘴,默默地站在河边生气。燕洵和元嵩站在不远处看着,都有些头疼,元嵩拿骄纵的妹妹没有办法,让燕洵负责哄好,谁让他是罪魁祸首呢。燕洵无奈,让他别乱点鸳鸯谱。他深吸一口气来到淳儿旁边,拿起她身前的石子扔进河中,淳儿一脸的不高兴,燕洵轻笑,让她别那么小气,不就是没给她准备礼物嘛,

  • 大梁谍者此次前来,显然不只是为了谍者天眼,恐怕搅乱大魏时局,挑起内讧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宇文玥训练楚乔多时,宇文灼要派她对付大梁谍者。宇文玥以楚乔尚未成熟为由推辞,但宇文灼坚持己见,他只好答应。宇文玥很清楚,以楚乔现在的能力,执行这样的任务,危险很大。他和月七从宇文灼那里出来,看

  • 宇文怀的攻击已至眼前,萧玉岿然不动,她有信心宇文怀不会真的下手。果然于文怀在看清来人后及时收手。萧玉告诉他宇文席这些年一直为大梁所用,只可惜英雄迟暮,不足为用。听到这话,宇文怀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当萧玉接着说让他接替宇文席,执掌红山院的时候,宇文怀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了。(萧玉与宇文怀合作)桃叶姬

  • 宇文玥推开门,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香炉里的熏香还在冒着袅袅白烟,微风吹动,床上的书页随风轻响。宇文玥回到青山院,听说祖父被他涉险去救楚乔的事情气病了,急匆匆地前去看他。看到年事已高,昏迷不醒地祖父嘴里不断地重复着“谍者天眼不能毁在我手里”,宇文玥感到深深的自责。(宇文灼病倒)左宝

  • 楚乔无意中发现月七进了宇文玥的房间就消失了,她意识到这个房间一定有密道,几番查找之下,终于被她打开一个密道。顺着密道走进去,楚乔惊讶的发现宇文灼竟然还活在世上。宇文灼要让楚乔去做死间,这是个几乎会要了她的命的任务,宇文灼说的理所应当,反正宇文玥训练她就是这个目的。楚

  • 在宇文怀的极力引导下,几位大人都明白了皇帝的意图,不断附和宇文怀,把矛头对准定北侯。只有一位宋将军力挺定北侯,皇帝二话不说转身拔剑刺死了他。(皇帝下旨捉拿燕世城)皇帝下旨捉拿叛贼燕世城,命宇文怀和魏光逮捕燕洵,河堤上的人一律处斩。魏贵妃得到消息,急忙跑去向皇帝求情。皇帝生性多疑,魏贵妃不好为燕洵多说好

  • 楚乔步步紧逼,宇文席惊慌中叫来大批侍卫。楚乔招式简单,却是招招致命,宇文席渐渐发现偌大的极乐阁竟然没有他的躲藏之处。随着最后一个侍卫倒下,宇文席的恐惧达到了顶峰,楚乔没有一招致命,而是一拳一拳地替她的哥姐和被宇文席残害的无辜女子讨回公道,让宇文席在恐惧、痛苦和煎熬中走到生命的终点,最后割下了他

  • 魏贵妃看着被吓傻的女儿,心中不免心疼,但不能心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皇帝处置定北侯是因为他坏了规矩,魏贵妃打死小宫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小宫女的死能让淳儿以后想起燕洵的时候少一些愧疚,那她也算死得其所了。楚乔找到青山院后院的时候,终于看到身穿红衣的小八背对着她站着,楚乔欣喜地上前,

  • 来人是燕洵的书童的风眠,他将小七小八带到安全的地方,嘱咐他们这段时间不要乱跑了,而他自己自然是要去救世子的。萧玉的侍从隐心一直暗暗关注着燕北众人的动态,他掌握了仲羽的行踪。此时仲羽已经出城,她见到了东方忌。仅凭仲羽等人之力救世子,无异于飞蛾扑火,东方忌道貌岸然地劝她三思。仲羽眼睛

  • 淳儿进殿面见皇帝,她知道此时说别的都没用,唯有打感情牌,还有一丝希望让父皇坚硬的心软下来。她拿出那双精致的小靴子,这是燕世城和白笙送燕洵进京为质时送给她的,上面的一针一线都是白笙姑姑亲手缝的,淳儿一直舍不得穿,结果时间长了,自己的脚也长大了。还记得皇帝当初下令让各地藩王送子为质时,其他各家都拖

  • 看到父亲的头颅,燕洵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满心满眼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报仇。即便被铁枪刺进胸膛,被利剑划破手臂,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燕洵就不断地向装着父亲和兄弟姐妹头颅的盒子前进。眼看燕洵就要靠近那些盒子,大批士兵从四面八方涌上去,宇文玥抬手示意他们止步。但一旁的宇文怀毫无心软之意

  • 瞬时间,九幽台上,风云变色,雷声乍起。燕洵奋力爬向母亲,白笙虚弱地抚着儿子的脸,让他一定要活下去,即便苟延残喘,也不能放弃,燕北的百姓和燕家的亡魂都在等着他。白笙原以为她最爱的是大梁的山水,因为那里温暖如春,但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弥留之际,眼前闪过的都是燕北的秀丽风光。片刻后,圣

  • 仲羽已经安排好三路人马,救下燕洵后在朱雀街的唯品阁汇合,随后兵分三路,由东西北三个方向出城。出城后,放火烧城门,为逃跑争取时间。月上中天,寒气逼人。仲羽带人赶到天牢处,发现赵西风带着一队人前来,她临时改变计划,打算立刻动手。与此同时,萧玉带人赶到,所谓冤家路窄也不过如此,仲羽和萧

  • 宇文玥让淳儿公主对王大监软硬兼施,让他在皇帝发过火之后,推举燕洵继承定北侯爵位,燕洵一家已经只剩他一人,不足为患,可以常年将他幽拘在长安,这样一来燕北就相当于还掌握在皇帝手中。皇帝不想让燕北落入门阀手中,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方法了。宇文玥算无遗漏,终是在重重荆棘之中为燕洵开辟出一条

  • 一路走回到莺歌苑,楚乔发现数不胜数的明哨暗哨已经将整个莺歌小院围得像铁桶一样严密。仲羽分析,燕北已是无主之地,众门阀虎视眈眈,燕洵在,他们只能观望;若燕洵不在,他们必定群起而攻之,瓜分燕北。燕洵现在处境异常艰难,三年幽禁之期很难熬过。燕洵面无表情地听着楚乔和仲羽的分析,眼眸越发深

  • 燕洵昏迷一夜终于醒来,看到楚乔脸上的伤心疼又内疚,要不是为了他,以她的性格和身手,何至于搞得如此狼狈,脸上青红一片。燕洵喝着来之不易的药,心中感动不已。莺歌苑此时充满温情,而另一边的青山院中,气氛沉闷至极。宇文玥一直以为楚乔死了,内疚又心伤,他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充满难以言说的悲伤

  • 燕洵和魏舒游的事弄清楚了,皇帝下令打魏舒游二十大板、在家思过两年作为处罚。淳儿为燕洵哥哥抱不平,但母妃暗中对她摇头示意,她即使再不情愿,也只能把反对的话吞进肚子里。从大殿出来后,淳儿和燕洵一起走。燕洵受伤了,淳儿不能他为争取到公道,但可以给他最大的关心,她准备了上好的伤药,但燕洵

  •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一年已过。这一年间,楚乔为燕洵四处奔走,为他们回到燕北做准备。燕洵也日夜勤练武功,等待着回到燕北的那一刻。与此同时,宇文玥在边关也待了一年了,他已经从门阀贵公子彻底的蜕变成一个戍守边关的将领。这日,宇文玥一身银质战袍,英姿飒爽,但他俊逸的脸上带着凝重,眉头紧

  • 皇帝生性多疑,此番他特意叫元彻过来说起军权与当年处置燕世城之事,表面上说是对元彻手握军权很放心,但聪明的元彻知道父皇这是在警告他,不要步燕世城的后尘。安静雅致的小屋中,宇文玥与燕洵坐在桌边喝茶。宇文玥想将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但悲剧已经造成,燕洵并不想听任何解释,他起身就要走,宇文

  • 魏舒游和赵西风拦着燕洵找茬,燕洵也不是好惹的,魏舒游嘴头上占不到便宜,还被他激怒,幸好魏舒烨拦着,才免得闹出乱子。扎玛大秀马技,获得掌声叫好声连连,皇上要赏赐她,扎玛提出要与楚乔比试武艺。燕洵多番推辞,但人微言轻,在魏舒游等人的推动下比武势在必行。扎玛刚刚表演完,提出要休息,让楚

  • 不管魏舒游再怎么辩解,他杀赵西风之事证据确凿,见皇帝不打算开恩,魏光为了保住家族利益,捡起地上的螺旋箭,亲手刺死了自己的儿子。皇帝下令将魏舒游曝尸三天,以示众人。燕洵走在离宫的路上,回想起自己设计杀害赵西风,嫁祸给魏舒游的整个过程,他亲手杀死赵西风,楚乔随后将燕北兵备图放入魏舒游

  • 淳儿整日愁眉不展,三年之期马上就到了,她知道皇帝和其他门阀都不会就这么放燕洵回燕北的。正好元嵩过来,淳儿告诉他自己想出了一个妙计,可以让燕洵免于被害,那就是让他当驸马。元嵩笑笑,只把这当做一句玩笑话,提醒她这话一定不能让父皇听到,否则一定会认为燕洵不安分的。(元淳想嫁给燕洵保其平安)淳儿显然不这么想。她自

  • 楚乔知道燕洵担心自己,她笑着宽慰他,不就是骁骑营吗?她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就没怕过什么。燕洵知道她的心思,他现在已经不是三年前的燕洵了,是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军营中嘹亮的呐喊声响彻天际,楚乔一身利落的深蓝色紧身衣,墨发高束,显得格外英姿飒爽。楚乔是皇帝亲封的女教头,元彻亲自接

  • 淳儿一路送宇文玥出来,宇文玥深知她想借机出宫的小心思,毫不留情地戳破,他可不想让魏贵妃觉得他们相处的不错,进而求皇帝赐婚。这也不是淳儿想要的结果,她只好停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宇文玥出宫。回到骁骑营,元彻一脸八卦地打听他和淳儿相处的如何,宇文玥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元彻和魏贵妃是串通好的。

  • 萧玉和萧策的想法倒是出奇的一致,都想给对方找点麻烦。萧策看不上萧玉野心勃勃,而萧玉也一直想除掉萧策,让她的亲哥哥当太子。宫里,兰淑仪旁敲侧击地跟皇帝问起楚乔的身份,她想帮楚乔,必须得搞清楚乔的处境。皇帝告诉她楚乔是燕洵身边的人,同时也好奇一向两耳不闻宫外事的兰儿怎么对楚乔感兴趣了

  • 萧玉之前曾多次阻止仲羽去救燕洵,她说要合作,仲羽持怀疑态度。此一时彼一时,当初萧玉为难燕洵就是想促成大魏与燕北之间的内战,现在燕洵被困在长安出不去,内战打不起来,她又怎么坐收渔翁之利。从这一点来说,萧玉和燕洵的部分目标是一致的,合作的先决条件已经具备,他们的结盟顺理成章。(萧玉与燕洵结盟)淳儿开开

  • 楚乔终于醒来,发现宇文玥悠闲地坐在一旁看着她,楚乔知道自己处境艰难,不想连累他,但说出的话却是让他少管闲事。宇文玥岂是那么听话的人,她想让他离得远远的,他就偏不;她讨厌欠别人,他就偏让她欠自己一个大人请,一辈子都还不清。杀手太多,宇文玥忙着对付他们,分身乏术,燕洵趁机带走了楚乔。

  • 贺萧私吞军械一事,楚乔提出可能是有人冒名顶替的。但薛致冷并不买账,军械丢了总得有人承担后果。楚乔见薛致冷执意行刑,只好同贺萧一起跪下,声称手令是宇文玥亲手交给她的,她才是弄丢手令的人。薛致冷又不傻,自然不信她的话,他的威严受到挑衅,冲动之下竟然打算连同楚乔一起惩罚。楚乔敢出头,自

  • 元彻正准备进宫了解一下宇文玥被调进宫中的原因,他还没走出大帐就收到明日要护送萧策回大梁的旨意。元彻明白他这一去,就是燕洵离开的最好时机,他特意去拜托东方忌想尽方法阻拦燕洵回燕北。东方忌当面答应的好好的,但他又怎会是信守承诺之人,他巴不得燕洵回到燕北呢,只有这样,大魏才会彻底乱起来,魏皇也才会重

  • 淳儿跌跌撞撞地跑去大殿,她跑得头发都凌乱了,跪下就求父皇收回成命,说自己不愿嫁给燕洵了。但皇帝又怎么会允许她反悔,让侍卫将淳儿带走。淳儿挣脱侍卫,又跑过去跪下,磕头磕的头都流血了,声嘶力竭地说着自己不愿嫁给燕洵了。可怜她一直以为燕洵是因为不愿娶她才反的,而父皇则是疼爱她才允许她嫁给燕洵的。但她

  • 面对这样的绝境,贺萧心中凄凉万分,但还是鼓起万分勇气,三年前因为他们的过失,燕北战场失利,定北侯满门被杀,虽不全是他们的过错,但欠燕家的,今天秀丽军就拿命还给他们。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是孬种,更不是叛徒,可以无愧于心的回归秀丽山,全军大喊着回归秀丽山,战意昂扬。而另一边,燕洵过桥

  • 一派鸟语花香的青山院中,宇文灼得知楚乔已经逃走的消息,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宇文玥不应把心思都浪费在一个女人身上。宇文玥告诉祖父他明白这个道理,已经在和返回长安的元彻一起部署追击燕洵的计划了。宇文灼摇头叹息,拿出宇文玥父亲的亲笔信,告诉他这时候最聪明的做法是按兵不动,忠心护主固然可以博得好名声,但危

  • 燕洵自从决定先行回红川城后,就派出阿精带人秘密寻找楚乔。今日阿精回来,他没有找到楚乔,但沿途听到消息,楚乔护送元氏兄妹返回长安的当日,魏帝就下了通缉令,全国通缉楚乔,杀无赦。燕洵闻言,眼神发狠,枉他还念及旧情,放元嵩兄妹一条生路,枉阿楚一路精心护送,他们居然就是这样恩将仇报的,燕洵发令昭告天下

  • 隐隐有零碎的脚步声传来,楚乔眼神凌厉地向外往望去,不到片刻,就有大批官兵进来,梁少卿手无缚鸡之力,那么多人全靠楚乔一人对付,眼见官兵要放箭,楚乔无奈之下只好将残虹剑掷了出去阻拦。对方人数众多,阻拦的效果微乎其微,没有了武器傍身,待漫天飞箭袭来,楚乔瞬间中了一箭,只能靠梁少卿背着她疯狂地逃跑。行

  • 温泉池里薄雾漫漫,几片花瓣飘荡其上。楚乔一步步走过去,用心给宇文玥按摩片刻,等他放松警惕的时候,楚乔悄悄将手摸向头上,在层层墨发掩映下,一把精致的小刀赫然藏身其中。楚乔一刀下去,没想到被宇文玥一把挡住,甚至借机将她摔进温泉池里。楚乔触到水面的同时,以脚踢水攻向宇文玥的面门。两人瞬

  • 到了晚上,风眠在朝夕阁大宴贤阳商会的各个掌柜。这些掌柜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知道燕洵造反,他们不想跟着冒险,竟都想要抽身出去,也不想想他们这么多年能聚敛这么多的财富,全靠燕北在背后支持,燕北的财政赋税也都他们据为己有,这种情况下,燕洵怎么可能让他们全身而退。风眠带着程鸢等人到了,程

  • 刘熙的营帐外,宇文玥和楚乔在暗中观察片刻,墨儿认识这些人的衣服,告诉楚乔二人就是些人杀了他全家。闻言,楚乔和宇文玥不再迟疑,直接冲了出去,冲出去之前,宇文玥发出了求救信号。双方打了起来,楚乔大喊着让刘熙滚出来。而此时的营帐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刘熙,有的只是燕洵一行人。燕洵听到楚乔气愤的声音,竟不敢

  • 宇文玥决定出发去找往生营,走之前,特意提醒萧策照顾好楚乔,同时管好他自己,不要打楚乔的主意。宇文玥即刻派出谍者天眼的谍者去查往生营地址和詹子瑜其人。谍者抓到一个叫徐良的人,是往生营的一大杀手。徐良是家中最小的儿子,就在他通过往生营涅槃大考之后,家中无故失火,家人全都死了,徐良怀疑过是往生营动的

  • 宇文玥不费吹灰之力就制服了蒙枫,蒙枫和所有的往生营杀手都被营主下了登仙丸,而宇文玥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拿到登仙丸的解药,蒙枫知道就算她这次在涅槃大考中又一次胜出,营主也不会给她解药,要想拿到解药,和宇文玥合作是最好的办法。所以宇文玥提出让她帮忙的时候,蒙枫很快就答应了。(蒙枫与宇文玥合作)有了蒙枫的带路

  • 身处熟悉的家乡,没有找到不见的士兵,与贺萧一同前来的其他人也都忍不住想回家看看。贺萧顾念他们思家心切,虽然冒险,但也同意给他们一个时辰回家看看。乌丹瑜偷偷躲在家门外看着妻子和儿子,忍不住红了眼眶。贺萧去看父亲,看他一大把年纪还因他当年的事被人指指点点,贺萧心中说不出的苦楚。另一名士兵张玉回到家

  • 看到为了复仇不顾一切的元淳,魏舒烨心痛不已,淳儿是大魏的公主,如果长安失守,那她还能剩下什么。元淳现在根本不把家国放在眼中,她只想要报仇,她要求魏舒烨即刻攻打红川城。魏舒烨这一生唯一不能拒绝的就是元淳,这个他心爱的姑娘。楚乔带领秀丽军赶到红川城外,见到是城外大批的百姓被关在外面,

  • 楚乔站在高处,带领秀丽全军跪下,向着为此战牺牲的燕北将士们致敬。此战的胜利打响了楚乔镇守燕北的第一战。但一时的胜利并不足以让人欢欣鼓舞,大批魏军依旧驻扎在红川城不远处,形势依旧严峻。楚乔回城,将这样严峻的事实告诉城中百姓,人都是有血性、不愿屈服于人下的,屈辱而死还是堂堂正正的与敌

  • 即使燕洵放弃了燕北,楚乔也不会放弃,她让仲羽转告燕洵,她在红川城头等他。仲羽看着楚乔离去的身影,眼含热泪,她仲羽无能,不能为燕北百姓力挽狂澜,但她知道放楚乔回去是对的。仲羽派人告诉燕洵,楚乔固守燕北,五日援兵不到,燕北必亡,无一人得以幸免,希望楚乔的安危能引起燕洵的重视,派兵回援燕北。

  • 红川城中各处已经残破不堪,贺萧父亲也死在了这场战争中,他收拾父亲的铁铺,想起父亲生前让他守护燕北的话语,心中痛楚无从诉说,只是更加坚定了守护燕北的信念。阿精去仙菀的墓前祭拜,之前仙菀已经接受他了,没想到一别再见,竟是如此境地。燕洵撤兵了,元彻处理战后事宜,吩咐一定要厚葬牺牲的士兵

  • 魏帝寝宫中,他打算赐给元淳毒酒,就在王大监准备去送酒的时候,魏贵妃突然闯了进来,她眼见王大监端着毒酒,心慌不已的跪在地上求魏帝开恩。元淳犯的罪太大,况且因为她的错误死了一位皇子,这让魏帝不得不狠下心惩罚她。魏贵妃看皇帝心意已决,声称自己是元淳的母亲,女儿犯的错自当由她来受罚,不由分说地就喝下了

  • 夜色浓重,月光清冷。左宝仓一身黑衣,跌跌撞撞地在无人的街道上跑着,不时的往身后看去,像是有人在追他,慌忙间不慎跌倒,左宝仓捂着出血的伤口站起来,几名官兵赫然出现在眼前,危急时刻,幸而东方忌突然出现,解决了官兵。不过东方忌显然是比官兵更加凶恶的毒蛇猛兽,东方忌一直派人跟着左宝仓,发

  • 陈老板走到一处幽静的竹林处,此处薄雾弥漫,异常清幽。蒙枫早已在此等候多时,见陈老板来了,蒙枫拿出代表宇文玥身份的谍纸天眼令牌,并把宇文玥的手令拿给他看,而后他们约定明天一早在红川城门口见。次日一早,蒙枫换了一身农家妇人的打扮,带着几个同样乔装打扮的往生营兄弟等候在城门口。蒙枫心急

  • 元飏似懂非懂的听着皇姐的话,乖巧的点头。兰淑仪宫中,她问起皇帝让她亲自下厨招待元飏的原因。皇帝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兰淑仪无子,元飏生母又刚死,他想让兰淑仪做元飏的养母。谁料,元飏过来了,根本不吃兰淑仪做的东西,哭着躲进皇帝的怀中,说自己不想做小兔子。皇帝安抚好元飏的情绪,温柔地问他想让谁照顾。元

  • 元嵩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蒙枫的故事如此悲惨。而蒙枫说这些,就是想让元嵩跟她一样坚持下去,只有放下过去,才能迎接未来。说话间,稻草人扎好了,元嵩为它插上两颗红枣作眼睛,从此以后,他就是这美林关的稻草人,一心守护美林关。宇文玥一直派蒙枫等人暗中观察秀丽军,蒙枫虽然看不出公子意欲何

  • 元淳一人做事一人当,让前来送酒的人不要为难她的侍女采薇。就在元淳要喝下毒酒的那一刻,一枚石子将她手中的酒杯打落。魏舒烨带人赶到了,他拼命带元淳逃了出来,但逃跑的时候,不幸中箭,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他已经在码头为她准备了船。魏舒烨一直痴恋元淳,只有在临死前才敢大胆的对她说爱,如果当初他能勇敢一

  • 仲羽知道楚乔在说笑,她放不下燕洵的。燕洵也一样,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摧毁一切,但唯独对楚乔无能无力。仲羽希望楚乔不要放弃燕洵,不要让他被程鸢这样的人蒙蔽。楚乔淡笑,提出要见乌道崖一面。四周青山坏绕,微风浮动,间或传出几声鸟鸣。楚乔来燕北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乌道崖。乌道崖号称定北侯手

  • 元淳望望四周,这里环境清贫,她问哥哥能不能适应。元嵩一派坦然,这里虽然贫苦,但却简单自在,他希望妹妹也能放下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元淳淡漠一笑,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但自己需要做什么,心里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白。她佯装肚子饿了,让哥哥好好招待她,元嵩一脸宠溺的要亲自为她做饭。就在元嵩忙着做饭的时

  • 面对程鸢的挑拨,燕洵不以为然,他知道楚乔不会背叛自己。但程鸢担心的并不只是楚乔,宇文玥的威胁也不容小觑。自从宇文玥来到美林关,将这里治理的井井有条,打退了燕北大军的多次进攻,他的存在是燕北的一大威胁。燕洵闻言,下令集结所有燕卫,追杀宇文玥。与此同时,元彻率军到了美林关外,元嵩早已

(楚乔传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猜你感兴趣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