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 分集剧情介绍

  • 据典籍记载,巫族隐居世外密林离镜天,自古不入尘世,巫族之人凝聚万物之灵,匡扶皇室明君,以守护四方百姓为己任,今日便是离镜天执事巫女考核的日子,只有成为执事巫女才能走出离镜天去守护皇家和这天下。清净的山崖间,巫族长老桃殀着一袭白衣,手执棋子与师兄昔邪博弈,举手投足间银蝶飞舞,淡眉若秋水,玉肌伴轻风,尽显高贵清丽,她知师兄担心自己的徒儿凤卿尘,却只是静观其变。(桃殀长老和昔邪长老)离镜天内,风景如画,数名紫衣女子手攀绿藤,竞相奔走,使出浑身解数应对这危机重重的考核。然陆续有人落入陷阱,电光石火间只见一紫……

  • 入夜,皇上梦见元凌一剑刺入自己胸口,惊醒乱语凌王要杀自己,慌张不已。他深知,元凌即使交出了兵权,但他领兵数年,六军皆听他号令,百姓也奉他为神灵,可他费尽心思夺来的天下,又怎会拱手让人。而离镜天内,元凌静立在夜色中,他才忽然想明白,原来父皇看自己的眼神一直都是畏惧,但他还是要回去问个明白。卿尘移步而来嘱咐元凌,言语中尽是担忧,元凌闻言唇角上扬,将卿尘拥入怀中,这几日是他二十多年来过得最轻松的时光,确是难舍。(元凌拥卿尘入怀中)昔邪入宫面见皇上,指出当年陛下弑兄夺位,只是先皇怜悯百姓受苦才主动放弃,同时……

  • 卿尘不惜用余生换师父平安,元凌不忍她伤害自己,疼惜不已。正在这时,桃殀长老带话,让卿尘去藏经阁见她师父,卿尘匆匆离去。皇宫内,太子元灏将十一带回面见皇上,十一心中不服,不明白父皇为何要对四哥苦苦相逼,结果皇上重惩十一,企图利用十一引诱元凌前来相救,十一不敢相信,自己的父皇竟然真如坊间传言一样薄情寡义。七王子府,元湛静坐案台,从容地煮着茶,巫族莫长老前来感谢湛王救命之恩,元湛表示自己也只能保莫长老一时,还望他速回离镜天,并托付莫长老将自己悉心栽培的虞美人带给卿尘姑娘,以答谢她对自己府中这些奇花的栽培。……

  • 那偷袭的暗巫女叫武娉婷,其实是元湛手下,他们解除了卿尘身上的圣巫女封印,只为让双星重现,天下生变。远在离镜天的桃殀感应到卿尘有难,知道她封印已经被解除,面色忧虑。原来数十年前,当卿尘还在襁褓之中时便被昔邪封印,只为保天下太平和卿尘平安。卿尘从湛王府醒来,元湛假装是被暗巫迷惑取得了卿尘信任,卿尘刚从湛王府出来便遇到了前来寻找自己的师姐,得知元凌正在找自己。卿尘去见元凌,元凌因为卿尘的突然消失担心不已,再次深情许诺要立卿尘为后,卿尘一时不知如何抉择,还是不语。终于到了巫族择选圣巫女的日子,元凌一心想着选……

  • 冰天雪地里,凤卿尘正苦苦挣扎在寒冰断崖间,危急时刻元凌一袭玄衣,踏风穿雪而来将她带上了地面,卿尘嗔怪元凌两道圣旨就把自己逼迫至此,元凌反而笑意盈盈地看着她,无论风里雨里,刀山火海他都会陪她闯。正说话间一阵狂风袭来,生生将两人分开,听得见彼此声音却看不见对方。元凌知断崖上便是卿尘,卯足了劲往上爬,好在卿尘及时发现拉了他一把,两人筋疲力尽地躺在雪地里,眼角眉梢都携着浓浓的爱意。(俩人经历冰山境考验)冰山境已过,转眼便来到了火海关,入眼之处岩浆翻滚,火山喷涌,两人虽身手不凡,却也只能仓皇而逃,然而元凌为了……

  • 进入九转玲珑阵,卿尘竟是随灵石一起落入了虚空之境,现在她只有重聚九颗灵石,才能更改发生的一切。然而乱石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位自称九转玲珑使的男子阻扰她取灵石,男子振振有词,指责卿尘为一己私情开启九转玲珑阵,篡改天意已是大错,如若再入阵换境,她将成为过往时空里的陌生人,将一无所有,而且如果她迟迟不归或是说出自己的来历,一切都将幻灭,包括她自己。可是卿尘还是决了心要去一试,一如元凌当初闯刀山火海阵救她时一样,无怨无悔。一番恶斗后,卿尘虽然九死一生,却终是从九转玲珑使的手中逃了出来。再苏醒时是在巫族的木屋,一……

  • 元湛携众将士舟车劳顿在边关前进,下属来报有人跟踪,元湛只是淡然应之,两国和亲,四方势力蠢蠢欲动,梁国也不安好心,在弄清楚来人的真实身份之前,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为好。另一边,阿柴国国王伏连筹手执书卷端坐在案前,来送燕窝的侍女却突然面露凶狠之色,直取其性命。远在关外的阿柴族公主朵霞得知陛下遇刺的消息后快马加鞭赶回皇宫,并吩咐将军木颏沙立即回城查看是否有可疑人物,而奉元湛意前来阿柴国境内打探消息的李麟恰巧被怀疑,落入了木颏沙手里。元凌和十一带着数十名亲信驾马来到狭隘山谷处,却突遭南梁骑兵突袭,一瞬间无数巨石……

  • 千钧一发之时,卿尘解开绳索救下了元凌和自己,卿尘随即用巫术为元凌疗伤,元凌辗转醒来之后反而诬告卿尘心术不正,卿尘玩心突起,竟然大起胆子来调戏元凌的身骨健壮,元凌没说几句又晕了过去,卿尘只好用金蝶引毒,救下元凌。元凌醒来后,迅速起身剑指卿尘,如果卿尘昨夜趁机逃走断不会有此麻烦,卿尘却柔唇淡挑,狡黠道金蝶已将他们性命相连,只怕凌王殿下是不舍得杀害自己了。说罢她擦伤了手指,元凌的指尖也渗出血来,现在他们真的同命同体,生死与共了。元凌深感卿尘的狡猾,干脆无赖地凑近卿尘,扬言要看紧她,然而卿尘在触碰到元凌的一……

  • 军营里,萧绩看着元凌的尸首开怀大笑,扬手要杀了卿尘,卿尘却并不忧惧,反而一本正经地用玄甲军行军阵法和萧绩交易。夜色沉沉,黑暗中十一带着数名武士如影遁形潜入大营,无声无息地斩杀了敌兵。大帐里,卿尘早已知道那元凌是他人假扮的,元凌这是在设死局求生,她心中暗定此次要助元凌灭了萧绩,正逢此时,萧绩来寻她,卿尘趁其不备施法相斗,奈何灵力受伤的她再次被萧绩擒住。萧绩欲斩杀卿尘,危及之时归离剑气逼人直刺萧绩胸口,元凌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萧绩身后,两年前他便警告过萧绩,若他再踏入大魏领土,自己必取其性命。卿尘欣慰,自己……

  • 恰逢其时,赶来相救的碧瑶等人纷纷现身,冥魇等巫女得救后飞天而去,卿尘故意失足撞到元湛,引起了元湛的注意。天舞醉坊,卿尘和其他被掳来的女子长跪在地,她将碧血阁强抢民女一事尽数道来,奈何此时的元湛似乎真的远离朝政,更不知何为暗巫。元湛拂袖而去,准备将他们交由官府处置,卿尘唤住他,称自己愿以琴声和湛王笛声,若和的上,便请湛王救下这些无辜的女子。元湛以一支玉笛名动天都,自是对音律充满了兴趣,欣然应邀。大厅内元湛手执玉笛,双眸澄明如玉似水,幽美的笛音随之而起,落落飘荡,卿尘闭目聆听,不出片刻,莹白指尖轻挑琴弦……

  • 退朝后,痛失爱子的元安久久地站立在大殿之上,目光空洞,感叹生死无常,当初元汐意气风发地在此告别,如今却只有一具棺木回来,他吩咐孙公公去调查元汐的真正死因,生性多疑的他根本不打算相信元凌口中的真相。湛王府,卿尘叫住李麟,得知元凌带玄甲军班师回朝的消息,想到当时他发现暗杀元汐的随从“殷素”死在竹林,撕开人皮面具一看竟然另有其人,随即通知元凌查找殷素的下落,而元凌也得知殷素现今就藏在天都,但是他想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主使。高耸的城门前,殷贵妃和元湛携身着丧衣的元汐妻儿静静站立,元凌和十一护送元汐遗体归来,殷贵……

  • 深墙宫院内,一优雅娴静的女子放下书卷,从容地跪迎元安的到来,女子是元凌的生母莲妃。她知道元安前来是想试探自己对元凌一事的态度,她亦知道,没有什么是元安保不住的,若保不住,那就是他从一开始就存了杀心。莲妃虽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但却明确地告诉元安,若是杀了凌儿,那么她和陛下之间唯一的牵连也就断了。深山野林里,太子元灏正在狩猎,如今个个都是他的亲兄弟,无心宫中争斗的他更不会插手此事,这时一杏眼丹唇的妙龄少女来到他跟前,原来是御前女官鸾飞。鸾飞知道元灏的性子,将元灏寻找已久的乐风论送给了他,元灏感动不已,将……

  • 元凌独自一人静坐在竹林小屋,双目沉沉地不知看向何方,他早已料到十一没有拿到账本,殷家真正想扶持的其实是元湛,而现在元湛放出消息无非是想引自己去见他,这局棋的胜败其实在于元湛的态度。元凌嘱咐过十一后准备去见元湛,却迎面遇到卿尘,他告诉卿尘现如今殷素未必会作证,卿尘很有可能要为自己陪葬了,卿尘挑眉,她不相信凌王殿下是个轻易言弃的人。而元凌却邪魅一笑,抓起卿尘的手就放到唇边轻咬了一下,卿尘痛得皱了皱眉,而元凌却并未感到痛感,原来他早已知道卿尘为自己引毒,还解开了生死劫。卿尘虽口口声声道自己助他是为了保住巫……

  • 元漓独自在巫族离镜天漫步,发现往日繁盛的巫族竟然破败至此,正打趣时元济带人找到了他,元济担心巫族诡异不可久留,元漓闻言装作一份吃惊模样爬上了元济的背,要他赶紧带自己离开。而等他们离开后,一面容素净的女子出现在他们身后,竟是失踪许久的桃殀长老。卿尘来向元湛辞别,她认为元湛当是恨她将他置于众叛亲离的境地,元湛却拉住了她,宽慰她不必愧疚,更不要离自己而去,卿尘抬眸,不解为何如今的元湛和她当初认识的截然不同, 疑心是九转玲珑阵逆转了元湛的命运。深夜,卿尘秉烛来离镜天查阅典籍,得知九转玲珑阵可逆天地……

  • 天舞醉坊,红纱帷幔轻垂,美人肌如白雪,刚出浴的卿尘着一袭白裙,坐在台前梳妆。武娉婷看着绝美的卿尘,感叹道难怪那些男人为了见卿尘一面可以一掷千金,卿尘却笑着答自己想要的是见碧血阁阁主。武娉婷凑近卿尘,妩媚地笑着,她交予卿尘一个香囊,称是任何男人都逃不过这销魂的香味。郊外的湖边,悠悠扬扬的笛声婉转传来,元湛身着雨过天晴色锦衫,腰系淡碧色玉带,一番玉树临风丰神俊朗的模样。卿尘自他身后走来,自她入天舞醉坊以来,有元湛暗中相助,如今文清姑娘的琴已名噪京华。卿尘拿出武娉婷给她的香囊,称那香囊由药毒制成,天舞醉坊……

  • 元凌领着卿尘离开后,桃殀和莫长老知道能召唤韶华圣蝶的只有圣巫女,可见卿尘并不简单。桃殀暗想,待暗巫一事平定后,再迎圣巫女归位,只是不知师兄现在身在何处。 正在这时,元漓奔来寻莫大人。元漓明明看见有人离开,进屋寻找却不见人影,他心有疑虑。元漓也看出双星天象渐盛,问莫大人为何不将此事告知父皇,莫大人只道自己已心有所悟,不日将会禀告陛下。卿尘回到天舞醉坊,称自己是去赴殷大人的宴席,又拿出殷府特有的红梅才躲过了武娉婷的追问,然而武娉婷却知道越没有破绽就越是可疑。另一边,元漓回到太常寺,发现侍卫已经……

  • 卿尘被数名人形毒煞围攻,正是一番恶斗之时,卿尘无意间发现毒煞遇火俱焚,于是借火攻破了人形毒煞。武娉婷见状不妙只得亲自出手,一时间红衣凌厉杀气凛凛而来,卿尘也是身手矫捷,舞动韶华圣蝶化水为冰攻向武娉婷,武娉婷不敌,假装晕倒在地,趁卿尘前来查看之时出手反击,危急之时归离剑破风而来,元凌一招便制服了武娉婷,他沉声道玄甲军已经包围了天舞醉坊,如若再反抗只有死路一条,武娉婷这才罢手。元凌又低眸望向卿尘,嗔怪她孤身犯险。武娉婷自知走投无路,用暗室中关押的昔邪长老为交换,要元凌放自己一条生路。正在这时一声狂笑传来……

  • 翌日,元凌前来禀告元安自己查到的一切,元安闻言更是要将巫族斩尽杀绝,元凌将暗巫与巫族之间的对立告知了元安,称不应该斩杀有所冤情的巫族中人。元凌又道,当日暗巫毒杀之人的症状与皇后当年发病的症状一样,谋害皇后不一定是巫族,元凌请求查清此事,以保大魏平安。卿尘嗔怪元凌不该轻易允下查暗巫一事,若是没有结果该如何自保。元凌道此前他救下的巫族只是一小部分人,他更愿巫族所有人能站在大魏国土之上,自由自在地活在离镜天,卿尘听了心中感激不尽。元凌得知卿尘又搬回了湛王府,微微一笑讽刺道卿尘在湛王府还真是舒心,随即挑眉道……

  • 冥魇来请元漓起床,天生日蚀奇象,元漓嘲笑她堂堂太常寺莫大人的首徒竟然没有推算出来,日蚀转瞬即过,冥魇瞧见元漓衣衫不整的样子,红着脸匆匆跑了出去,元漓见状十分不解,因为他还不知道冥魇竟是女扮男装的侍卫。太子元灏来见朵霞,元灏十分感激她先前帮自己出计策,让他借择日之事探清了鸾飞的心意。朵霞微微一笑,趁机请求元灏也帮助自己另择阿柴族夫婿。元凌对十一说出了自己心中对卿尘的疑惑,卿尘自出现来一直站在他们一边,无论发生什么她似乎永远都在默默帮助自己,又借助他和元湛的势力铲除了对手暗巫,他不相信卿尘只是为了离镜天……

  • 卿尘看着纤舞的画像,又看看自己手上的刺青,纤舞善舞,模仿倒是不难,加上又有刺青,入凤府也不是没有可能,难的是缺一个机会。天舞醉坊改造的牧原堂医馆建成,卿尘和元湛在里面择选药材,元凌却站在门外远远地看着,十一不解明明都是四哥出的力怎么到头来又要让给七哥,元凌却静静道,我与她从此便两清。卿尘为表达对元湛的感谢,提议领着众姐妹为诸位皇子献上歌舞,为元湛还原当年的众皇子宴乐图。元湛自是不知卿尘另有图谋,他欣然同意,还要邀请朵霞一道,想要促成两国和亲。卿尘随后来见桃殀,牧原堂其实可以负责为巫族收集各方情报,也……

  • 凤相来湛王府找卿尘,看着卿尘手腕上的刺青,一把老泪纵横道有这蝴蝶刺青的必是他的二女儿,这些年卿尘漂泊在外定是受了不少的苦,他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卿尘听了,也是一脸的难过。

  • 卿尘进了凤府纤舞的房间,正在四处查看之时,鸾飞却走了进来。只见鸾飞跪在纤舞的画像前苦苦道,她们姐妹二人自小一起长大,可她却不明白姐姐为何突然重病身亡,而如今她又怎样才能让姐夫元溟忘了姐姐。躲在帘后的卿尘听了,惊觉纤舞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竟是连鸾飞也不知道她的死因。

(醉玲珑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猜你感兴趣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