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 - 桃殀昔邪惜别今生 卿尘守护凌王登基

卿尘不惜用余生换师父平安,元凌不忍她伤害自己,疼惜不已。正在这时,桃殀长老带话,让卿尘去藏经阁见她师父,卿尘匆匆离去。

皇宫内,太子元灏将十一带回面见皇上,十一心中不服,不明白父皇为何要对四哥苦苦相逼,结果皇上重惩十一,企图利用十一引诱元凌前来相救,十一不敢相信,自己的父皇竟然真如坊间传言一样薄情寡义。

七王子府,元湛静坐案台,从容地煮着茶,巫族莫长老前来感谢湛王救命之恩,元湛表示自己也只能保莫长老一时,还望他速回离镜天,并托付莫长老将自己悉心栽培的虞美人带给卿尘姑娘,以答谢她对自己府中这些奇花的栽培。

巫族藏经阁内古书成堆,书香袅袅,天下之事均可在此窥斑见豹。昔邪携卿尘来到阁内密室,将先皇遗昭交予卿尘,这遗诏内记载的乃是凌王的身世之谜。原来元凌是先皇与莲妃的遗腹子,当年元安篡位夺嫂,先皇在离镜天内含恨而终,巫族虽瞒下了此事,但元凌终究是知道了。现在,昔邪将玉玺和遗昭交予卿尘,由她决定是否辅佐凌王,卿尘恐自己不能胜任,昔邪只是问她心中是否有元凌,卿尘垂眸不语。

醉玲珑剧照(昔邪将玉玺和遗昭交予卿尘)

另一边,桃殀怀疑元凌正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才故意来到离镜天,利用昔邪的愧疚引其入宫,然而元凌心胸坦荡,忧国忧民,只要元安能善待百姓,他其实愿意远离朝政,不计杀父之仇。桃殀听了虽是佩服凌王的胸襟,但却无法原谅他因此让师兄昔邪重伤。当年她与师兄合力将莲妃的生产日期推迟两月,才保下了先皇遗子,但是另一方面由于顾及天下安危,权衡之下还是瞒下了此事,拥立新皇。

随后,昔邪在执事厅内等待桃殀,在众巫女的注视下,桃殀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入殿内,卿尘也暗下决心,绝不能留下桃殀长老独守离镜天,只是她一转身,便看到元凌静静站在她身后不远处,饶是目光灼灼,仿佛也越不过这咫尺天涯的距离。

卿尘和元凌漫步至幽静山涧,她将玉玺和遗昭郑重交予元凌,她已经决定要追随元凌,担起守护皇家的巫族之责,若他是乱臣,她便是贼子,与他共进退。元凌动容,当即许诺,今后无论成败他都将护巫族周全。卿尘正声道,愿凌王殿下早日登基,守四方百姓,不料元凌闻言再次将卿尘拥入怀中,他怀里的女子口口声声都是师父百姓,却惟独不提她自己。卿尘伤情,却也坚定,因为这是她唯一能为师父做的了。她心中两端的责任与情义一是守护皇家,一是离镜天,但她不知自己早已是元凌心中的两端。

桃殀和昔邪执手相望,昔邪疼惜,只不过一夜,容颜常驻的桃殀竟然生了华发,可他再不能陪她到老了,他欠她太多,也无法还她更多,仿佛与她度过最后的时光就是唯一了。悠悠天涯间,看过世事的两位长老紧紧相依,奈何情深缘浅,到底意难平。

卿尘将昔邪所托之物交予桃殀长老,桃殀伸手一接,竟是造梦术。梦里她和他着华红喜服,依偎在漫天的白雪里,一夜白头,仿若永生。桃殀看着沉睡在水晶棺里的昔邪,泪如雨下,却同时许下重诺,她会倾尽一生为他守护他所牵念的天下。

夜间,莫先生将虞美人带与卿尘,卿尘知道湛王殿下送此花必有深意,可如今局势危急,谁也无法置身事外。与此同时,皇宫外已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元凌前来救人。元安昏庸无道,战乱连连,就算为了大魏百姓,元凌也会来。

是时,银蝶盘旋在皇宫上空,卿尘用灵力迷晕了全部守卫,元凌不废一兵一卒便来到了元安面前,莫先生带着玉玺和遗昭紧随其后,御林军也仅听元凌号召。元安还试图用十一威胁元凌,不料元凌早已将其救下。元凌盛怒,归离剑已经扬起,元安杀其父,辱其母,大魏在他手中苦不堪言,如此昏君他真当杀之而后快,然而为了十一,他不会杀他,只是这个皇位,他不会再让。另一边,元湛得知大局已定,本想借父皇之手掣肘凌王的他隐住怒火道,父皇虽然输了,但本王不会输。

一夜之间天下易主,元安退位,凌王登基。元凌登基为皇后仍称太子元灏为大哥,恭敬相待,他知道大哥一向宅心仁厚,不会有何怨声,果不其然,元灏只是称元凌登基,四海平定,当属赞举。只是七皇子元湛依旧袖手旁观,元溟与元济也被关押在大牢。

元凌登上高处,眺望万里河山,卿尘翩然而至,元凌执佳人手,天地为鉴,大魏江山为聘,他要娶她为妻,要她与自己共予大魏一场繁华盛世。然而卿尘却拒绝了,因为如果入了后宫她便不能干政,倒不如留在巫族做他最锋利的剑刃。

卿尘被十二奇花的花香吸引来到湛王府,她走进那花香四溢的房间,只见一蓝袍男子立于窗前吹箫,箫声婉转悠扬,更为这房间添了些雅致清幽。元湛转身,两人因花结缘,如今他以十里花香邀约卿尘,两人在赏花方面可谓真是知音难觅。就在这时有暗巫来袭,卿尘虽以银蝶击退暗巫,自己却也晕了过去,软倒在湛王怀里。

醉玲珑剧照(卿尘被暗巫暗伤昏迷)

(醉玲珑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