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 - 卿尘被困密室 天舞醉坊幕后主使现身

元凌领着卿尘离开后,桃殀和莫长老知道能召唤韶华圣蝶的只有圣巫女,可见卿尘并不简单。桃殀暗想,待暗巫一事平定后,再迎圣巫女归位,只是不知师兄现在身在何处。 正在这时,元漓奔来寻莫大人。元漓明明看见有人离开,进屋寻找却不见人影,他心有疑虑。元漓也看出双星天象渐盛,问莫大人为何不将此事告知父皇,莫大人只道自己已心有所悟,不日将会禀告陛下。

卿尘回到天舞醉坊,称自己是去赴殷大人的宴席,又拿出殷府特有的红梅才躲过了武娉婷的追问,然而武娉婷却知道越没有破绽就越是可疑。另一边,元漓回到太常寺,发现侍卫已经解了穴,那小侍卫又寸步不离跟着元漓,并且趁机报复点了元漓的穴还假装不知,可怜元漓被定在走廊受蚊虫叮咬,哭喊不已。

天舞醉坊,卿尘正在教一众歌女练琴,突然间一个歌女倒地抽搐,反复低语不要当毒煞,卿尘还想查个究竟,却被武娉婷强行带走了人,武娉婷看着卿尘急匆匆的模样,知道她入天舞醉坊必然另有图谋。 晚上,卿尘潜入武娉婷房间,却不知武娉婷就躲在她身后,武娉婷趁其不注意转动开关,卿尘脚底的暗格被打开,瞬间跌落了下去。卿尘跌落到一个空旷的密室中,只见数名人形毒煞沉睡在此,看来他们是想把那些歌女练成人形毒煞。这时武娉婷出现了,原来今日的一切都是她早有安排,只为让卿尘露出破绽,可她不知卿尘亦是故意落入她的陷阱。

醉玲珑剧照(人形毒煞)

凌王府,十一告诉元凌,自己调查那些失踪的女子,发现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似乎都与凤家有所关联,而许多年前这些士族都与凤家有来往,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全部断了联系,元凌怀疑天舞醉坊幕后的朝中势力就是凤家。

而此刻凤家,元溟在凤氏宗祠祭拜纤舞,他始终想不通,为何当年纤舞离开时要来凤氏宗祠,竟是连牌位都不留给自己。元溟问凤相可知纤舞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回儿时被掳走的妹妹,凤相只道生死各有天命,他不敢抱太大希望,元溟却决然道,只要是纤舞的愿望,他拼尽性命也要去完成。

元湛告诉元凌,二十年前,凤相负责调查科举舞弊一事,因而招来怨恨,有人趁机掳走了未满周岁的凤家二小姐,而凤家夫人也在诞下鸾飞后去世。元凌说出自己调查的失踪女子大都是二十一岁,并且都是和当时被凤家调查的士族有关,如此看来,他们倒不像在绑架,而是在寻人,因为如果凤家二小姐还在世,想必也是这个年纪。正说话间元凌收到卿尘的金蝶传讯,说她在密室。

密室中,卿尘放出金蝶想要一探究竟,发现金蝶都悉数消失在一面墙上,卿尘疑惑这墙竟然连金蝶都过不去,定是藏了什么。而墙的另一边,昔邪长老感应到墙外巫族的灵力,施法一看竟是韶华圣蝶。而与此同时,卿尘也感应到墙后有生者的气息,百思不得其解暗室之后到底藏着何人。

醉玲珑剧照(昔邪长老)

莫大人将双星之象告知了元安,指出只有元安以圣驾祭天才能化解。自巫族被剿,元安不曾出过宫,显然是畏惧巫族潜逃的两位长老。莫大人宽慰道,两位长老不足成事,况且此事关乎圣驾安危,太常寺也会做好准备,元安听了,还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

武娉婷再次来到密室,想要让卿尘说出来天舞醉坊的目的,否则就要将她练成毒煞。卿尘不惧她,武娉婷竟然逼卿尘吞下暗巫禁制的药丸,幸亏卿尘机智,在她离开后,逼出了药丸。另一边,元安还在为祭天一事犹豫,元灏进言说愿携御林军护驾,元安深沉地让鸾飞拟旨,决定出宫祭天,但心中想的却是将巫族余孽引出,以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幽幽竹林,武娉婷来向主人请示如何处理卿尘,那主人身披黑袍,转过身来,竟是九皇子元溟。原来武娉婷所抓的女子,都是元溟在为纤舞寻人,更是想打造一支可以为己所用的人形毒煞。明日元安祭天,他便会运出一批人形毒煞,借机嫁祸巫族。与此同时,元湛和元凌都得知人形毒煞被运往天子山的消息,两人决定分头行动,绝不能让暗巫阴谋得逞。

醉玲珑剧照(武娉婷在向主人请示)

武娉婷想要对付卿尘,卿尘与她正面相迎,质问她密室中关的是何人,不料武娉婷吹起魔音,竟唤醒了密室中的人形毒煞。

(醉玲珑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