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 毛泽东历经艰险赶往铜鼓指挥秋收暴动

深夜,陈鹏让手下的两个矿警队去偷枪,准备第二天一早就离开,杨士杰带矿警巡逻的时候,发现他们俩扛着两捆枪,陈鹏赶过来,指责士杰是在看他的笑话,直接将那两个偷枪的矿警击毙,毛泽东目睹了这一经过,他和杨士杰离开的时候,得知陈鹏曾经在家招待过程潜派来的人,毛泽东想搞清楚陈鹏到底是倒卖枪支,还是叛变了,就让杨士杰通知陈鹏来开会,陈鹏拒不参加,杨士杰认定他就是想叛变,因为陈鹏曾经给杨士杰一根金条,让他拉着自己的人去投靠第八军。

毛泽东让杨士杰连夜处决陈鹏一伙人,杨士杰把手枪准备好,并且一一检查。

陈鹏一心想着熬过今天晚上,他们就能远走高飞了。毛泽东鼓励杨士杰去严惩叛徒,打响革命的第一枪,杨士杰和大家分头行动,约定听见子时的钟声一起动手。

杨士杰闯进陈鹏的房间,他吓得举手投降,杨士杰果断处决了他,其他同志也同时行动,击毙了那些想叛变的矿警,毛泽东让蔡以忱以陈鹏克扣军饷,被矿警打死上报江西省委,以麻痹他们。

毛泽东把各县的农军,矿警队以及工人纠察队合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团,毛泽东高举红旗,当众宣布这是第一面军旗,任命王新亚为第三团团长,并亲手把旗帜交给王新亚。

彭公达连夜赶回湖南省委长沙办事处,罗章龙,易礼容,谢觉哉他们正在抓紧召集城里的武装,准备配合毛泽东的暴动,彭公达也赞同毛泽东的决定,他决定违抗中央坚持全省暴动的计划,一切责任由他来负。

毛泽东安排好安源的暴动事宜,杨士杰带湖南省委交通员来见毛泽东,转达了省委的决定,毛泽东决定和潘心源一起去铜鼓,并把是不建在那里,苏先骏接到潘心源的来信,他欣喜若狂,立刻命人准备酒菜,大家过一个热热闹闹的中秋节,他还让交通员马上给余洒度送信。

余洒度召开师部党员会,他不甘心自己辛苦建立的武装被毛泽东这个外行指挥,钟文璋提议听江西省委的,可是其他人都愿意接受毛泽东的指挥,余洒度也只好尊总大家的意见。

毛泽东和潘心源路上遇到国民党团防局的人,毛泽东自称是安源煤矿的采购,可是他们觉得毛泽东像共产党,强行带他们俩去团防局,毛泽东想请他们吃碗酒水,还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给他们做中秋节的酒水钱,他们勉强同意放毛泽东和潘心源离开。

突然,其中一个人从背影认出毛泽东就是前几年带安源煤矿工人闹罢工的,他举枪要杀毛泽东,毛泽东大义凛然,不卑不亢地警告他,陈鹏会带人杀过来,毛泽东揭穿那人是被矿上开除,所以伺机报复,潘心源在一旁极力劝解,他们才放走了毛泽东和潘心源。

他在背后偷偷瞄准毛泽东,毛泽东感觉到了,潘心源挡住毛泽东的后背,团防局的人发现异常,立刻紧紧追赶,潘心源和毛泽东拼命逃跑,毛泽东不小心跑丢了鞋子,脚还被扎破了,他简单包扎一下,继续走,路上看到一个当地老表,他说明自己是被团防局追赶,老表猜到他是农会的人,可是离铜鼓还远,老表就让毛泽东先去他家住一晚。

余洒度让钟文璋先带先头部队以及所以的武器弹药赶往渣津,去和邱国轩的部队汇合,余洒度想打响暴动的第一枪,做好完全准备,争取获得第一个胜利。

易礼容告诉彭公达,安源,修水,以及长沙市都已经准备好,彭公达犹豫再三,终于盖上湖南省委的章,易礼容把盖好章的暴动计划分别交给各地的交通员。

1927年,9月8日,湖南省委发布了秋收暴动的决定,决定在9约11日开始行动,于9月16日会战长沙,成立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分会。

张国威找周澜商量,他决定在长沙城发布戒严令,为了防止共产党在节日期间搞破坏,周澜批准了他的请求,决定全城戒严五天。

第二天一早,老表给毛泽东买了鞋,还给他一些领钱,老表搀着毛泽东一直送来到大路,他知道毛泽东是去组织暴动的,他向天祈祷老天保佑他成功,毛泽东对他感激不尽。

卢德铭,韩俊和辛焕文路上遇到关卡检查,辛焕文亮出证件,声明是国民政府警卫团有公干,没想到那些人根本不理,强行让他打开箱子检查,卢德铭和韩俊和那些人展开激战,他们一边拼命奔跑,一边还击,卢德铭决定分开撤退,辛焕文在撤退中不幸中枪倒地,他依然拼命还击,被人开枪击毙,光荣牺牲,韩俊过来掩护卢德铭离开,他留下来继续战斗。

中秋夜,毛泽东来想到客栈住宿,可是那里已经客满,毛泽东望着天上圆圆的月亮,心里感慨万千,他一瘸一拐地继续向前走。

与此同时,杨开慧哄睡孩子们,她和母亲向振熙一起准备中秋的月饼,她能感觉到毛泽东离家并不远。

1927年,9月9日罗章龙带人把长沙附近的粤汉铁路,长月长株段炸毁,秋收暴动拉开了序幕。

彭公达向马也尔汇报了暴动的情况,并且转告他,暴动队伍准备在9月16日,里应外合攻占长沙,可是交通不畅,而且长沙局势还非常严峻。

(秋收起义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