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 - 余洒度收编各地武装扩编部队

毛泽东和彭公达等人还在为湖南秋收暴动的事争论不休,毛泽东坚持不能用同志们的肉身和敌人的机关枪拼命,秋收暴动不能以生命为代价,最终的结果肯定会一败涂地,可是彭公达坚持要听从中央的指示,他强烈反对毛泽东的想法。

就在这时候,有人来报告,市委机关被反动军警发现,党员花名册遭到泄露,毛泽东让大家分头同志党员立刻转移,可是国民党反动派早已开始对各行各业的党员疯狂杀戮。

毛泽东看到被杀同志的名单心如刀绞,他急得坐立不安,这些名字毛泽东昨天还一一念到,这些同志都是革命的基石,他发誓等革命胜利了,要建立英雄纪念碑,把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刻上,对于这次花名册泄密事件,彭公达等人都很内疚,毛泽东觉得自己难辞其咎,如果他早点把花名册留下,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了。

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师师长兼长沙卫戍区司令张国威和湖南省代省主席周澜心中暗喜,他们没想到账本竟然是党员花名册,他们因此离了大功,而且知道中共要在湖南发动秋收暴动,张国威想向唐生智汇报,周澜觉得现在长沙的共产党只剩下乌合之众,不可能再引发暴动。

国民党反动派对长沙全城戒备,中共湖南省委召开会议,马也尔来也冒险来参加,他希望大家尽快拿出暴动的方案,毛泽东还是坚持自己的主张,眼下手里没有军事力量,根本不适合暴动,马也尔转达共产国际的决定,提议他们在湖南发动农民参加暴动,遭到毛泽东严厉拒绝,马也尔指责毛泽东是冒险机会主义,他坚决不许农民冒险,他想请示中央,马也尔觉得毛泽东这是在耽误时间,彭公达等人决定集结一切合作的武装,再由中央做出决定。

余洒度,余贲民还有钟文璋等人来到江西河口镇,他们等浏阳农军队长苏先骏和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余洒度看苏先骏很傲慢,就声称他们不但是铁军编制还有黄埔班底,余洒度要收编苏先骏的农民成立一个师,余洒度当师长,余贲民和苏先骏分别是团长,并把铁军骨干分安排到苏先骏的团里,苏先骏只好遵命。

毛泽东反复计算了好几遍,发现他们只剩下三天的口粮,眼下不但人手不够,粮草也没有,根本不能暴动,彭公达因此又和毛泽东发生激烈的争执,毛泽东想等一切都准备好再开始暴动,彭公达指责他是消极对待中央的指示,杨开慧在院子里听到这些,她情急之下故意把盆摔在地上,毛泽东出来看到杨开慧,立刻火消了一半,杨开慧劝毛泽东好好说话,不要激动。

毛泽东回到房间,他让彭公达去汉口想中央说明自己的担忧和顾虑,毛泽东准备材料呈报中央,两个人开始冷静下来讨论。

余洒度想方设法,不顾一切在到处收编队伍,扩大武装,他又收编邱国轩,余贲民觉得邱国轩的人品不行,担心会对队伍产生不良影响,不听他的劝告,坚持让钟文璋去收编邱国轩。

汪精卫眼看蒋介石已经卸任,正在准备去日本,孙科和谭延闿也在忙着将武汉政府和南京政合并在一起,汪精卫的心才安定下来,他决定迁都南京,重新改组政府,汪精卫突然想起毛泽东回长沙,他很了解毛泽东,他的脑子里没有失败,汪精卫提醒唐生智严防共产党闹事。

卢德铭带韩俊和辛焕文化装成商人来到党在汉口的中央联络处,可是他们一周前就转移了。

余洒度给苏先骏的部队送来物资和新军服,可是苏先骏根本不领情,觉得余洒度是在笼络人心,潘心源想去安源找党组织,他觉得湖南农军不能听江西党组织的安排。

毛泽东急火攻心,嘴里长了很多水泡,杨开慧很着急,给他熬药,还和风细雨地对他好言相劝,毛泽东急躁的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

卢德铭,辛焕文和韩俊把武汉的党组织联络站找了一个遍,只剩下最后一个汉口秘密联络点,他们蹲守了两天,都已经心灰意冷的时候,卢德铭突然看到向警予从里面出来,他赶忙跟上去,向向警予先自我介绍,并且拿出周逸群的电报,向警予才放松了警惕。卢德铭说明了自己的困惑,希望中央告诉他们下一步该怎么做,他的队伍在修水一带,没有党组织的指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向警予答应向组织汇报,让卢德铭他们明天这个时候再见面。卢德铭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组织,他不禁欣喜若狂。

潘心源来到安源,找到党组织,说明浏阳农军和余贲民的农军被警卫团收编的事,他们对此并不知情,准备向毛泽东等人汇报。

(秋收起义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