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 - 毛泽东秋收暴动的提议遭到中央的反对

毛泽东在会议上提出,以长沙为中心,应该在醴陵,平江,浏阳,岳州和安源等地发动,然后合攻长沙,至少要有一两个团的兵力参与,否则还是会失败,应该吸取教训,用枪杆子取得政权,毛泽东还带来中央的信,从南昌起义的部队里借两个团参与暴动。

史保亨把彭克虎抓起来当证人,还把余洒度也叫来,因为他已经确定卢德铭就是共产党,他准备把卢德铭和彭克虎送到省里领赏钱,余洒度提醒他卢德铭是团长,史保亨于决定偷偷杀了卢德铭,推举余洒度当团长,余洒度不动声色地假装与他一起谋划杀害卢德铭的事情。

马也尔质疑毛泽东,如果没有正规军的加入,他就要取消暴动计划吗,毛泽东坚持没有正规军队加入,就必须进一步缩小暴动计划,马也尔觉得毛泽东是在跟中央讲条件,他绝对不同意毛泽东的决定。

彭公达眼看毛泽东和马也尔争得不可开交,他提议暂停会议,并让所有人把意见写在报告里,向中央请示,马也尔气急败坏地声称要向罗米纳兹汇报,他依然坚持在湖南全省举行暴动。

深夜,余洒度带史保亨悄悄进入卢德铭的房间,没想到卢德铭竟然等在房间,卢德铭派人缴了史保亨等人的枪,史保亨万万没想到余洒度对自己拔枪相向,余洒度质问史保亨,他想用卢德铭去换钱,余洒度声明自己也是共产党,而他要杀卢德铭,就是自己的敌人,余洒度开枪杀击毙了史保亨,卢德铭想拦住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卢德铭把余洒度单独叫出来,埋怨他太冲动,卢德铭让他继续带队伍赶往三省交界的秀水一带,而卢德铭则带韩俊和辛焕文回武汉找党组织,然后再想办法和余洒度取得联系。

余洒度本想按照卢德铭的安排,把史保亨埋了,然后再审他的那些手下,钟文璋提醒他警卫团人员混杂,不好带。余洒度突然改变主意,立刻召集警卫团的战士们,还把史保亨的尸体给带回团里去,然后当着所有战士的面枪毙了史保亨的手下。

卢德铭听到了枪声,他很担心,可想到余洒度也是老共产党员,他还是决定相信余洒度。

毛泽东找到陈烈和李隆光两个团的正规军,他想以长沙为起点再向全省发展,畏怯要向中央建议,打出共产党召集的旗帜,彭公达,易礼容他们纷纷提出了反对意见。

罗米纳兹召集党中央的干部开会,专门研究毛泽东的报告,张太雷,任弼时等人都提出了反对意见,易礼容认真做了记录,罗米纳兹甚至于想用前湖南省委书记夏曦换掉毛泽东,瞿秋白提醒他,毛泽东才是最适合的人选,而且夏曦人在江西,即将被派往上海工作,罗米纳兹只好作罢。

卢德铭来到武汉,没想到武汉的党组织都被打散了,就只有关在监狱里的那几个领导人。卢德铭不得不用钱收买了监狱的狱警,才顺利进入监狱,卢德铭声明自己是共产党,挟持了狱警,然后救出了领导人。卢德铭,韩俊,辛焕文也设法联系上了夏曦,可他根本就不相信卢德铭,不停地试探他们,夏曦坚持让卢德铭去追南昌暴动的大部队,卢德铭无奈只好再继续设法去找党组织。

夏明翰通知毛泽东,陈烈和李隆光的两个团的团长都已经换成别人了,而易礼容,夏明翰他们根本找不到正规军支持暴动,毛泽东很着急。

毛泽东来到陈烈和李隆光原来的团里,他找到郭连长和张营长了解情况,没想到他们俩都没办法带一个营的兵力出来帮忙。毛泽东只好让罗章龙他们把现有的武装人员集合起来训练,他再想其他办法找支援,等待中央的回复。

余洒度和彭克虎率警卫团来到江西修水,和征粮索饷的邱国轩一个营的部队遭遇,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余洒度率队顺利进城。

卢德铭给余洒度写了一封信,让他接纳余贲民等人的队伍,壮大他们的队伍,然后再给朱培德去信造花名册,卢德铭说明,他们只要不跟朱培德要军饷,听编不听调,朱培德就不会抗拒他们的要求,余洒度立刻找余贲民他们做一些假的花名册。

余贲民和宛希先都不理解这种做法,提议收编浏阳来的一支几百人的队伍,队长叫苏先骏,余贲民知道苏先骏太过于生性高傲,余洒度决定亲自去找苏先骏。

警卫团团部文书谭政想起来,湖北通城有一支队伍刚打了败仗,只剩下几百人,为首的叫罗荣恒,余洒度让他去把这支队伍争取过来,他又让宛希先造一个6000人的花名册出来,去南昌交给朱培德,他们就可以升级为师。

何资深带回了中共中央的答复,没想到毛泽东的提议全部被驳回了,还是坚持让他们打着国民党的旗帜暴动,毛泽东非常失望。

(秋收起义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