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 - 中央任命毛泽东做特派员领导秋收暴动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武装队伍离开南昌南下广东,张国焘一心只想回武汉,周恩来提醒他张发奎的队伍即刻就会到达,他只好跟队伍到湖南再设法回武汉。

汪精卫人去见李宗仁,想在共产党大兵压境时和在两广的李宗仁合作,然后一起对付蒋介石。

农运部部长彭公达连夜从板仓赶来找毛泽东,毛泽东拜托他给杨开慧母子带去衣物和药品。第二天一早,毛泽东发现街上布满了国民党的眼线,他和彭公达分别谨慎地进入会场。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纠正和批判了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选出了新的临时中央政治局,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决定发动秋收起义,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论断。

党中央决定搬到上海,瞿秋白想让熟悉情况的毛泽东去上海帮忙筹备,可是毛泽东想留下来参加湖南的秋收暴动,瞿秋白同意了毛泽东的决定。

卢德铭和余洒度率队伍去参加南昌起义,没等他们赶到南昌,得知叶挺已经率队南下了。正当卢德铭一筹莫展的时候,第二方面军指挥部警卫营长钟文璋向卢德铭汇报,他们已经顺利拿下武宁县城,守军答应给警卫团筹措一批粮饷,条件是警卫团必须帮忙打走围攻县城的平江农军,钟文璋派七连连长史保亨带队去东门外打探农军的情况。

史保亨等人在路上遇上逃跑的平江农军队长余贲民和  ,正好看到余贲民往嘴里吞下什么东西,他立刻上前抓住余贲民他们俩交给卢德铭。

卢德铭支走史保亨,要亲自审问余贲民,卢德铭和余洒度对他百般试探,指出余贲民是共产党,卢德铭拿出了周逸群的电令给他看,余贲民想要继续带农军去追队伍,卢德铭告诉余贲民,如果他没有追上队伍,可以来修水,铜鼓一带找自己。卢德铭放走了余贲民,史保亨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余洒度大发牢骚,还怀疑卢德铭是共产党员,余洒度警告他不许乱说话,要顾全大局,不能树敌太多,而且卢德铭放走余贲民和自己商量过。

余洒度安抚好史保亨,立刻去见卢德铭,提醒他史保亨的怀疑,卢德铭让他秘密通知团里的党员,秘密甄别反动分子,卢德铭想等钟文璋拿回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他再确定下一步计划。

卢德铭率警卫团在山林里遇上了红枪会的人,他决定单刀赴会去见红枪会当家的。原来,彭克虎因为师傅梁守成和苏亚娟的死,他心灰意冷,就跑到山上当起了土匪,他对穿军装恨之入骨,彭克虎一见到卢德铭不容分说就挥舞着梭镖打过来。卢德铭制服了彭克虎,自称是毛泽东的好友,他还说明刚刚见过余贲民,彭克虎才相信卢德铭,并且随他参加了警卫团,当了卢德铭的勤务兵。

史保亨对卢德铭的身份一直很怀疑,有看到他和彭克虎的关系很好,史保亨听说红枪会是以前农协的人搞起来的,他更加确定自己的怀疑,他悄悄盯紧彭克虎。

毛泽东一到长沙就去见湖南农民协会委员长易礼容,说明他是上级派来的特派员,一来传达会议精神,领导秋收暴动,改组湖南省委,易礼容转达彭公达的口信,会议就定在15日,地点是沈家大屋,毛泽东决定连夜赶去板仓了解农村的情况,这样在开会的时候还有所依据。

汪精卫得知蒋介石被逼无奈辞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职务,他不禁欣喜若狂,他坚信南京政府的人一定回来求他出来主持政府,并带领国民党继续革命。

毛泽东装扮成货郎前往板仓,他立刻回家,可是毛岸英和毛岸青都认不出毛泽东,直到他摘下了帽子,他们高兴地大喊爸爸回来了。杨开慧看到毛泽东也很开心,他让杨开慧把当地种田的,做买卖的人找来,想跟他们多聊一聊。

毛泽东和大家聊起了对国民党的看法,他们一提到国民党就吓得不寒而栗,因为国民党到处杀人,让群众们都心灰意冷,而且他们也不敢要地主老财的土地。

毛泽东决定带着杨开慧和孩子们一起去往长沙。参加会议的人都陆陆续续赶到沈家大屋,共产国际驻长沙代表马也尔看到只有毛泽东一个人迟迟未到,他很不满,决定马上开会,易礼容向大家宣布会议的议题,改组湖南省委,中央已经任命彭公达为省委书记,然后制定湖南秋收暴动的计划。

钟文璋没有联系上了组织,只好回来向卢德铭复命,他们在江西就是孤立无援,四面都是敌人。卢德铭打发走钟文璋,他提醒余洒度不应该让勤务兵帮他做事,并让他好好改一改旧军阀军官的那些坏的做派。

毛泽东不同意在长沙暴动,因为那里到处都是反动军警,如果没有军事力量只靠农民的暴动是行不通的,马也尔很不服气。

(秋收起义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