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 - 毛泽东审时度势取消暴动与卢德铭会师

毛泽东劝满伢子的母亲,如果不革命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他决定把满伢子留在自己身边。

王新亚率二团攻占醴陵,准备招兵,恢复农协,让蔡以忱筹备成立醴陵革命委员会,然后找商会去筹集军饷,

易礼容给彭公达拿来报纸,暴动队伍已经攻下修水,醴陵和东门,他们觉得长沙是志在必得。

周澜担心工农革命军围攻长沙,让张国威派人去守住株洲,再派人去围堵毛泽东的三团,还要加强长沙城的防守。

夜深了,可是毛泽东还是忧心忡忡,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不知道敌人的情况,也不知道一团和二团的情况,感觉自己是两眼一抹黑,毛泽东洗脸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安排岗哨的事情,毛泽东立刻来找苏先骏,他没有住在军营,而是带人住到外面了,毛泽东敲开门,才知道苏先骏忘记安排城外两个山头的岗哨,毛泽东命令他立刻派人过去,等伍中豪和毛泽东一离开,苏先骏回去接着睡觉,他觉得毛泽东不懂军事,盲目地杞人忧天,他决定明天早上再派岗哨。

第二天一早,三团的战士集结完毕,家属们也都在一旁送行,鞭炮齐鸣,战士们正雄赳赳气昂昂地准备出发,突然密集的炮弹打过来,由于苏先骏没有派岗哨,敌人从两个山头冲上来,打得三团措手不及,苏先骏让伍中豪带人抢回马鞍山,他带队拼命反抗,满伢子为了掩护毛泽东,中枪牺牲。毛泽东让苏先骏和伍中豪带领大家向一团靠拢,毛泽东率队伍赶到浏阳上坪休整,战士们伤亡惨重,苏先骏躲在破庙里,他羞愧难当,毛泽东让伍中豪和张子清照顾好伤员,安排好岗哨,他来破庙找苏先骏,毛泽东提醒他要总结教训,苏先骏发誓要戴罪立功再打长沙,伍中豪和张子清都反对,因为唐生智有八九千人就要回到长沙了,毛泽东决定给省委写信,放弃攻打长沙,然后和一团汇合,苏先骏很不甘心。就在这时候,交通员送信,一团在金萍遭到邱国轩的伏击,不但损失了一个营,就连部队的军饷和武器都被邱国轩抢走了,苏先骏的希望彻底破灭了,毛泽东决定让一团向他们靠拢。

卢德铭和余洒度已经到了湖南平江杨梅尖村,余洒度不同意南撤,坚持要打长沙,卢德铭担心一团会成为孤军,提醒他要考虑全局,不能置二团和三团于不顾,余洒度只好答应南撤。

彭公达被国民党特务跟踪,他立刻钻进巷子里,趁乱回到了省委驻地,易礼容正在烧毁文件,军警们在挨门挨户搜查,大肆搜捕,彭公达决定取消明天的长沙暴动,他来承担全部责任。

潘心源和毛泽东分开以后,找到王新亚和蔡以忱的二团,他打听到浏阳城就剩下200多人团防局,王新亚决定趁机攻打浏阳,他们一起制定了详细的部署。

毛泽东率三团马不停蹄来到浏阳双坑,途中遇到浏阳的民团的伏击,他们只好先撤退,毛泽东突然停下来,他决定和敌人决战,苏先骏命令全体就地隐蔽,准备伏击,民团全军覆没。

1927年9月16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攻占浏阳,周澜很恼火,浏阳是长沙的门户,张国威要亲自带队收复浏阳,他要对二团关门打狗,让他们有来无回。

蔡以忱和潘心源都劝王新亚撤出浏阳,因为浏阳的守军去攻打毛泽东的三团,所以他们才会轻易拿下浏阳,王新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坚持要留在浏阳,潘心源和蔡以忱很着急,他们万万没想到,张国威已经率队在城外严密部署,准备明天午前攻打浏阳。

苏先骏全军覆没了浏阳的民团,打了一个小胜仗,他很得意,可是毛泽东心里却憋得难受,因为他的命令重于千斤,每一个命令都决定着战士们的生命,可他一定要坚持走完这条路。

张国威在城外集结好部队,架好大炮,从四个城门同时攻击浏阳城,王新亚还在准备筹款的演讲,浏阳城内一片歌舞升平的祥和景象。突然城外响起激烈的枪炮声,二团被打得措手不及,潘心源带队撤退的时候,他命令战士们一起向烟花店里射击,浓烟掩护他们冲出重围。

长沙办事处迁到新河,彭公达和易礼容接到毛泽东的信,提交了取消长沙暴动的报告,易礼容决定把毛泽东的报告送到武汉,彭公达很清楚毛泽东的个性,断定他们的形势严峻。

毛泽东率三团来到浏阳中和镇,他冒雨在等一团,毛泽东让苏先骏提醒战士们扛过这些困难,他再次写信催促卢德铭,余洒度很不耐烦,卢德铭命令部队马不停蹄地赶路。

王新亚的二团全军覆没,他没脸去见毛泽东,潘心源劝他不要自暴自弃,他们又征集了100多人。9月18日一早,王新亚假装带两个战士洗澡离开了,潘心源决定出发回安源。

毛泽东正担心一团会不会走岔路的时候,彭克虎来到他的面前,毛泽东很高兴。

(秋收起义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