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情歌 分集剧情介绍

  • 一片苍翠之中,自然万物繁盛之间,只见一身形矫健、远古居民穿着的粗犷男子,肆意奔向悬崖至尽头,毫无畏色。落于丛林间,一手随意扯住一根藤蔓,荡向前方。这便是赤云,生于大荒若疆,天生拥有号令百兽之能。上古相传,大荒有玄牧、宣阳、凌云三大强盛部落,而若疆在诸多强国的大荒中,是个弱小的部族。在赤云的带领下若疆逐渐崛起,赤云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十年前,若僵赤云于野外与人战斗时,身负重伤,碰巧遇到宣阳婼。宣阳婼出手为其挡了一招,却身负重伤。自此之后,赤云对宣阳婼是念念不忘,但宣阳婼负伤失忆,不记得赤云了。(木青寞……

  • 赤云来到时,木青寞早已不知所终,他用灵力想看看过去发生的事,但由于灵力有限,他只看见木青寞被巫师用刀子刺入心脏的一瞬间,随后便灵力中断,血吐了一地。他只当心爱之人已死,他好想再见一见她,倘若不能在一起,还不如当初不要相见。(认为青寞已死赤云悲伤不已)玄牧国,云桑公主正向父王提出,要尽快促成赤云和妹妹嫦曦的婚事。玄牧王在十年前曾经帮助若疆,教若疆人耕种、医术,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若疆族长赤云能助自己一臂之力。但赤云的性子他也很清楚,他不能强迫赤云做不喜欢的事,娶嫦曦便是其中之一。如今各国都互相有着纷争,……

  • 果然不出所料,赤云在密室内找到了盘古弓,意欲把它偷走。但房间内,墙壁上那些雕塑猛兽突然活了起来,它们追着赤云猛烈进攻,幸好赤云武功盖世,才得以逃脱。盘古弓得手后,赤云立即按照玄牧王所说的,拉弓发箭,希望能看见阿寞。他在花园里躲避追兵的抓捕,却惊喜地遇到了阿寞。他以为这是盘古弓奏效了,得以让阿寞起死回生。(赤云花园喜见木青寞)阿寞知道赤云偷了盘古弓后,责备他的鲁莽,为了不让他受罚,阿寞主动把罪名揽了上身。面对玉夫人的质问,阿寞矢口否认偷弓者另有其人,是自己误闯了玉夫人的地宫。玉夫人知道她不是始作俑者,……

  • 赤云把驻颜花送给木青寞,博得美人一笑,随即把当年两人相遇之事说了出来。赤云自小生于若疆山林,若疆族人与玄牧在祖辈时,便定下了自治的规矩。当年,玄牧第一高手童峥想把若疆的不归谷据为己有,甚至派出手下高人,危害不归谷的百姓。赤云为了拯救不归谷,只好与童峥展开一场恶斗。不料在对战时,赤云一时不慎被童峥打伤,负伤后,赤云失足坠入山涧,正好遇上路过的木青寞。木青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立即用灵力对赤云进行治疗。木青寞早已听闻若疆大英雄赤云的大名,盯着他打量一番,猜测他便是所想之人。不料,童峥对赤云穷追不舍,赤云的……

  • 景时离开玉山返回凌云时,命人把凹凸馆的图纸送给云桑。云桑见景时没有亲自前来与自己告别,却又送来图纸,一时不解他是什么意思。阿寞和赤云在玉山的凹凸馆逗獙獙玩,享受着两人相处的时光。赤云看着阿寞对獙獙这么好,看着阿寞佯装吃醋,在阿寞提出给獙獙改名字时,赤云故意改个不好听的名字,叫它做小跟屁虫。阿寞没理会赤云,叫獙獙做阿獙,这个改名遭到赤云的吐槽。就在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互相调戏对方时,赤云突然提起他明天就要下山这件伤心事,阿寞用强颜欢笑来掩饰内心的不舍,叮嘱赤云下山后就不要鲁莽冲动,多做好事。(赤云阿寞为……

  • 赤云认为玉夫人出尔反尔,一气之下便与玉夫人大打出手。然而玉夫人功力深厚,不出数招,赤云便被玉夫人打得口吐浓血,狼狈不堪。木青寞从侍女口中得知此事,立即赶到现场,见到赤云的惨状,立即求玉夫人格外开恩,放过赤云,让他俩见上一面。不料玉夫人此刻铁石心肠,不仅不答应阿寞的哭求,还设了结界,让赤云不得接近。(玉夫人阻拦赤云见阿寞)赤云看见佳人就在玉夫人身边,却不得接近,他不顾身受重伤,一次又一次地用身体撞击结界,可惜这都是徒劳无果之举。木青寞见玉夫人铁了心不让他俩相见,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假若赤云要死,她便去……

  • 景时回府看见晟仑,一阵愧疚之情涌上心头,他只觉得自己和晟仑的未婚妻产生情愫,十分对不起晟仑,一想到这,突然跪地道歉。晟仑不知道景时对云桑身份的误会,也不知道他此举所为何事,对他的举动感到难懂。赤云让烈阳送一匣子到玉山给阿寞,阿寞打开,只见里头有一双雕塑凤凰,阿寞猜测是傀儡,于是把其取出。随手施下灵力,正如阿寞所料,凤凰立即动了起来,两只凤凰再空中比翼双飞,十分漂亮,看得阿寞目不转睛。凤凰停下后,阿寞突然发现玉夫人早已来到庭院,随即立即上前打招呼。玉夫人跟阿寞说,赤云能掌握傀儡之术,实数奇才,且很多熟……

  • 玄牧国上朝之时,童峥见玄牧王迟迟未现身,心里不禁产生了怀疑,并向浩许质问玄牧王是否抱恙。浩许性格单纯,一时没有考虑太多,便承认了。幸好云桑在一旁,她立即稳住童峥,说父王因末昕逝世一事而身体欠佳,目前暂时闭关休养,国事交给浩许打理。童峥见状,立即搬出最近玄牧部落灾民饱受洪水困扰一事,咄咄逼人地追问浩许有何解决办法。浩许一时无言以对,反问童峥有何高见,却反遭童峥讥讽,说他作为玄牧王子却没有为国解决问题的办法。云桑见浩许如此,立即为弟弟出面给出建议。云桑认为,目前先安排灾民在树林里,暂时通过狩猎过日子,与……

  • 知若答应木青寞,可以替她隐瞒赤云藏于房中一事,木青寞才松了一口气。临别时,阿寞向知若解释,赤云其实心地善良,之前对知若的所作所为也不是故意要伤他。云桑深夜来到凌云,打算劫狱救景时。劫狱时,少不免和侍卫打上一场,云桑也因此受了伤。得手后,景时却拒绝云桑的好意,不愿离开凌云,自己倘若就这样走掉,必然会落下通敌叛国的罪名。景时心里感激云桑,但他一直误以为云桑是晟仑的未婚妻宣阳婼,不愿做出对不起晟仑之事。面对云桑的劝说,他为了断了这份情,不惜说出狠话,说云桑只是他用来排遣寂寞的女人,他要娶渊寒为妻。说罢,景……

  • 赤云用来对付童峥的计策,便是让烈阳先飞入玄牧轵邑城,然后四处喷火,以引起童峥的注意。待童峥去追捕烈阳时,赤云便趁机从其他位置,带阿寞进玄牧山,去找玄牧王求药。童峥看到烈阳烧城,立即去追赶它,阿寞见状,指责赤云利用烈阳引开童峥这个手段卑鄙。赤云依旧以自己的方式去对付童峥的手下,他故意惹哭阿獙,让它哭起来。阿獙的哭声充满魔性,凡是听了哭声的人,脑海里都会受到极其痛苦的刺激。玄牧的守卫们听了阿獙的哭声,便应声倒地,赤云和阿寞趁机进入玄牧。(赤云令烈阳城中喷火引走童峥)在玄牧关口把守的兴汒将军,灵力比手下要……

  • 阿寞得知云桑受伤,立即去问候一番。在了解情况后,知道景时伤了云桑的心,阿寞不禁为她抱打不平,劝说云桑,假若景时是真心说那番话,那么云桑也无需再爱这个男人。(云桑向阿寞坦露心事)玄牧王要见木青寞,托浩许帮忙送话,浩许和阿寞一见如故,加上阿寞的母亲廖若是玄牧王的结拜妹妹,两人在情理上也算兄妹。阿寞本来因之前被嫦曦揶揄一番,心里落了刺,认为自己对于玄牧来说,就是个外人,但听了浩许这么说,便也不再生分。阿寞和浩许见到玄牧王,此时云桑和赤云也在。玄牧王这时向大家宣布,自己的性命可能尚剩一年。浩许和云桑听后,情……

  • 木青寞继续以木青公子的身份,应邀与地音共赏花灯,共享佳肴。在此期间,地音盛情款待,但木青寞从云桑等人口中听闻了地音的为人,知道他并非善类,必有所图,故对他的好意不为所动,一直心不在焉。看着凌云遍布花灯,景色美丽,阿寞不禁思念起赤云来,若疆的跳花节快到了,她既兴奋又失落,她因可以见赤云而喜,但一想到见面后的离别,又不禁忧伤起来。(阿寞见花灯景色思念赤云)地音察觉到木青公子在开小差,也没什么食欲,于是主动提出自弹一曲来增添雅兴,为木青公子消除疲乏。在弹到一半时,突然出现一阵异样的声音,把地音的琴音打断了……

  • 旭日初升,木青寞在桃花树下依旧等不到赤云的出现,终于体力不支晕倒了。在一旁的昱辰立即接住她,实在看不过眼,嘴里骂她傻,心里则是心痛不已。(阿寞苦等不到赤云,体力不支晕倒)赤云醒来后,想去不归谷见阿寞,但如今玄牧王不知何时就驾崩,正是需要赤云留下帮忙的时候。云桑为了留住赤云,不惜跪地求他,让他看在玄牧王的份上,以大局为重,不要忘了跟玄牧王的约定。赤云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云桑暂留多几日。赤云无法见阿寞,心里甚是愧疚,但现在玄牧正大难当前,他只好借灵鸟向阿寞传话,让她知道自己没有忘记约定,也希望她能理解自己……

  • 赤云回到玄牧,从云桑口中得知,有消息称晟仑到了宣阳,他和宣阳婼的婚事也即将进行。赤云听到后,心情跌立即进了低谷,甚至开始怀疑阿寞到底有没有去不归谷,是否在忙于筹备婚事。(赤云得知晟仑与阿寞婚事)浩许正式登基,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赤云结为异姓兄弟。童峥虽然心生不忿,但他心知赤云本领高强,只好暂时忍着。尽管浩许成为了新的玄牧王,但云桑显得忧心忡忡,她担心大荒各国知道玄牧王的死讯,宣阳和凌云结盟后,会立即起兵攻打玄牧。赤云此时向云桑承诺,他定会尽全力保护好玄牧。玄牧王曾经送了两个木偶给阿寞,玄牧王离世后,……

  • 晟仑和赤云各出奇招,互相向对方施展浑身解数,只为争夺木青寞。晟仑知道赤云身上有伤,知道倘若出尽全力,赤云必败,于是劝赤云收手。晟仑还设下了结界,把他们三人包在结界内,不让外界看见这场闹剧,给大家都留点情面。阿寞心里担心赤云受伤,于是劝赤云离开,不要毁了她的大喜之日。赤云看着阿寞如此陌生的态度,问她现在到底是木青寞,还是宣阳婼。但无论眼前这个女子怎么回答,赤云都坚持阿寞是他的,阿寞只能是木青寞,随后继续和晟仑对打。(赤云为夺阿寞与晟仑对决)双方的差距,渐渐因为赤云的伤而拉了开来,晟仑正处于上风,赤云受……

  • 阿寞醒来后,发现晟仑早已起床。晟仑没有责备阿寞起晚了,温柔地让她先梳洗一番,随后他自己在外面等候。阿寞被侍女们精心打扮一番后,便出门找晟仑。晟仑转身一看,只见打扮后的阿寞如仙如画,立即便被她给迷住了。晟仑随后带着阿寞一起去给凌云王和凌云王后请安。云桑来到赤云房间,看见他一直在借酒消愁,于是出言相劝,叫他尽快振作起来。浩许刚刚登基,玄牧国内众多势力都在对其虎视眈眈,浩许现在正是需要赤云辅佐,好稳坐江山。只有这样,才能抵御外敌,让玄牧变强。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阿寞知道,当初她没有选择赤云是多么的愚蠢。(赤……

  • 云桑受阿寞之约来到玄牧的一处山顶,却发现来者竟然是景时。她看见景时,便想起当日自己被他如何残忍对待,心里气在心头,什么都不想听他说,随即转身要走。景时立即叫住云桑,开门见山地说自己之前误会了她的身份,以为她是宣阳婼。云桑听后,停下脚步,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景时。景时坦言,自己是以为爱上了晟仑的未婚妻,才一直这样对云桑,云桑也回想起之前种种,察觉景时所言属实,她在景时面前从来没有表面过自己的身份,而景时也没有问过她的身份,只一直称她为王姬。(景时解释错认之事,云桑景时坦露情意)误会终于解开,两人不禁感慨……

  • 玄牧的使者走后,宣阳王便向岸华大人询问,对此事有何看法。岸华表示,玄牧使者特意前来要回城池,随后又匆匆离去,估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要回城池,实质上以宣阳不归还土地为由,好向宣阳开战。宣阳王听后,认为岸华所言甚是,假若此事能以归还土地便能解决,这既可避免两国纷争,又能让百姓免受战火的伤害,但现在玄牧国内动荡不已,看来出兵是势在必行之事。宣阳王随即命将领做好备战的准备。晟仑把阿寞要下山传授养蚕纺织术一事,向凌云王提出给阿寞自由出入的权利。凌云王听后,感到此事对凌云有利,于是便赐了一块玉令供阿寞自由……

  • 浩许原想给童峥派兵,继续对宣阳乘胜追击,但赤云却出言相阻。浩许不解赤云为何这样说,赤云笑了笑,跟浩许卖了个关子,说童峥自己也未必想继续攻打,假若浩许不信,他们可以赌一把。兴汒本是支持继续攻打宣阳的,看见赤云这样说,于是对他的建议提出了质疑,还说赤云是若疆族人,不宜插手玄牧的事。然而,浩许和云桑都对赤云言听计从,尽管浩许心里有着各种疑问,但依旧按照赤云的提议,先暂时停战。(赤云反对追击宣阳,浩许云桑支持赤云决定)知若向廖若提起自己想迎娶涉河族的亦篱,廖若听到儿子有婚娶的念头,感到十分高兴,还答应知若会……

  • 赤云离开凌云后,便回到若疆向巫王打探召集壮士的情况。召集情况十分可观,巫王正兴高采烈地把能人异士是如何地踊跃,如何地以赤云马首是瞻如盘托出,说着说着,却发现赤云有点心不在焉,于是担忧地问他是否有问题。赤云此时内心除了国事,还有感情事,多重烦恼缠绕心中,却又无从倾诉,他应了巫王一声,继续独自沉思。(赤云回若疆为浩许招募军士)阿寞也并非对赤云无情,只是身不由己,她抱着送给赤云的袍子,独自沉思。宣阳辉的胞弟佶侇从边疆回到宣阳,路上遇到知若,两人自小便交好,原本久别重逢,见了面当即高兴聚旧,可宣阳辉刚刚战死……

  • 景时重获婚姻自由,对晟仑感激不尽,而对渊寒则感到有所亏欠。晟仑则安慰景时说,要亏欠也是由他来还,随后便祝福景时,希望快点喝到景时和云桑的喜酒。(景时重获婚姻自由,感觉愧对渊寒)晟仑如今深得凌云王的心,地音看着便心生怨气。函宴此时劝地音不要着急,要对付晟仑,他早就想到对策了。阿寞离开五神山,在靠近凌云边境的地方教授养蚕纺织术,跟当地妇人交流心得。待活干得差不多了,阿寞便声称自己想回房休息,让环珝在外打点一下,不要打扰她。其实,这一切都是阿寞准备半年多的计划,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阿寞回到房间后,立即拿着……

  • 赤云当着大家的面,问阿寞在跟晟仑恩爱的时候,有没有想起昔日的情人。这一问,立即让当事人无言,旁观者尴尬。此时,新娘子亦篱的花轿驾到,才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知若在大家的伴随之下,走到花轿面前,迎接自己的妻子。亦篱走出花轿,按照习俗,拉住花带的一端,而知若拉着另一端,在丈夫的带领下,走进新的家。但在知若准备迈步前进时,亦篱突然拉住花带,把知若拉停了。知若回头看着亦篱,只见她用坚定的目光看着自己,并用响亮的声音,让全场人士给她作个见证。涉河族一生只愿随一人,她问知若,是否一生只与她相伴,爱她一辈子,知若立……

  • 昱辰来到了悬崖边,正想跳到对岸,却不慎被函宴从后偷袭。两人在崖边立即进行了一番较量,可昱辰虽然功力在函宴之上,但心思却不比函宴奸狡,一个不留神,被函宴弄得掉下深渊,而函宴则冷笑着到了对岸,扬长而去。昱辰掉下深渊时,察觉深渊内充满瘴气,这些瘴气还有吞人的魔力,昱辰使出全力去抵抗,最后利用灵力把自己反推回崖上,可惜也身受重伤。(昱辰遭函宴暗算,带入深渊深受重伤)与此同时,地音偷袭赤云不成,还被赤云赶在了他前头。赤云加快脚步前进,脚踏之处的石头突然变软了,他随即掉入了一个满布天然石桩的地方。地音和函宴随后……

  • 阿寞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于是原路返回,找到已经奄奄一息的晟仑。晟仑看见阿寞回头,于是问她为何不走,阿寞回答,她要与盟友共存亡。一股暖意在晟仑的心里流淌,然而,两人现在的身体都不能走了,晟仑只好苦笑着说阿寞傻,陪自己在这等死。眼下两人的命运只好听天由命,面对生死,晟仑一时感慨,问阿寞如果有下辈子,还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阿寞心里还有赤云,给不了晟仑承诺,只回答说今生的的羁绊不愿留到下辈子,如果有来生,只愿简简单单过日子。晟仑却告诉阿寞,假如有来生,他会尽责地做个好丈夫,好好对阿寞。(阿寞重返陪伴晟仑,被……

  • 赤云和木青寞在桃花树下共处了一夜,各有各的心思。天亮了,阿寞看见赤云在细心地折叠红色袍子,于是提起那天晚上,赤云没有遵守诺言的事。她知道赤云既然身穿袍子,证明是有去到桃花树下,但他不来见自己,却又责备自己失约,她想不通这是为何。经过两人的互相对质,赤云这时才察觉自己错怪了阿寞,原来阿寞当日在桃花树下等了自己,只是一开始自己把袍子让逍遥送过去,而人未到,让阿寞误会自己不会来,所以两人才错过相遇的时机。(赤云解释失约之事,阿寞得知误会赤云)赤云向阿寞道歉后,两人冰释前嫌,他把阿寞带到桃花树附近的一所竹房……

  • 赤云向晟仑和昱辰提出,要用河图洛书交换木青寞,让她随自己回若疆几天。阿寞看着大哥和晟仑犹豫不决的表情,便猜出了他们没有立即反对,而是在心里衡量,这个交易无论结果如何,赤云也达到了想要的目的。赤云就是要阿寞知道,她在大哥和丈夫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东西。阿寞不想昱辰和晟仑为难,没等他们出口,她就主动提出,自己跟赤云走,河图洛书他们拿走。昱辰和晟仑心里还是担心阿寞的,但想到赤云喜欢阿寞,不会伤害她,而且这是拿走河图洛书的大好机会,他们不愿放弃,于是也没阻止阿寞这个决定。(赤云拿玉卵换阿寞离间兄妹夫妻情)……

  • 坤卜回到玄牧,便闯入童峥坐在的营地,以玄牧王的名义,把童峥单独约到一个营帐里。童峥信以为真,便跟坤卜借一步说话,没想到前脚刚进营帐,后脚便遭到坤卜的偷袭。坤卜指责童峥伤害了他的婼姐姐,婼姐姐在小时候对他有恩,这个仇他不得不报,随后便施尽浑身解数,把童峥把死里打。两人大打出手的事传到了浩许和云桑那里,云桑认为童峥现在对玄牧非常重要,不得让他受伤,她立即亲自前往军营,去给两人调解。(坤卜回到玄牧寻童峥为阿寞报仇)童峥回玄牧之前经历了一连串的战斗,如今元气大伤,加上坤卜本身刻苦练功,成长迅速,童峥很快便被……

  • 亦篱在玄牧闹了一夜,杀了好几个玄牧的守卫将领,但都找不到童峥。最后摸索着来到了赤云住的草房,不料尚未靠近门口,便被听觉灵敏的赤云察觉了。亦篱未见过赤云,原以为眼前人是童峥,特意跟他核实身份。赤云一听亦篱在找童峥,心里便察觉到对方不是冲自己来的,而且跟自己有共同敌人,于是也坦言表明自己是赤云。亦篱知道阿寞是为了赤云而死,她让赤云好好活下去,随后便打算就此作罢,先暂时离开玄牧。(亦篱闯入玄牧暗杀玄牧将领)云桑和浩许第二日接报,发现亦篱杀死了很多玄牧好手。云桑回想起坤卜和赤云之前的举动,再想到知若和阿寞兄……

  • 廖若因为失去阿寞而导致身体抱恙,昱辰知道母亲在生自己的气,为此他在朝云峰长跪不起,希望母亲能原谅自己,不要因为太过动气而伤了身子。廖若从宣阳王那儿回到朝云峰,看见昱辰充满愧疚的样子,也心软了。她总算是想通了,事情既然发生了,再怎么生气,阿寞也不会回来,于是她让昱辰好好对自己和知若,便是最大的补偿。(昱辰长跪朝云峰终获廖若谅解)阿寞离开凌云后,晟仑和昱辰约好要守住阿寞失踪的秘密,于是一直用傀儡之术弄出一个假的阿寞,在凌云骗过了其他人。赤云来到玉山,向玉夫人请求帮忙,希望能借得盘古弓一用,有助于得知阿寞……

  • 赤云在闲时,便在大荒各国云游一番,探听民情。这次来到凌云一处小酒馆,偶遇一位说书老汉来到酒馆想讨点活,赤云见这老汉诚诚恳恳,没让他说书,但也给了他一串玉钱打发他走了。隔壁桌有些贪小便宜的食客见状,便留下老汉,让他既然收了钱,便说个故事让大家听一听。老汉也不拒绝,便按照大家的意愿说了赤云的故事。大伙儿都不知道故事的主角就坐在酒馆里,赤云从老汉的故事中,得知自己唯才是用、武功高强,还把若疆、凌云打点得井井有条已在老百姓中传为佳话,心里也略感欣慰。老汉说完故事便离去了,他一边走,口里一边念着一首童谣:虞渊……

  • 知若和亦篱担心木青寞在灭魔阵中熬不住,得想办法通知赤云,让他赶紧出手救阿寞。但佶侇的士兵现在奉命守在朝云峰,知若和亦篱只好略施小计,先让知若假装和士兵发生冲突,把注意力都引到自己身上,随后让亦篱趁机离开宣阳。赤云回到玄牧后便留在家中休养。浩许得知赤云回来了,便立即前去看他,只见赤云躺在床上表情痛苦,他亲自为赤云把脉后,发现伤势十分严重。赤云嘴里偶尔发出几声呻吟,念着“阿寞、阿寞”,让浩许有所察觉,可能跟阿寞有关。亦篱来到玄牧,想向云桑求见赤云。云桑因之前亦篱大闹玄牧一事,而对她有所防范,自然也不给她……

  • 赤云在灭魔阵的世界中自尽后,身体也随即陷入了昏迷。晟仑把他送回玄牧后便告辞了,浩许用灵力为他查看伤势,立即感到不妙。虽然赤云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体内十分糟糕,心脉尽断,要痊愈恐怕很难。浩许经过一番思索,决定用自己的灵力为赤云续命,云桑听后立即反对,要浩许好好想清楚。浩许知道云桑担心自己,但赤云对若疆、对玄牧都是个十分重要的人,加上自己如今稳坐王位,赤云功不可没,赤云他是救定了。(浩许动用玄牧秘术为赤云疗伤)阿寞在宣阳虽然醒了过来,但由始至终都闭紧双唇一言不语。沉着耐心的知若经常陪阿寞说话、聊天,跟……

  • 赤云答应云桑,暂时在玄牧多留一段时间,但他的心早就奔向宣阳,去到阿寞那里了。云桑知道赤云想什么,在苦口婆心地劝他以大局为重时,还劝他放过童峥。赤云一听见童峥的名字,怒便不打一处来,但云桑表示,童峥虽然可恶,但玄牧需要他,而且现在很多人都对他虎视眈眈,他已经收敛许多了。赤云虽是性情中人,但还是比较理智的,听了云桑的一番话,便也不再为难她。(云桑劝说赤云为玄牧暂时不要离开)阿寞开口说话后,大伙儿都高兴地跟她东扯西扯,但他们发现,阿寞的记忆并未完全恢复,有些事情记得,有些人和事却记不起来了,比如晟仑。廖若……

  • 赤云看见晟仑抱着阿寞,怒气便不打一处来,他立即现身,然后和晟仑大打出手。阿寞在一旁看着,心里的那股声音提醒着她,不要让晟仑这颗棋子受伤了。受到声音的影响,阿寞不知该担心赤云好还是晟仑好,不知不觉便往赤云身后靠去。赤云看见阿寞的位置后,故意受了晟仑的一击,随后便顺势跃到阿寞身边,在晟仑的眼皮底下,把阿寞拥在怀里飞走了。(赤云吃醋与晟仑对决,趁机带阿寞离开宣阳)晟仑拦不住他们,只好失落折返。路上,他遇到知若,便把此事告知。知若显得十分担忧,但亦篱在一旁安慰他说,赤云这么爱阿寞,不会对她图谋不轨的。昱辰随……

  • 阿寞心智受到心魔的控制,想尽快摆脱赤云,不想纠缠下去。阿寞一时脱口而出表示不想山下的百姓遭殃,想尽快把魔火灭掉,却引起了赤云的注意。赤云问她是怎么知道山下百姓遭殃的事,随即追问她是不是想了起以前的事。阿寞依旧矢口否认自己恢复了记忆,她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赤云,便上前把火灭了。赤云能感觉到阿寞记起了以前的事,但不知为何她就是不肯承认,他只好抱住阿寞,把心里对她的爱说出来。心魔一直在阿寞的耳边提醒他当初是如何对待自己的,阿寞受到心魔的影响,连忙推开赤云,想快点回宣阳。(赤云察觉阿寞恢复记忆,阿寞否认记起赤云……

  • 赤云把阿寞送回宣阳,并答应她会给她时间。阿寞依依不舍地目送赤云,随后便回到家人身边。此时,阿寞向大家提出,她打算回凌云。昱辰听后十分支持,但知若和亦篱却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他们把阿寞拉到树林里,要她考虑清楚,因为她这次重生十分难能可贵,他们希望阿寞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阿寞又何尝不希望和所爱之人在一起,但她考虑到父王、母后还要向大臣们交代,凌云也会受到影响,这当中牵扯的事太多了,阿寞不能这么自私。(阿寞为家人愿回凌云,哥嫂望阿寞为自己着想)云桑夜里与景时月下相约。一对佳人多日未见,一碰面便宛如糖与豆般……

  • 赤云为了让云桑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嫁给景时,他故意让浩许召集大臣,开了一场会议。赤云故意唱黑脸,在大臣面前指责云桑摄政,认为浩许现在可以独当一面了,云桑不宜再干涉浩许的掌权。云桑在玄牧国里虽然不是王位继承人,但她一直勤政爱民,在大臣和百姓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赤云此举,嘴里虽然指责云桑,但实质是为了让大臣们不要再依赖云桑,并信任浩许,好让云桑安心退下。云桑对赤云心怀感激,她配合赤云,当众发誓,还政于浩许,以后不再干涉玄牧族事。(为帮云桑赤云指责其摄政请求其还政于王)晟仑和木青寞把烈阳带到汤谷,把他放在灵……

  • 赤云根据看到河图洛书的全貌,加上骑着逍遥实地观察,为浩许绘制了一幅大荒全图。浩许看了后,直呼叹为观止,也对赤云心怀感激。赤云表示,浩许和阿寞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会为两人好好考虑。浩许见赤云把自己放在与阿寞同等的位置,对赤云更加感激了。(赤云根据河图洛书为浩许绘制大荒全图)晟仑回到汤谷,替烈阳疗伤,阿寞回到汤谷时,烈阳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之间烈阳突然间从一只琅鸟变为一位俊朗少年,容貌惊为天人,但性格依旧刚烈。阿寞感到十分惊喜,忍不住对烈阳挑逗一番,还让它认自己做姐姐。烈阳提出,想到虞渊找阿獙,阿寞也有此……

  • 阿寞向晟仑传达凌云王的意思,并提出了自己的顾虑。她知道晟仑一心想要继承王位,但如今却是地音掌政,晟仑回去恐怕不会如愿以偿。晟仑却轻松地告诉阿寞,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此时,景时正在府上,为晟仑之前安排下的事作最后的收尾。原来,晟仑早就预料到有此情况,他让阿寞帮忙毒害凌云王后,便安排景时为他在凌云内安插各种士兵和内应,一但地音掌政,他们便发动政变,向凌云王逼宫,从地音手里夺权。阿寞这时并不知道晟仑已经部署了这么多,还未能体会到身边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晟仑景时策划逼供谋夺皇位)晟仑回到凌云,向抱病卧……

  • 晟仑为了继承王位,把父王软禁起来,并下令抓捕地音和函宴,引来晟仑的胞弟渐幽强烈不满。渐幽认为晟仑现在利欲熏心,是个大逆不道谋朝篡位的小人,于是跑到晟仑面前,指责他的不是。阿寞出言劝渐幽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晟仑这样的作为,只是为了凌云的老百姓着想,然而渐幽不受阿寞这一套说辞,随即把矛头也指向阿寞。渐幽看见他俩夫唱妇随,气得不想再说,并扬言要搬到琪园住,此生不愿再见到他们。无论晟仑和阿寞怎么解释,在渐幽眼里他们都是自私自利,冷血无情的小人,晟仑便让阿寞无需再解释,只能等时间来证明一切。(渐幽不满晟仑夺权……

  • 玄牧和宣战战况激烈,玄牧首战虽然略显劣势,但本身国力强盛,浩许对接下来的战役都十分有信心。童峥主动向浩许请缨领兵出战,浩许随即命他为三军统帅,并分别给坤卜和兴汒分派了领兵增兵的任务。而宣阳方面有意向凌云请求增援,但晟仑却认为现在凌云内事未定,不宜插手宣阳和玄牧之间的纷争,他打算静观其变。宣阳军队在昱辰的带领下气势如虹,而玄牧的军队战绩却每况愈下。前线士兵向童峥请求支援,但童峥的态度十分淡定自若,表示自有安排,不打算增兵,任由前线军队节节败退。阿寞得知玄牧和宣阳的战况,也感觉事有蹊跷。因玄牧向来实力强……

  • 景时等人立即赶到城门,只见泣女穿着一身艳红色的喜服,在城门上吊颈身亡,场面十分凄厉。晟仑立即命人上前把尸身放下来,随即查看一番,只发现她肩膀上有常曦部的凤凰印记,这与景时印象中的泣女身份并不相符。随后,景时看见泣女口中含有一枚玉卵,他取出玉卵后,泣女立即化身回渊寒的样子,众人大吃一惊,真相总算水落石出。(渊寒为爱甘愿自杀,景时婚事遭遇波折)景时看见渊寒为了自己不惜自尽,他转身质问晟仑,当初明明说好,会安置好渊寒,如今为何渊寒会上吊自杀。晟仑没想到渊寒用情如此深,自知处事不当,但发生的事也无法挽回。常……

  • 童峥称自己旧伤复发,急火攻心,不顾玄牧和宣阳的战况,躲到自己府上休养。浩许感到事有蹊跷,于是以探望童峥为名,实质去探探他病况的虚实。童峥早有准备,故意让自己的内息絮乱,浩许虽然感觉童峥在装病,但探出的脉象又的确有异,只好任其在府上休养。(童峥装病休养,浩许探望查探病症虚实)宣阳王亲自带兵,在玄牧扩张战线,然而,玄牧的斧源固若金汤,让宣阳王好生头痛。昱辰和佶侇伴在父王左右,为其出谋划策。昱辰对于战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被宣阳王命为主将,佶侇、海雄则辅助昱辰。斧源一战,宣阳士气高涨,势在必得。而玄牧一方,……

  • 浩许逝世,玄牧大丧。赤云因为身受重伤,被逍遥带到一处隐秘的灵池后便一直不省人事。现在的玄牧,只留下云桑一人主持大局,即使千愁万哀萦绕在心间,云桑只能接受逝世,和坚强地管理好玄牧。阿寞和晟仑把只剩一口绝气的昱辰带回汤谷疗伤。但昱辰受的伤太重了,他知道晟仑和阿寞再救自己也只是白费灵力,让他们收手,听自己最后说几句话。昱辰这个伤,不仅仅是赤云所为,还因为遭到了佶侇的毒手。佶侇不知什么时候,拿走了晟仑交给昱辰的那瓶毒药,用来毒害昱辰。如今昱辰大限已至,他无法想太多了,最后向阿寞交代,要和知若好好想办法,不要……

  • 景时面对云桑的质问,坦言自己的思绪一直被渊寒之死所困,因而一蹶不振,借酒消愁。在听闻浩许的死讯后,他才惊醒,随后便立即来玄牧找云桑了。云桑知道景时对自己一片真心,可惜太晚了,现在她上有父亲兄弟的遗志,下有玄牧的百姓,她没有办法也没有条件和景时在一起了,现在的她,只能是玄牧王姬,为玄牧而活。(景时欲挽回云桑,云桑为家国拒绝景时)景时回到凌云后,晟仑有一个任务要委托给他。虽然不知晟仑在盘算着什么,但景时得知,这个任务是假装成玄牧将军,为玄牧上阵杀敌时,他立即义不容辞地接下了。但晟仑要求,这个任务不能在明……

  • 童峥派刺客打算暗杀夜风,夜风寡不敌众,陷入了苦战。这时,刑风带着景时及时出现,把夜风从虎口之中救了出来。刑风向夜风介绍,说这位侠士原是釜源人,本在山林间隐居,但得知家乡被宣阳夺走后,便有意从军。听了刑风的举荐,夜风立即对雨尘大为赞赏,随即把他纳入麾下。宣阳王为了向玄牧就联姻一事施压,派海雄率领五万大军到菏州城外驻扎。虽然宣阳王叮嘱海雄,不要随意挑起战事,但佶侇在一旁听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似乎在盘算着什么。知若、阿寞和佶侇一行三人,来到玄牧,正式向云桑提亲。事情来得太突然,云桑没有准备任何应对之策。……

  • 阿寞把赤云带回若疆,施展灵力为其疗伤。赤云旧患未好,身体快要扛不住了。逍遥这时出现,阿寞请它把赤云带到赤云之前失踪疗伤的地方,因为按照赤云之前的愈合程度来看,疗伤的地方一定不是普通的地点,她猜测,赤云在失踪的时候,就是在传说中的圣地北冥。按照赤云的伤势,在北冥不待个几年身体恐怕无法恢复,但阿寞不管,她希望赤云能平安,哪怕要跟他分别,也在所不惜。(阿寞将赤云带回若疆疗伤)与此同时,云桑为了大局着想,决定答应宣阳的提亲。宣阳王知道后,也尊重云桑的意愿,等她过了十年丧期,在举办婚事。宣阳王把佶侇叫来,狠狠……

  • 老凌云王离开了人世,到他走的时候,依旧没有原谅晟仑。晟仑只能满怀遗憾地来到极北寒地,对着昱辰的尸身喝酒诉苦。晟仑遵守自己的诺言,放走了地音。他把地音的断臂保存下来,并附上一瓶阿寞调制的药,可以再生筋骨,让地音的手臂和身体重新连接起来。他对兄弟的情义便尽到这里,地音被释放后,必须离开凌云,以后不得再踏进凌云半步。成王败寇,地音彻彻底底地认输了。(老凌云王去世,晟仑遵守诺言放走地音)云桑出嫁的日子到了,赤云知道云桑只是牺牲自己,成全这门婚事,打算劝她好好想清楚。但云桑心思细腻,比任何人都以玄牧为重,她让……

  • 阿寞不知赤云到底有没有救下诺夙,眼下云桑即将行礼,阿寞一时情急,便走到宣阳王面前,说自己有事禀告,打断了云桑前进的步伐。就在阿寞准备把自己和赤云的事告诉宣阳王时,亦篱拖着诺夙从外面进入大殿,赤云也在随后出现在现场。阿寞看见诺夙后,总算放下了心头大石,也不用担心被佶侇威胁了。(诺夙被赤云救下,阿寞欣喜拥抱爱女)赤云一进入大殿,立即被宣阳的士兵包围起来。宣阳王知道他并无恶意,便让士兵们退下,把赤云当作宾客那般接待。就在此时,坤卜突然出现,他当众向宣阳王下跪,表示投诚的意愿。云桑看着坤卜,不知道他此举用意……

  • 童峥命手下在三个方位布阵,而他则在南方等候机会。待时机成熟,童峥便操控火术,让火山喷发出滚烫的岩浆,岩浆从高原流出,必定让宣阳全军覆没。晟仑思量一番,他不愿失去阿寞,决定动用水灵去帮忙,却遭到渐幽等人的阻止。晟仑无奈之下,只好向赤云求助。赤云得知情况后,二话不说便往洵山处赶去。阿寞有难,即使赴汤蹈火赤云也在所不辞。(赤云欲出手援助阿寞,渐幽为其安危劝阻)烈阳来到宣阳,想求见宣阳王,却因为没有证明身份的信物而遭到侍卫的阻挠。烈阳见宣阳王不成,却被佶侇在一旁听见他想报告的事。佶侇看着烈阳,不由地露出了得……

  • 面对亦篱的指责,佶侇拒不认罪,还指责亦篱伤心过度神志不清,说她在诬陷自己。亦篱不想多说,直接对佶侇动起手来。就在亦篱即将刺中佶侇时,蝉雷氏突然挺身而出,而佶侇挡下一刀。蝉雷氏香消玉殒,宣阳王立即命人把亦篱抓起来。亦篱知道自己刺杀蝉雷氏,以后在宣阳也会沦为阶下囚,她为保自己的尊严,把落尧托付给阿寞后,握起刀子,在知若的坟前刎颈自尽。(亦篱刺杀佶侇失败,墓前自刎殉情知若)亦篱掉进知若的衣冠冢里,咽下最后一口气。落尧看着娘亲在自己面前自尽,受到打击,哭成了泪人。阿寞为知若感到心痛,为亦篱感到心痛,也为佶侇……

  • 玄牧在赤云的带领下,屡战屡胜,宣阳王不得不亲自披甲上阵,守护宣阳。坤卜把战事禀告给云桑,云桑听后,见赤云把玄牧带领得这么好,心里安心不少。此时,坤卜无奈地说到,他和云桑都不能对玄牧出手相助,因现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宣阳的人监视着。云桑这时向坤卜打探雨尘的近况,坤卜便告诉雨尘将军在军中十分得力。云桑听后放心不少,向上天祈求保佑赤云、雨尘等将士旗开得胜。(坤卜报告玄牧战情,云桑祈求赤云雨尘得胜)赤云的进攻深入至潼岭关,而此时玄牧大军遭遇粮草不继的问题,加上宣阳王御驾亲征,潼岭关坚固异常,让赤云的军队感到……

  • 经历了诸多的生离死别,让木青寞颇有感触。她不愿再浪费时间,做自己不愿做的事。她想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做开心快乐的事,度过幸福的余生。她向晟仑捎了信,坦然自己不愿再当凌云王妃,不再回凌云,希望晟仑能体谅她,两人从此相忘于大荒。(阿寞致信晟仑,舍凌云王妃身份)阿寞知道自己这个行为,会为凌云和宣阳带来麻烦,她主动找到宣阳王,向父王请罪。然而,宣阳王并没有责怪阿寞的意思,反而是希望阿寞能留在宣阳,和自己一起重振宣阳。阿寞不解父王为何有此想法,如今宣阳大不如前,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宣阳王却说,阿寞是他这……

  • 木青寞披上银白色的戎装,出现在宣阳大军面前。尽管她只是一个女子,但气势毫不输给各位男儿,足以让将士们臣服与她的威信之下。此时,晟仑接到消息,函宴被宣阳王控制住。宣阳王此举,想要逼晟仑出兵支援,但晟仑依旧犹豫着,认为插手宣阳和玄牧的战事对凌云并无好处。(宣阳王控制函宴威逼晟仑出兵相助)阿寞和海雄率领着宣阳军,对抗着玄牧的进攻。在宣阳军的死守之下,依旧难敌玄牧倾巢而出的各路高手猛将,最后退至敦物山,宣阳的最后防线。玄牧一方,有手下希望赤云能乘胜追击,但赤云却认为,不应攻入敦物山。因敦物山是宣阳的最后屏障……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猜你感兴趣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