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 云桑劫狱救景时 赤云身中玄牧毒

知若答应木青寞,可以替她隐瞒赤云藏于房中一事,木青寞才松了一口气。临别时,阿寞向知若解释,赤云其实心地善良,之前对知若的所作所为也不是故意要伤他。

云桑深夜来到凌云,打算劫狱救景时。劫狱时,少不免和侍卫打上一场,云桑也因此受了伤。得手后,景时却拒绝云桑的好意,不愿离开凌云,自己倘若就这样走掉,必然会落下通敌叛国的罪名。景时心里感激云桑,但他一直误以为云桑是晟仑的未婚妻宣阳婼,不愿做出对不起晟仑之事。面对云桑的劝说,他为了断了这份情,不惜说出狠话,说云桑只是他用来排遣寂寞的女人,他要娶渊寒为妻。说罢,景时让云桑自己走,他则独自回到监狱。面对景时如此绝情绝义,云桑知道不可强求,只好落泪自怜。

上古情歌剧照(云桑冒险救出景时,景时狠心拒绝云桑)

阿寞随赤云偷偷从玄牧逃走,两人在逍遥背上一路往若疆的方向而行。期间,赤云一直甜腻地和阿寞谈情说爱,不断说着要娶她为妻之事,不料,话说到一半,赤云突然就昏倒了,阿寞慌忙把赤云带回若疆。阿寞来到若疆后,一时方寸大乱,只知道要尽快救赤云,她顺手把赤云放到神台上。她让阿獙和烈阳帮忙照看赤云后便到一个村庄找点药草和食物,并看看能不能向人求助。

景时回监狱时晚了一步,被地音发现了。正当地音想借题发挥,向晟仑诟病他的手下大将景时畏罪潜逃时,景时及时赶到,说他去捉逃犯,可自己不才,被那人逃了。地音听着景时的说话,只觉得他在找借口,不禁奚落一番。待地音走后,景时一脸歉意地向晟仑请罪,并只身走回牢中。晟仑看着景时,心里依旧相信此案另有冤情,而景时心里也藏着事,一切都充满着蹊跷。

阿寞在村里遇到一个小姑娘,打探到若疆的巫王懂得医术,可能可以救赤云。正当阿寞准备寻找巫王时,阿獙突然飞来,神情焦急,阿寞意会,便知赤云那里可能出了事。

阿寞赶回去,看见一大堆若疆族人围在神台边,指责她这样把赤云放在神台,亵渎了若疆神灵,随后更是粗鲁地想要强行捉走赤云他们。阿寞心里又急又无助,无法把事情解释清楚,只提出想要求见若疆巫王。若疆巫王收到消息便来到神坛处,他一看赤云便认出此人就是族长,立即出手救治。巫王在赤云背后推了一掌,一块断剑片便破体而出,巫王再探一探伤口,发现赤云身中剧毒。阿寞捡起剑片看了看,认出来这时昱辰的剑,但她认为哥哥虽然不喜赤云,但不会做出此等阴险之事。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重伤急寻医,阿寞遭若疆族人围困)

另一边厢,昱辰焦急地四处寻找阿寞,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的下落。宣阳王此时心急如焚,因时间越久,玄牧国的势力便越大,他希望阿寞能尽快回来和晟仑联姻,众国结盟,一起抵御玄牧的版图扩张。

巫王仔细查看了赤云的伤势,发现赤云中毒已有五年之久,此毒还异常凶猛,中毒后,既不能用灵力疗伤也不能用灵力逼毒,只能等死。对于如何解毒,巫王也表示无奈,因他们若疆族擅长的是蛊毒,但赤云身中的属于药毒,巫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所幸不归谷的水有灵气,可以暂缓一下症状。阿寞好奇,此毒从何而来,巫王从毒性猜测,此毒出自玄牧王族。阿寞仔细一想,中毒五年以上,毒来自玄牧王族,这当中必定大有文章。

阿寞拜托巫王每天帮忙喂赤云喝一点阿獙的血,用来延缓毒性,随后割破自己的手,染上赤云的毒。她想以自己的身体去寻找解药来救赤云,以前都是赤云在保护她,这次让她来救赤云。临别时,赤云无意识地捉住了阿寞的衣角,阿寞虽然不舍,但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知若跟母亲说起阿寞和赤云私奔一事,态度显得十分焦急,言辞间似在责备阿寞。廖若却笑知若煞费苦心地担心阿寞的事,还不如想想自己的感情事,随即嘲讽他,在这方面还不如阿寞,趁年轻就得敢爱敢恨。

上古情歌剧照(知若告知母亲阿寞离开,母子期待阿寞得偿所愿)

阿寞带着烈阳前往玄牧,路上却因为中毒而体力不支,她只好找一处暂且歇息,让烈阳帮忙通知云桑。赤云醒来后,得知阿寞亲自染毒去寻药来救他,他不顾自己伤势未愈,立即动身去找阿寞。赤云在森林处发现了躺倒歇息的阿寞,随即心痛地上前,轻轻靠近自己的意中人。阿寞看着赤云来了,担心他的伤势,却未曾想到自己的状况可能比赤云还差,两人在森林里,暂时忘却纷争,互相安抚。眼下要做的事,就是到玄牧求药,如今玄牧王在闭关,把守玄牧山的是童峥、兴汒和坤卜,童峥与赤云有仇,想必不会轻易给他们放行,但赤云另有对策。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