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集 - 诺夙惨被劫走 佶侇威胁阿寞

老凌云王离开了人世,到他走的时候,依旧没有原谅晟仑。晟仑只能满怀遗憾地来到极北寒地,对着昱辰的尸身喝酒诉苦。晟仑遵守自己的诺言,放走了地音。他把地音的断臂保存下来,并附上一瓶阿寞调制的药,可以再生筋骨,让地音的手臂和身体重新连接起来。他对兄弟的情义便尽到这里,地音被释放后,必须离开凌云,以后不得再踏进凌云半步。成王败寇,地音彻彻底底地认输了。

上古情歌剧照(老凌云王去世,晟仑遵守诺言放走地音)

云桑出嫁的日子到了,赤云知道云桑只是牺牲自己,成全这门婚事,打算劝她好好想清楚。但云桑心思细腻,比任何人都以玄牧为重,她让赤云无须多虑,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

宣阳迎娶大王妃,阿寞带着诺夙也就此回到娘家参加婚礼。知若的孩子落尧比诺夙大一点,性格一点也不像知若那样温柔善良,两个孩子一见面便在太母廖若面前争了起来。童言无忌,大人们说说笑笑便停止了这场争执。两位孩子很快便打成了一片,亦篱和阿寞带着他们来到宣阳的街上逛逛,看看民间风光。

不料,落尧和诺夙单独离开母亲自己去游玩时,落尧突然跑回来,说诺夙不见了。阿寞和亦篱立即四处寻找,都不见诺夙下落。阿寞发现,有人屏蔽了自己的灵力,由此推测诺夙不是跑丢的,估计是有人故意找自己的麻烦。她心里有了人选,于是让亦篱先行回去,自己处理这事。阿寞找到佶侇,质问他诺夙的下落,并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佶侇先是假装不在乎,但在阿寞的追问下,承认了这事。现在诺夙被佶侇的同伙九尾狐带走了,他威胁阿寞,如果要女儿平安,就必须在云桑行礼之前,当众承认自己和赤云的龌龊关系。

阿寞别无他法,只好向赤云求助。赤云看见阿寞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甚是心痛。他不知道诺夙是自己的女儿,只知道阿寞有难,自己必定会帮。阿寞把这事告诉了亦篱,让亦篱在婚礼时,帮忙拖延时间,让云桑的行礼时间可以推迟一点,让赤云多点时间去帮自己救女儿。

上古情歌剧照(佶侇劫走诺夙威胁阿寞,阿寞无助求助赤云)

事情正争分夺秒地进行着。赤云来到宣阳郊外的树林里,找到九尾狐的踪影,不断追捕他的踪迹。宣阳大殿上,云桑穿着华美的婚服,在知若的带领下踏进大殿。阿寞和佶侇在殿上,一直互相敌视对方,心里各有各的心思。佶侇看着阿寞焦急的模样,用心音和眼神示意她尽快公布和赤云的关系,不要浪费时间。

眼见云桑慢慢走近,亦篱立即站出来,以亦篱族的习俗为由,向云桑提出灵力比试。云桑显得有点愕然,虽然亦篱并无恶意,但她生性好静,没有怎么与人动手的经验,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雨尘这时主动请缨,替云桑接下亦篱这次的切磋邀请。亦篱此举主要是拖延时间,对手是谁并不重要,于是欣然接受。双方各出奇招,在大殿上施展出自己的实力,用灵力弄出了花柱和水柱,在殿中央互相对抗。两人难分高下,宣阳王看在眼里,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于是让两人点到即止便可。佶侇见状,露出得意的笑容,再次示意阿寞接受现实,为了女儿的安危,按自己的吩咐去做。

上古情歌剧照(受阿寞所托,亦篱婚礼求战拖延时间)

亦篱尽力了,只好让道给云桑。只要云桑行礼完毕,那就是诺夙的死期,阿寞一边看着云桑步伐,一边想着佶侇的话,突然心慌意乱,身体不由自主地走到父王面前,喊停了云桑的前进。九尾狐此时被赤云追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在暗,赤云在明,九尾狐为了躲避追捕,施展灵力,故意弄出幻象,扰乱赤云的视线。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