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集 - 十年事过境迁 赤云念想不断

阿寞把赤云带回若疆,施展灵力为其疗伤。赤云旧患未好,身体快要扛不住了。逍遥这时出现,阿寞请它把赤云带到赤云之前失踪疗伤的地方,因为按照赤云之前的愈合程度来看,疗伤的地方一定不是普通的地点,她猜测,赤云在失踪的时候,就是在传说中的圣地北冥。按照赤云的伤势,在北冥不待个几年身体恐怕无法恢复,但阿寞不管,她希望赤云能平安,哪怕要跟他分别,也在所不惜。

上古情歌剧照(阿寞将赤云带回若疆疗伤)

与此同时,云桑为了大局着想,决定答应宣阳的提亲。宣阳王知道后,也尊重云桑的意愿,等她过了十年丧期,在举办婚事。

宣阳王把佶侇叫来,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佶侇本想解释自己立功心切,才做了蠢事,但宣阳王看出了他真正的目的,这个孩子不仅想立功,还想加害昱辰的军队,故意想让昱辰的下属在大战中牺牲。佶侇拥有如此恶毒的心肠,跟蝉雷氏脱不了干系,宣阳王此时放出狠话,佶侇和指月殿再轻举妄动,那么他连蝉雷氏也一起罚。

夜里,云桑在山顶抚琴解闷,雨尘突然在身后出现。两人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云桑得知雨尘深谙音律,便请他奏上一曲。美妙的音色被雨尘那灵巧的指尖奏出,云桑听着,突然想到了景时。她看着雨尘,觉得动作神态,乃至身形都十分熟悉,不禁问他为何以面具示人。雨尘只好找借口搪塞过去,断了云桑的猜想。

赤云被逍遥带到北冥后,身体被冰封了起来进行疗伤,意识陷入了昏睡状态。阿寞回到凌云,向晟仑坦白了自己怀孕的事,并请求他可以给孩子一个名分。阿寞承诺,她会写下血书,不会让孩子继承凌云族长之位,她只求晟仑能保孩子一个平安。知道真相的晟仑心如刀割,但阿寞的请求他无法拒绝,哪怕自己委屈一点,只要阿寞开心他也不在乎。

上古情歌剧照(阿寞坦承怀孕之事,恳求晟仑给孩子名份)

三年春秋过去,阿寞诞下一名女婴,让晟仑和阿寞都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她长大后会威胁到凌云王位。阿寞在孩子的额头打了一枚驻颜花印记,可以滋养她,保护她,重要的是,让她知道,自己是谁的孩子。赤云伤势恢复后,便离开了北冥,他很想念阿寞,于是来到桃花树下喝酒解忧。无意中,看见阿寞三年前,在树上刻下的诗句:永诀别,毋相念。赤云不知道,这是不是阿寞真正的想法,但这确确实实再一次伤了赤云的心。

时间匆匆又七载。阿寞的孩子诺夙在晟仑的保护下,长成了健康漂亮的女孩儿。在诺夙七岁这天,晟仑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把她册封为凌云王姬。突然,老凌云王出现在此,质问晟仑为何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自己。老凌云王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孙女,便心生欢喜。老凌云王在朝廷上,故意大声承认晟仑的地位,并说晟仑是名正言顺的凌云王,不许别人再对他闲言闲语。父子两多年不见,如今时过境迁,关系总算有所缓和。然而这一切,依旧是晟仑安排好的。两人回到琪园后,老凌云王说自己按照吩咐去演了一场戏,他让晟仑兑现承诺,放过地音和函宴。晟仑如今地位稳固,地音和函宴不再是威胁,他自然会答应。最后,凌云王坦言,他承认晟仑是个好君主,但他不会原谅晟仑的所作所为。父子之间的结,恐怕一辈子也解不开了。

晟仑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在花园里度过悠闲时光。诺夙在园子里和侍女们玩游戏,突然,她碰上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诺夙扯下蒙眼的布条,只见一位陌生的叔叔站在自己面前。过了十年,赤云再次出现在阿寞面前,让晟仑和阿寞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晟仑把诺夙带走,留下阿寞和赤云好好谈谈。

赤云看着刚才的场景,心里感到十分难过。这七年来,他虽然在玄牧帮云桑打理朝政,心里无时无刻不再思念着阿寞。但阿寞却在凌云和晟仑享受着天伦之乐。阿寞不想影响凌云,不想影响玄牧,更不想伤害诺夙,她宁愿把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心底,哪怕一直被赤云误会。赤云本想一走了之,但实在不甘心,他在夜里再次找阿寞,想向她问个明白。阿寞心意已决,她让赤云离开,她不想再引起纷争,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即使赤云误会也无妨。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寻阿寞欲挽回,未免纷争阿寞拒绝)

十年之约已过,云桑即将嫁到宣阳。云桑在玄牧山顶,在父王的墓碑前道别。不一会儿,雨尘应云桑之邀来到山顶,云桑想让雨尘摘下面具,看看他的模样,但雨尘早已下定决心,不能让云桑知道自己是景时,依旧拒绝她的请求。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