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集 - 景时毁容报云桑 阿寞怀孕半喜忧

景时面对云桑的质问,坦言自己的思绪一直被渊寒之死所困,因而一蹶不振,借酒消愁。在听闻浩许的死讯后,他才惊醒,随后便立即来玄牧找云桑了。云桑知道景时对自己一片真心,可惜太晚了,现在她上有父亲兄弟的遗志,下有玄牧的百姓,她没有办法也没有条件和景时在一起了,现在的她,只能是玄牧王姬,为玄牧而活。

上古情歌剧照(景时欲挽回云桑,云桑为家国拒绝景时)

景时回到凌云后,晟仑有一个任务要委托给他。虽然不知晟仑在盘算着什么,但景时得知,这个任务是假装成玄牧将军,为玄牧上阵杀敌时,他立即义不容辞地接下了。但晟仑要求,这个任务不能在明,只能在暗,换言之,他在玄牧要把自己的身份隐藏起来。此外,晟仑还要求景时演一场戏,断了云桑对他的情。景时按照晟仑的吩咐,来到渊寒悬尸的城楼上发酒疯,念着对不起云桑和渊寒,然后把琴给砸了。此举一出,凌云和玄牧双方都认为景时将军已经雄风尽失,无人对他再有什么期待。

坤卜夜访云桑,把景时的事告诉她。云桑听后,对景时大感失望,但现在自己身上有众多重担,景时如何,与她并没有关系。此外,坤卜把童峥最近的异举告诉云桑,认为他有不臣之心,让云桑多加提防。云桑听了后,直感玄牧现在是内忧外患,自己的私事更加无力承担。

阿寞在和家人吃饭时,突然感到恶心,想要呕吐。廖若探了探阿寞的脉象,发现是喜脉,随即高兴得喜笑颜开。然而,知若和亦篱察觉到不妥,在饭后,他们把阿寞拉到树林里,问她孩子到底是谁的。阿寞没有和晟仑行过夫妻之事,却和赤云多次幽会云雨,孩子爹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知若担心,倘若生出来的是男孩,便是凌云长子的身份,那么事情便大了,他让阿寞先和晟仑商量好,再作打算。

云桑把大臣将士召集起来,商量玄牧王继任人的事。坤卜提出,云桑无论身份血统,还是爱民之心,都十分符合一国之君的要求,认为云桑可以直接继任,成为新的玄牧王。然而,童峥一方却提出异议,他们认为云桑一介女流,不适合当王,且之前云桑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誓,从此不再干涉玄牧政事,如今反悔,实在不妥。眼下童峥是明着挑衅,云桑自然不甘示弱,不想让这个小人得逞,随后更是提出让赤云担任玄牧王的提议。童峥提出,现在可以同意让云桑先暂代玄牧王的地位,但最终玄牧王的人选,由战绩去定夺。云桑听后,也同意这个说法,她有信心,自己联合赤云,一定可以稳坐玄牧的江山。

上古情歌剧照(坤卜提议云桑继承王位,童峥为私心公然反对)

宣阳虽然在对战玄牧一事上,处于优势,但宣阳王如今渴望和平,无心恋战,他想通过联婚的方式,和玄牧议和。眼下宣阳尚未娶妻的王子只有昱辰和佶侇,他正愁着用谁去和云桑联婚比较合适,于是问阿寞和知若的意见。阿寞立即推荐了大哥昱辰,宣阳王不知道昱辰已死,听了阿寞的提议后,认为这十分合适,于是便把这事定下来了。

知若和阿寞离开大殿后,边走边聊,阿寞突然想要孕吐,在知若的陪伴下坐到一旁歇息。这一幕刚好被佶侇看见了,佶侇猜到了端倪,故意上前挑衅,还说自己从玄牧的俘虏嘴里,听到了很多阿寞和赤云风花雪月之事。阿寞和知若不想搭理佶侇这个小人,随意敷衍几句后便走了,但佶侇立即把阿寞怀孕的想法告诉了母亲蝉雷氏。蝉雷氏认为,如果阿寞真的怀了赤云的孩子,那正是一个好把柄,他们要抓住这个痛处,把朝云峰的人一举击溃。

紫株告诉阿寞,昱辰曾经创立了一个收集情报的组织,这个组织最近打探到佶侇正调查阿寞怀孕的事,让阿寞多加提防。

景时为了隐瞒身份,不惜自毁容颜。晟仑托一名好友,让他结识玄牧的夜风将军,并要他化名为雨尘,好进入玄牧,为云桑上阵杀敌。

宣阳王经过深思熟虑,最后定了由昱辰去迎娶云桑。在宣阳王眼中,昱辰此时还在闭关疗伤,于是让知若暂代昱辰前往玄牧提亲。佶侇这时提出由自己陪同知若前往玄牧,让阿寞也一起。宣阳王虽然同意佶侇前往,但却反对阿寞到玄牧,因为阿寞现在嫁到凌云了,以她的身份前往玄牧,有点于礼不合。阿寞担心佶侇会对知若图谋不轨,自动请缨要一起前往,佶侇见状,便趁机提出阿寞身体不适,并要让医师给阿寞检查身子。阿寞立即回绝了佶侇的不怀好意,随后坚持要和知若、佶侇一起前往玄牧。

上古情歌剧照(宣阳王欲与玄牧联姻,阿寞陪知若共赴玄牧)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