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集 - 昱辰死亡真相被隐瞒 蝉雷氏大闹朝云峰

浩许逝世,玄牧大丧。赤云因为身受重伤,被逍遥带到一处隐秘的灵池后便一直不省人事。现在的玄牧,只留下云桑一人主持大局,即使千愁万哀萦绕在心间,云桑只能接受逝世,和坚强地管理好玄牧。

阿寞和晟仑把只剩一口绝气的昱辰带回汤谷疗伤。但昱辰受的伤太重了,他知道晟仑和阿寞再救自己也只是白费灵力,让他们收手,听自己最后说几句话。昱辰这个伤,不仅仅是赤云所为,还因为遭到了佶侇的毒手。佶侇不知什么时候,拿走了晟仑交给昱辰的那瓶毒药,用来毒害昱辰。如今昱辰大限已至,他无法想太多了,最后向阿寞交代,要和知若好好想办法,不要让母亲太伤心,并让晟仑帮忙照看阿寞他们。

上古情歌剧照(阿寞知兄长中毒真相,昱辰临终忧心家人安危)

知若赶到汤谷时,昱辰已经是个死人了。晟仑把毒药的事告诉他后,知若一时之间难以置信,悲愤地责怪晟仑竟然把毒药给昱辰,毒害宣阳王,还责备阿寞,居然调配出这样的毒药。晟仑尽管难辞其咎,但有些事,他必须让知若妥协,也是为了阿寞和朝云峰好。现在的宣阳,就只剩知若和佶侇两人有资格继承王位了,他让知若和阿寞一起向宣阳隐瞒昱辰已经死亡的事实,连廖若也要一并隐瞒,以免引来佶侇对知若的不利之举。而昱辰的真身,晟仑回带到极北寒地安放,与此同时也会放一个昱辰的傀儡在汤谷,假装在疗伤。

童峥暗算浩许后,便和手下商讨,如何一步步地铲除异己。这时朝中还在服丧,童峥不宜有太大的举动,以免遭人话柄。而当务之急,是逐渐换走赤云手下的大将,削减他在玄牧的势力。

上古情歌剧照(童峥图谋玄牧大权,欲逐步削减赤云势力)

昱辰的事,在宣阳传开了。不知真相的廖若爱子心切,亲自来到汤谷要看看昱辰。在廖若要求亲自去给昱辰看伤时,阿寞、知若还有晟仑连忙找借口搪塞过去,总算瞒过了廖若。

另一边厢,蝉雷氏得知昱辰身受重伤的事,显得十分幸灾乐祸。蝉雷氏把一身为宣阳辉而穿的黑色丧服换掉,换回原来华丽美艳的服饰,趁着廖若不在时,带着一群侍女来到朝云峰大闹一番。朝云峰此时只剩紫株一人在把守,呆若木鸡的紫株哪里挡得住蝉雷氏,只能眼白白看着她在朝云峰的殿里四处破坏。蝉雷氏发现桌面上,摆放了一盒精致的骨头,随即拿到手上。紫株喊都喊不住,蝉雷氏便把盒子摔到地上,一堆白花花的骨头从盒子里,被摔了一地。廖若、知若和阿寞这时刚好回来,看见眼前这揪心的一幕,立即火冒三丈。盒子里的骨头,是属于长周的。廖若一直坚信,当年长周是被宣阳辉害死的,可惜苦无证据,她也不想追,可她放过蝉雷氏,蝉雷氏并不想放过她。蝉雷氏知道这地上的是长周的尸骨,不仅没有一丝愧意,反而变本加厉,在众人面前践踏长周的尸骨。知若和廖若看着地上的尸骨,悲伤之情溢满心腔,他们强忍住心中的愤怒,去收拾好至亲的遗骸。阿寞实在看不过眼,在蝉雷氏揶揄尸骨晦气时,她趁机出言嘲讽宣阳辉连尸骨都没留下,总算把这泼妇气跑了。

上古情歌剧照(得知昱辰重伤消息,蝉雷氏大闹朝云峰)

经历了一连串的事后,知若知道,朝云峰从此便会不得安宁。海雄将军前来找他,提醒他要小心佶侇。知若自知心机不足,灵力也不够强大,他想逃走,带着母亲去涉河,远离这些纷争。阿寞知道后,劝住了四哥,因为阿寞很清楚,即使他们逃到涉河,也还是在宣阳的领地,只要他们一日在宣阳,蝉雷氏便会一直找他们的茬。如今要和指月殿对抗,阿寞和知若只能尽快提升自己的地位,和佶侇抗衡。

童峥向手下询问换将的情况,却发现坤卜和兴汒竟然不顺自己的意思而为。坤卜把已经换走的一批中层将领,又换了回来,而兴汒则对换将之事表现出不冷不热的态度,让童峥感到十分不爽。

景时自从和云桑的婚事告吹后,便一蹶不振地借酒消愁,世间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概不闻不问。晟仑看着他这副样子,把浩许身亡,云桑在玄牧独撑大局的事告诉了景时,看看他到底是要尽点男人该有的责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当凌云酒仙。景时知道这事后,酒便醒了,他夜访云桑,想要带她离开玄牧,跟自己去过无拘无束的生活。然而云桑却显得十分坦然,她没有拒绝景时,也没有答应景时,只问他为何过了这么久,才来找自己。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