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 - 赤云带走阿寞温存 宣阳玄牧大战来临

晟仑为了继承王位,把父王软禁起来,并下令抓捕地音和函宴,引来晟仑的胞弟渐幽强烈不满。渐幽认为晟仑现在利欲熏心,是个大逆不道谋朝篡位的小人,于是跑到晟仑面前,指责他的不是。阿寞出言劝渐幽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晟仑这样的作为,只是为了凌云的老百姓着想,然而渐幽不受阿寞这一套说辞,随即把矛头也指向阿寞。渐幽看见他俩夫唱妇随,气得不想再说,并扬言要搬到琪园住,此生不愿再见到他们。无论晟仑和阿寞怎么解释,在渐幽眼里他们都是自私自利,冷血无情的小人,晟仑便让阿寞无需再解释,只能等时间来证明一切。

上古情歌剧照(渐幽不满晟仑夺权,与晟仑引发争论)

在承华殿不远处有一所小房子,地音正是被晟仑软禁在那里。晟仑出于关心和内疚去看看地音,地音一见晟仑前来,立即怒火攻心,让晟仑无需虚情假意。函宴目前还逃亡在外,地音警告晟仑小心一点,他相信函宴一定会带兵回来救他的。晟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很难让地音息怒,但他不会杀地音,只要地音不再图谋不轨,他便让地音在剩下的日子不会过得太差。

晟仑已经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阿寞与他之间的约定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她很想念赤云,于是用灵蝶向赤云传话,把凌云的事告诉他,并要赤云来接自己。赤云收到阿寞的消息后立即兴奋无比,他二话不说便骑上逍遥赶到阿寞身边。

童峥出关在即,云桑把坤卜叫来,劝他为了玄牧着想,放下对童峥的成见。他俩对于玄牧来说,都是左膀右臂,只有他们和睦相处,才能更好地联合起来保护玄牧。坤卜对童峥当初伤害阿寞的行为还记恨在心,但时隔三年,童峥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既然云桑亲自开口,坤卜便答应她会与童峥化干戈为玉帛。

赤云在夜里偷偷潜入凌云,来到了阿寞身边。佳人相见,情和爱立即泛滥,赤云温柔地抱住了想要撒娇泄愤的阿寞,随后吻向她的双唇。赤云温柔地向阿寞表达了自己的思念之情,让阿寞的心都融化了。阿寞虽然也想尽快和赤云在一起,但眼下凌云局势未定,她一时之间实在难以抽身离去。两人趁着夜深人静,来到院子里闲逛,没想到晟仑突然出现。阿寞立即让赤云躲起来,然后应付晟仑的突如其来。

待晟仑离开后,赤云为了哄阿寞高兴,便让阿寞跟他去一个地方。赤云带阿寞骑着逍遥离开凌云时,被晟仑看见了。晟仑其实早就有所察觉,但他没有戳穿阿寞,只把这份痛留在自己心里。眼下,他还有太多重要的事要处理,儿女私情只能暂时放在一边。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凌云见阿寞,晟仑察觉未拆穿)

两人来到童峥闭关修行的地方,只见众多士兵守在关门,不一会儿,童峥便出关了。赤云看着童峥,问阿寞有什么想法。阿寞才明白,赤云带她来此处,是为了向童峥复仇。但时隔多年,事情不发生也发生了,阿寞不想再多生事端,劝赤云不要轻举妄动。赤云感慨自己的爱人心性善良,也接受了她的宽宏大量。两人不想再浪费时间去做这些打打杀杀之举,只想珍惜这来之不易,彼此相依的时光。

然而,赤云无心战童峥,童峥却不愿放过赤云。在他闭关的时间,大部分童峥的势力都被赤云撤换了,且童峥被责罚入关修炼时狼狈不堪,如今经过一番修行,灵力大增不少,他正密谋着,向赤云报复。

晟仑与昱辰相约把酒言欢。但昱辰只顾喝酒,一言不发。晟仑察觉到他心有所思,于是问其因由,原来昱辰对晟仑谋朝篡位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晟仑认为这没什么,随后更是拿出一瓶慢性毒药,让昱辰在必要时也可以仿效自己的做法。昱辰看着眼前的晟仑已经被权力冲昏了头脑,不禁生气起来,指责他大逆不道。随后,昱辰向晟仑透露了宣阳打算向玄牧出兵一事。晟仑支持昱辰的做法,并期待以后与好友一起逐鹿天下。

童峥出关后,没有第一时间向浩许汇报,让浩许不由地担心起来。他和云桑就童峥的事商量对策,认为童峥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云桑虽然为童峥说了不少好话,但童峥本性好战,想必还是要让赤云对其多加约束才行。

上古情歌剧照(童峥目下无人引浩许不满)

赤云和阿寞回到若疆那所属于两人的小草屋里,仰望着星空,一起规划着两人的未来。如今大荒纷争四起,赤云和阿寞都无法抽身而去,他们互相依偎着,希望战火尽快停止,希望纷争尽快结束,到时他们便和与心爱的人一起,过着简单快乐的日子。美好的时光十分短暂,第二日醒来,阿寞发现赤云忧心忡忡地站在门前,眉头紧皱似有烦事扰心。原来,宣阳昨夜突袭玄牧,已经连下两城。战情危急,赤云要尽快回玄牧处理战事。

佶侇为宣阳领兵,首战大捷而归,眼下宣阳打算乘胜追击,并挑选带兵的将领。这时,有大臣提出,让昱辰领兵。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