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 - 亦篱深夜闹玄牧 阿寞出事难隐瞒

亦篱在玄牧闹了一夜,杀了好几个玄牧的守卫将领,但都找不到童峥。最后摸索着来到了赤云住的草房,不料尚未靠近门口,便被听觉灵敏的赤云察觉了。亦篱未见过赤云,原以为眼前人是童峥,特意跟他核实身份。赤云一听亦篱在找童峥,心里便察觉到对方不是冲自己来的,而且跟自己有共同敌人,于是也坦言表明自己是赤云。亦篱知道阿寞是为了赤云而死,她让赤云好好活下去,随后便打算就此作罢,先暂时离开玄牧。

上古情歌剧照(亦篱闯入玄牧暗杀玄牧将领)

云桑和浩许第二日接报,发现亦篱杀死了很多玄牧好手。云桑回想起坤卜和赤云之前的举动,再想到知若和阿寞兄妹关系十分好,而亦篱又是知若的妻子,这么一来不难想象,这所有对付童峥的人,都是为了阿寞,也就是说,阿寞可能出事了。浩许立即去草凹岭找赤云问明情况,但赤云依旧不肯透露阿寞的安危。而云桑把坤卜召来问明情况,但坤卜早前跟昱辰约好,为了不辜负阿寞的死,不让大荒陷入战乱,大家要一致隐瞒阿寞生死未卜这事,于是坤卜面对云桑的问话,回答得模棱两可。

云桑和浩许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猜测,阿寞出了事,而罪魁祸首是童峥。但眼下玄牧莫名失去数名将士,为免再惹来麻烦,他们商量过后,决定给宣阳王修书,让他出面帮忙协调。宣阳王得知情况后,立即把知若召到殿上问责,亦篱随后赶来,就擅闯玄牧一事向宣阳王请罪。宣阳王也心痛女儿,知道知若和亦篱此举确实不妥,但考虑到儿子也是由于失去至亲,悲痛不已,才做出这样的行为,一时之间不知当如何责罚才妥当。

上古情歌剧照(宣阳王责问知若夫妻擅闯玄牧)

宣阳王纠结之下,便让宣阳第一谋士岸华给自己出主意。岸华这时提议,知若犯错,便应该对其革职,并让他交出军权。听到这里,知若和亦篱露出不甘的表情,但没等他们反对,岸华便说到,让知若把军权交由亦篱托管。宣阳王认为这样的处理不错,便下令照办。亦篱不解岸华的提议,这样似是责罚,实质没有改变,到底是什么意思。知若深谙岸华大人的想法,于是向亦篱解释,他此举一来是找借口处罚自己,好向玄牧交代,二来是为了拉拢涉河族,以便日后让亦篱帮忙调遣骁勇善战的涉河族为宣阳出兵办事。

赤云一连数日都魂不守舍,他来到阿寞坠入虞渊的崖边,认为阿寞还在下面,并没有死,于是纵身一跃,打算亲自去把爱人找回来。然而,赤云找了很久,都不见阿寞的踪影,越往深处想,可能阿寞真的就此香消玉殒。他想起阿寞和自己相处的日子,那些美好的时光和虐心的事情,一切都让自己既陶醉又自责。他好想就这样随阿寞而去,但现在,大荒还需要他,他站在悬崖向虞渊深处轻唤,让阿寞等着他。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虞渊深处寻阿寞)

知若和亦篱来找木青廖若是,一时失言,被木青廖若察觉到阿寞出了事。昱辰随后来到,廖若拉着他质问阿寞到底怎么了。看见儿子儿媳都低头不语的样子,廖若便知道阿寞一定有事,可能回不来了。阿寞坠入虞渊的事很快传遍了宣阳,蝉雷氏知道后心情十分好,把佶侇叫来陪自己喝酒。佶侇跟蝉雷氏和他那已故的兄长不同,他和阿寞师出同门,感情和其他兄弟姐妹也不错,这时得知阿寞出了事,心里感到难受。蝉雷氏知道佶侇居然为了阿寞感到难过,于是责备了他,随后便开始语无伦次,刚说完要杀掉廖若的所有孩子,随后又说廖若要害她。佶侇看着母亲这个样子,为她感到难过,也为她感到羞耻。

上古情歌剧照(阿寞身死令蝉雷氏欣喜)

廖若找到宣阳王,斥责他为了宣阳的天下,为了自己的江山,牺牲了女儿的性命。宣阳王面对廖若的指责,心里也显得十分内疚,他没想到阿寞会牺牲,没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事已至此,他除了道歉,也只能是无奈。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