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集 - 地音遭赤云断手 阿寞被带到若疆

阿寞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于是原路返回,找到已经奄奄一息的晟仑。晟仑看见阿寞回头,于是问她为何不走,阿寞回答,她要与盟友共存亡。一股暖意在晟仑的心里流淌,然而,两人现在的身体都不能走了,晟仑只好苦笑着说阿寞傻,陪自己在这等死。眼下两人的命运只好听天由命,面对生死,晟仑一时感慨,问阿寞如果有下辈子,还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阿寞心里还有赤云,给不了晟仑承诺,只回答说今生的的羁绊不愿留到下辈子,如果有来生,只愿简简单单过日子。晟仑却告诉阿寞,假如有来生,他会尽责地做个好丈夫,好好对阿寞。

上古情歌剧照(阿寞重返陪伴晟仑,被问来生缄默不语)

就在两人互相感慨时,突然传来了昱辰的声音。昱辰不见阿寞,担心她有事,于是往虞渊深处前进,找到了互相扶持的两人。昱辰虽然出现了,但他自己也身负重伤,目前的状态,只能救走一个人。晟仑让昱辰赶快带阿寞走,但阿寞却不愿扔下晟仑在此,让昱辰把晟仑带走。就在他们你推我让时,阿獙突然出现。阿獙告诉阿寞,说烈阳在出口那里等着他们,阿寞一听,立即喜笑颜开,这下子他们都能得救了,事不宜迟,在昱辰的帮助下,三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虞渊。

此时昱辰的侍女紫株在悬崖边焦急地等着,眼快太阳下山,实在让人感到不安,紫株差点就只身跳进山崖去找昱辰。昱辰、阿寞和晟仑这时回到出口处,才让紫株打消了这个念头。昱辰生气地骂了紫株榆木脑袋,鲁莽行事,紫株却反骂昱辰,说他要是有事,自己也不活了,两人的相处方式让旁人看着感到好笑,但又莫名地和谐。

昱辰把晟仑带到附近疗伤,本想用一结界借疗伤之名来来困住他,却不料晟仑不知在什么已经把傀儡换到昱辰他们身边,自己重新回到虞渊那里,去夺取赤云手上的河图洛书。昱辰察觉后,立即回头去追,阿寞拿起木偶,不禁细思极恐,认为晟仑的心思复杂,刚才跟自己一路上说话的人,竟然是个傀儡,晟仑在身负重伤之下,竟然还不忘去争名夺利。

赤云对于他人来说是众矢之的,眼下对他虎视眈眈的人除了昱辰、晟仑,还有地音和函宴。地音和函宴再次联手对付赤云,只见他使出魔琴,操控着傀儡兵,以极其诡异的招数袭击赤云。但赤云功力深厚,他三两下便把地音打得落花流水,还趁着地音灵力失控之际,把他的手臂砍了下来。地音输得彻彻底底,他恶狠狠地警告赤云,他一定会为今天的事而复仇。函宴在一旁看呆了,待赤云走后,他立即把二哥搀扶回凌云。

上古情歌剧照(地音兄弟拦截赤云,赤云武胜断其臂)

回到凌云,函宴十分担心,想要禀告父王,让他为地音安排医师。但地音却制止了函宴,并叮嘱他说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手臂受伤的事,他现在用灵力弄了只假手,打算向其他人隐瞒此事。

昱辰追上了晟仑,两人切磋一番后,得知河图洛书在赤云手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昱辰劝晟仑先回去养伤,再另想法子去抢河图洛书为妙。

赤云赢得了河图洛书,就目前的情况,其他对上伤的伤,走的走,恐怕没有人再阻挠他了。他在森林中找到阿寞,故意问她到底是宣阳王姬还是凌云王妃,现在河图洛书在逍遥的肚内,假若是宣阳王姬,他还能念在有点交情的份上,给几天时间她找机会偷走河图洛书,假若是凌云王妃,那么他当不认识此人。阿寞想了想,认自己是宣阳王姬,于是赤云便给了三天时间阿寞,让她跟自己到不归谷。阿寞不知道赤云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河图洛书十分重要,且她心里本就想着赤云,于是便同意了。

与此同时,童峥回到玄牧,告诉云桑和浩许赤云已经夺得河图洛书的事。可赤云迟迟未见人,玄牧众人不禁心生疑虑,猜测赤云在回程途中出了什么事。云桑在童峥口中,得知赤云在路上遇到一女子,想必此女子就是阿寞,云桑越想越担心,怕赤云一时糊涂,把河图洛书拱手让给阿寞了。

上古情歌剧照(得消息赤云未归,云桑忧心赤云以书易人)

而在宣阳,知若一直心不在焉,让新婚妻子亦篱很是担心。知若知道了自己婚礼那天,河图洛书出现的事,便猜测到大伙儿都直奔虞渊了,但他不解的是,为何阿寞也一起不见了,因为以阿寞的灵力,去了也没有太大作为。细想一番,猜测是父王有意瞒着自己,他担心阿寞有事,想悄悄行动了解真相。

阿寞和赤云回到不归谷的,在桃花树下坐着,约好了大家轮流看守着带有河图洛书的玉卵。赤云悠闲地躺在树下,阿寞则在一边无所事事,不一会儿,困意便袭来,阿寞立即昏昏欲睡,很快便进入了梦乡。阿寞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之间赤云赤裸上身坐在一旁,阿寞不禁生气地问他到底把河图洛书放在哪里了。赤云轻佻地让阿寞来搜他的身,阿寞看着赤云裸露的肌肤,立即脸红耳赤。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