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 - 众人参加婚礼 河图洛书再现

赤云当着大家的面,问阿寞在跟晟仑恩爱的时候,有没有想起昔日的情人。这一问,立即让当事人无言,旁观者尴尬。此时,新娘子亦篱的花轿驾到,才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知若在大家的伴随之下,走到花轿面前,迎接自己的妻子。亦篱走出花轿,按照习俗,拉住花带的一端,而知若拉着另一端,在丈夫的带领下,走进新的家。但在知若准备迈步前进时,亦篱突然拉住花带,把知若拉停了。知若回头看着亦篱,只见她用坚定的目光看着自己,并用响亮的声音,让全场人士给她作个见证。涉河族一生只愿随一人,她问知若,是否一生只与她相伴,爱她一辈子,知若立即义不容辞地同意,亦篱脸上才展现出灿烂的笑容。在大家的见证之下,两人许下了山盟海誓,随后伴随这掌声呼唤声,一对新人被人簇拥着进入大殿拜堂。

上古情歌剧照(亦篱当众问情意,知若承诺携手终生)

云桑和阿寞久别重逢,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感情好比姐妹,一见面便拉起家常,谈及感情风月事。说着说着,云桑突然感到灵力产生了异动,她低头一看,之间是河图洛书传来了消息。与此同时,在大殿观礼的赤云、晟仑、昱辰、童峥等等曾经参加过大荒英雄榜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收到了河图洛书的消息。跟河图洛书有关的金鸡在虞渊出现了,情况刻不容缓。

赤云立即和玄牧的几位大将前往虞渊。云桑本来想跟去,但赤云表示云桑灵力不足,去了也无太大所为,不如待在这里给大家殿后,他知道云桑的顾虑,特意强调,自己去抢河图洛书,是为了浩许。与此同时昱辰在知若婚礼上也示意父王移步到一旁,跟他说了河图洛书的事。宣阳王懂得分轻重,知道河图洛书关乎着宣阳的前途,立即让昱辰前往虞渊,为宣阳夺得河图洛书。

阿寞此时跟母后在闲话家常,一名大臣突然来传话,说宣阳王要召见阿寞。阿寞立即赶到父王面前,之间父王先是催促阿寞尽快和晟仑诞下孩儿,随后便提及河图洛书在虞渊出现一事。阿寞知道知若应该也收到消息了,但她猜测到父王召见她的心思,是想她去虞渊夺取河图洛书,路上跟昱辰有个好照应。阿寞自己也有这个意思,因为知若刚刚新婚燕尔,她不想破坏四哥的大好春宵,于是主动提出,可以借用与晟仑的夫妻名分,一起去虞渊找河图洛书,在路上也跟昱辰有个好照应。宣阳王对阿寞的细腻心思赞赏有加,阿寞直言,由她前往也自有好处,皆因河图洛书到了最后,可能并非斗勇,而是斗智。

上古情歌剧照(宣阳王催阿寞生孩,阿寞自请前往虞渊)

阿寞跟父王告辞后,在路上遇到蝉雷氏。蝉雷氏见到阿寞,便大骂她的母亲廖若,还说宣阳辉是被昱辰害死的,是昱辰要为长周报仇,才烧死宣阳辉的。阿寞一听,立即想到了什么。阿寞、昱辰、知若原本还有一个排第二的哥哥长周,可惜被烧死了,大伙儿都以为是意外,但蝉雷氏如今却说是宣阳辉烧死了长周,昱辰替长周报仇,这让阿寞不禁感到事有蹊跷。这时佶侇赶来,跟阿寞解释说母亲饱受丧子之痛,心中积郁才乱说话,让阿寞别往心里去。但阿寞无法释怀,尤其了蝉雷氏恶狠狠地骂廖若,说要让廖若付出代价,让阿寞不由地担心起母亲的安危来。

赤云跟童峥、兴汒和坤卜一起来到虞渊,但进入不久后,兴汒便提出分头行事有助于节省时间,加快进程,童峥同意他的提议,还不忘对赤云揶揄一番,说他一个外族人,不知道分头后还会不会为玄牧努力夺取河图洛书。童峥认为兴汒和坤卜单独行动太危险,于是让他们两人一组在外头拖住其他人,他自己则和赤云分开在洞里头行进。赤云虽然不屑童峥的态度,但他的提议未尝不可,于是便同意了。

晟仑此时独自在虞渊转悠,路上遇到兴汒和坤卜,立即被他们联合起来拖住了自己的行动。与此同时,赤云独自来到一处山崖边,他本想跳到对岸,却一时不慎,差点坠入深渊。不一会儿,地音便从后出现,赤云刚才的失足,也是他偷袭所致。地音似乎轻功了得,三两下功夫便飞了起来,就在他准备触到对岸时,赤云突然在下方伸手拉住地音,借他的力量一起触到了对岸的悬崖。

上古情歌剧照(为帮玄牧争取机会,晟仑遭坤卜拦截 )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