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 - 赤云招收寒门能人 晟仑不喜阶级有别

赤云离开凌云后,便回到若疆向巫王打探召集壮士的情况。召集情况十分可观,巫王正兴高采烈地把能人异士是如何地踊跃,如何地以赤云马首是瞻如盘托出,说着说着,却发现赤云有点心不在焉,于是担忧地问他是否有问题。赤云此时内心除了国事,还有感情事,多重烦恼缠绕心中,却又无从倾诉,他应了巫王一声,继续独自沉思。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回若疆为浩许招募军士)

阿寞也并非对赤云无情,只是身不由己,她抱着送给赤云的袍子,独自沉思。

宣阳辉的胞弟佶侇从边疆回到宣阳,路上遇到知若,两人自小便交好,原本久别重逢,见了面当即高兴聚旧,可宣阳辉刚刚战死沙场,佶侇实在没有心情,和知若打完招呼,拜见完父王,便匆匆赶回母妃蝉雷氏身边。蝉雷氏看见佶侇归来并未显得高兴,她的内心现在已经被丧子之痛蒙蔽了,她听见佶侇提及知若和昱辰是哥哥时,反应异常激烈,责备佶侇不许认他人作兄长,他的兄长只有宣阳辉。佶侇的性格和蝉雷氏、宣阳辉有别,他与昱辰、知若关系甚好,待人和蔼,因此听见蝉雷氏无故诬蔑昱辰害死宣阳辉时,心中感到十分困惑。

晟仑知道浩许在赤云的提点下,目前在玄牧,向天下招收有能力的人士,且对象都是出身寒门,并非权贵,于是也想仿效一番,向凌云王提议这样做。但凌云王对门第血统的看法非常守旧,认为晟仑的提议荒谬至极,凌云的将领和猛将都应当是贵族,这是凌云长久以来的传统。晟仑见父王固执己见,只好作罢,但他心里认为墨守成规,只会故步自封。

晟仑抱着这样的想法,在与阿寞午后闲聊时,向阿寞谈及自己对门第阶级的见解,两人的想法竟然不谋而合。阿寞对于大荒各国对于阶级的分别都认为普遍对寒门人士不公平,相比之下,玄牧国很多时候会广招天下有能之士,这想必也是玄牧国逐渐壮大的原因。说着说着,晟仑把知若与亦篱的婚事告诉了阿寞,阿寞听后,心里替四哥感到高兴,还请昱辰帮忙为四哥亲自打造一剑以作贺礼。

上古情歌剧照(晟仑与阿寞大论门第阶级)

云桑看见赤云一个人在喝闷酒,于是上前问候一番,并把心中的顾虑向赤云提出。云桑单刀直入地问他,这么帮着浩许,到底有没有私心,想着趁机带兵攻打凌云,抢回阿寞。赤云坦言,自己确实怀有私心,但并非黑白不分鲁莽行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玄牧和浩许有利无害的。云桑听后便释怀了。

向赤云告辞后,云桑一个人来到崖边,独自思念着景时,并把心事说给传信碟,让传信碟把自己的情话带给景时。云桑思念成灾,在崖边坐了一夜,没想到景时竟然在第二天出现在她面前。原来景时收到消息后,对云桑也十分挂念,于是便动身前来相会佳人。景时还给云桑带来了好消息,说昱辰帮他想办法,解决了与渊寒的婚事。

阿寞打算前往凌云北面教授养蚕之术,但路途遥远,一日来回实属是难事,于是她向晟仑提出请求,希望他能帮自己向父王申请在她教授养蚕纺织术时不在五神山过夜。晟仑次日便带阿寞一起拜见父王母后,并向两人赠送亲手做的礼物,哄得两位长辈甚是欢喜。随后,晟仑向其提出阿寞想在外过夜一事,凌云王认为这事十分有意义,没多想便准奏了。

此外,晟仑通过查探发现,渊寒不是处女之身,他便以此理由,向父王提出取消景时和渊寒的婚事。这时地音提出异议,认为既定之事不宜有变,却就此遭到凌云王的斥责。凌云王本是保守之人,一听渊寒不是干净女子,恐怕降低了景时大将军的身份,于是准了晟仑提出的请求。

上古情歌剧照(晟仑设计让凌云王取消景时婚事)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