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 - 童峥无意再战 赤云暗访阿寞

浩许原想给童峥派兵,继续对宣阳乘胜追击,但赤云却出言相阻。浩许不解赤云为何这样说,赤云笑了笑,跟浩许卖了个关子,说童峥自己也未必想继续攻打,假若浩许不信,他们可以赌一把。兴汒本是支持继续攻打宣阳的,看见赤云这样说,于是对他的建议提出了质疑,还说赤云是若疆族人,不宜插手玄牧的事。然而,浩许和云桑都对赤云言听计从,尽管浩许心里有着各种疑问,但依旧按照赤云的提议,先暂时停战。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反对追击宣阳,浩许云桑支持赤云决定)

知若向廖若提起自己想迎娶涉河族的亦篱,廖若听到儿子有婚娶的念头,感到十分高兴,还答应知若会帮他跟宣阳王提这件婚事。就在两人高兴之时,昱辰突然前来,把宣阳辉战败身亡的消息告诉他们。知若和廖若的心情立即变得沉重起来,一方面是因为宣阳辉虽是蝉雷氏所生,但毕竟还是家人,加上宣阳战败,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另一方面是意味着,知若的婚事可能受到影响。

而凌云方面,有不少大臣想劝凌云王派兵支援宣阳,但遭到地音的反对。地音认为凌云王此时不宜插手,反而让宣阳和玄牧两家相争,待他们斗个你死我活之时,凌云便可坐收渔翁之利。凌云王看见朝上有两种不同声音,于是问晟仑有何高见,但晟仑却表示按兵不动为宜。地音本认为晟仑会因为娶了宣阳王姬而强烈要求出兵支援,想趁此对其揶揄一番,没想到晟仑如此公私分明。

童峥回玄牧向浩许复命,浩许对童峥大加赞赏。兴汒此时提出,让童峥乘胜追击,不料童峥却一脸为难地向浩许提出,想暂时休战整顿。浩许和云桑听后,心里直觉赤云料事如神,童峥果然自己也不愿再战。事后,浩许问起赤云为何会知道童峥有此想法,赤云向浩许解释,说童峥本性多疑,浩许之前如此顺他意,还对其大加赞赏,童峥恐怕心里会对浩许和赤云有所顾虑,所以才提出休战整顿一说。赤云随后给了一份名单浩许,名单上的人都是出身低微但实力不凡的将领名单,赤云认为现在玄牧众多将领都是贵族出身,对浩许的威胁很大。而一些百姓出身的将领缺少了一展拳脚的机会,他想趁着这段时间,把这些人都召集起来,组建属于浩许自己的玄牧军队,提升在玄牧的威望。

上古情歌剧照(为帮浩许培养亲兵,赤云出面为其组建军队)

蝉雷氏痛失亲儿子宣阳辉,她在宣阳王面前哭哭啼啼,要宣阳王杀了带兵撤退的海雄给宣阳辉陪葬。宣阳王本之前知道宣阳辉战死后便怒火攻心,差点杀了海雄,还好昱辰提醒,宣阳王事后细想一番,认为海雄是个人才,不可随便杀。蝉雷氏听后,只觉宣阳辉死得冤枉,还认为这是昱辰和廖若早有预谋的,心里难受至极。

昱辰找到宣阳王,向其提出亲自带兵攻打玄牧,为三弟复仇的请求。宣阳王听后,劝住了昱辰,还说自己冷静下来,认为现在不宜再战,随后还赞赏了昱辰的善意提醒,让他没有因为怒不可遏而杀了海雄。昱辰看见父王现在恢复了理智,于是便向其提起知若和亦篱的婚事。宣阳王听后,为知若感到高兴。他认为亦篱是未来的涉河族组长,知若和她成亲对宣阳必有帮助,于是让昱辰帮忙打点好这门婚事。

阿寞不知道宣阳辉一事,她见晟仑不慌不忙的样子,猜测宣阳的战况并不危急。夜里,两人把酒言欢,阿寞现在对晟仑的戒心放下了不少,能和他说说笑,谈谈心,日子过得平淡而快乐无忧。阿寞喝着喝着便不胜酒力昏睡过去。晟仑看着她的睡脸,感慨不久前阿寞还用匕首刺他,现在竟然能在他面前放下防备。

晟仑把阿寞抱回房后,给她盖好被子便离去了。阿寞酒醒后,察觉自己失态,便走出房门,想要找晟仑。来到走廊时,却发现赤云就站在那儿。两人见面,百感交集,随即尴尬地互问对方过得好不好。赤云说着酸溜溜的话,说阿寞在这里看来不错,刚刚还被晟仑抱了,阿寞不想争论,在面对赤云问她还记不记得两人的约定时,阿寞坦言在跳花节那时,自己在桃花树下等了一夜,但赤云却没来。赤云听后连忙解释自己是留下照看玄牧王,并说自己送了传信蝶给阿寞。两人都不知道,传讯蝶在中途的时候被结界挡住了。误会未解,但赤云也不想纠结,他直言,只要阿寞有心,他现在便能带她走。这时附近传来声音,阿寞显得非常焦急,让赤云赶紧离开,还说自己恨他,她恨他对宣阳出兵,拒绝了赤云,打算继续留在凌云。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见阿寞解释误会,因苦衷阿寞赶赤云)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