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 - 赤云暗中观察阿寞 玄牧首战顺利大捷

玄牧的使者走后,宣阳王便向岸华大人询问,对此事有何看法。岸华表示,玄牧使者特意前来要回城池,随后又匆匆离去,估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要回城池,实质上以宣阳不归还土地为由,好向宣阳开战。宣阳王听后,认为岸华所言甚是,假若此事能以归还土地便能解决,这既可避免两国纷争,又能让百姓免受战火的伤害,但现在玄牧国内动荡不已,看来出兵是势在必行之事。宣阳王随即命将领做好备战的准备。

晟仑把阿寞要下山传授养蚕纺织术一事,向凌云王提出给阿寞自由出入的权利。凌云王听后,感到此事对凌云有利,于是便赐了一块玉令供阿寞自由出入五神山之用。阿寞此时正在闷闷不乐,但看见晟仑带回来的玉令后,心情便由阴转为晴,连忙向晟仑道谢。晟仑看见阿寞开心,自己也开心,他告诉阿寞,朋友之间不言谢。

上古情歌剧照(晟仑为妻取得出入权,阿寞得玉令感谢晟仑)

使者回到玄牧向玄牧王禀告此事,还说了宣阳王嚣张地说以前的玄牧王都要敬自己三分,现在的玄牧王想要回城池便得亲自造访。浩许听了后,发现对方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内,童峥等人知道玄牧被宣阳小看了,也纷纷出言劝浩许尽快出兵,好让他们看看玄牧的实力。云桑在一旁看着,本担心浩许会临阵退缩,但浩许此次没有让人失望,他宣布,向宣阳出兵,随后给童峥赐了六万兵马,让他领兵出战。

阿寞和侍女一起出了宫,虽然无法离开凌云,但好歹也不用再留在那方寸之地徒生寂寞。就在闲逛时,阿寞突然发现有人在身后监视她,她支开侍女环珝,随后自己一个人去找跟踪的人,可是无果,阿寞只好暂时作罢。待阿寞走后,赤云从暗处出现,原来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木青寞。

宣阳王收到玄牧向宣阳出兵的消息后,便当机立断表示迎战。昱辰此时向父王自荐带兵应战,但宣阳王却表示自己打算安排宣阳辉作为首发将军。岸华大人这时也站出来,对这个决定表示支持。待众人解散后,岸华大人叫昱辰留步,说刚刚自己的举动,是为了平衡昱辰的势力,因为昱辰在宣阳威望极高,倘若再获得一个首战告捷,恐怕会树大招风。昱辰表示理解,也坦然接受了父王的决定。

另一边厢,蝉雷氏知道儿子宣阳辉带兵出战感到十分欣慰,与此同时,她也担心儿子在战场上的安危,还有另一个镇守边关的儿子佶侇。宣阳辉承诺,此战他信心十足,还说会向父王请求把弟弟佶侇调回来陪母亲。蝉雷氏突然提起宣阳婼和晟仑的婚事,因为她知道宣阳婼和赤云之间的传闻,还想起她原本不愿嫁给晟仑,后来却又心甘情愿地嫁了,这当中必有蹊跷。她叮嘱儿子此战只许胜不许败,这关系到她和儿子在宣阳的势力,还有她把木青廖若赶走的时机。

上古情歌剧照(宣阳辉获旨出战,蝉雷氏盼儿大胜归来)

晟仑把玄牧和宣阳开战的消息告诉给阿寞,阿寞十分担心大哥的安危,也好奇玄牧会派谁出战。晟仑安抚阿寞,告诉他自己以后一有最新的战报,便会通知她。

赤云在若疆安排了族人锻造兵器,还对兵器进行了改良。在他视察时,偶遇若疆姑娘妍好。妍好向赤云打招呼后,便问起阿寞姐姐的去向。赤云听见这个名字,突然扳起了脸,找借口走开了。

浩许和云桑向赤云问起若疆锻造兵器的情况,便知道赤云办事让人十分放心,他早已让人造好一批兵器送往了前线。云桑此时担心童峥会冲动鲁莽,不听指令便自行攻城,于是问赤云是否要前往支援童峥。赤云此刻对童峥十分有信心,因为他知道童峥的对手是宣阳辉,宣阳辉比起童峥来,更加沉不住气。

果然不出所料,宣阳辉按捺不住,一意孤行地开城迎战,想要夜袭童峥。昱辰收到这个消息后十分担心,他向父王请求带兵前去支援宣阳辉,但父王却表示为时已晚。一切只能看宣阳辉自己的造化了。

上古情歌剧照(宣阳辉激进迎战,昱辰请求支援被否)

宣阳大军在宣阳辉的带领下攻打玄牧,不料玄牧大军在童峥的带领下气势如虹,双方经历了一番交战,宣阳随即处于下风。童峥乘胜追击,打得宣阳大军溃不成阵,当中逃的逃,死的死,甚是惨烈。宣阳辉一个不留神,便战死沙场。

宣阳王知道此事后大怒,随即下令严惩逃兵,把他们都贬为奴隶。而玄牧一方气势大好,浩许想一气呵成,继续增兵出战,但赤云却劝浩许暂时不要。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