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 - 阿寞冷漠劝走赤云

晟仑和赤云各出奇招,互相向对方施展浑身解数,只为争夺木青寞。晟仑知道赤云身上有伤,知道倘若出尽全力,赤云必败,于是劝赤云收手。晟仑还设下了结界,把他们三人包在结界内,不让外界看见这场闹剧,给大家都留点情面。阿寞心里担心赤云受伤,于是劝赤云离开,不要毁了她的大喜之日。赤云看着阿寞如此陌生的态度,问她现在到底是木青寞,还是宣阳婼。但无论眼前这个女子怎么回答,赤云都坚持阿寞是他的,阿寞只能是木青寞,随后继续和晟仑对打。

上古情歌剧照(赤云为夺阿寞与晟仑对决)

双方的差距,渐渐因为赤云的伤而拉了开来,晟仑正处于上风,赤云受了晟仑的一掌,立即口吐鲜血,跪地喘息。阿寞担心赤云的安危,继续劝赤云掂掂自己分量,不要再一厢情愿了。在赤云的质问下,阿寞违背良心地说了一些狠话,还说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桃花之约了。晟仑知道阿寞心里还是担心赤云,但如今她即将成为自己娘子,自己也不宜介怀。赤云伤透了心,他最后郑重地问阿寞,她到底是谁,阿寞再次向赤云强调,她是宣阳婼。

爱已逝,情便断,伤心的赤云当着阿寞的面,把那披风抓下扔到地上,把两人的约定都扔了。阿寞还记得,她曾经叮嘱赤云,不许不穿这披风,倘若不穿,她就不理赤云了。赤云此举,两人之间的牵连和约定仿佛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

赤云走了,晟仑和阿寞踩过地上的披风,上了花桥。结界也消失了,凌云王子和宣阳王姬接受着民众的祝福,迈向新生活。知若在身后,含泪送别阿寞,希望她幸福快乐。

昱辰担心晟仑那边有什么变故,想前去看看情况,不料在路上,被三弟宣阳辉拉住闲话家常,还说要跟他一起去喝酒。宣阳辉的心思昱辰知道,他就是想缠住自己,好让赤云在那边搞破坏,影响晟仑和小妹的婚事。就在两人你推我让时,知若回来了,还说晟仑用最高的礼节娶走了小妹,昱辰一听便放心了,宣阳辉则眉头紧锁,连昱辰主动邀酒,也找借口拒绝了。

上古情歌剧照(昱辰担忧婚事有变,宣阳辉阻拦昱辰)

童峥就赤云私自用兵一事,向浩许问责,说赤云无故发兵,影响族和族之间的和谐,要浩许必须惩罚赤云。浩许被问得哑口无言,幸好此时赤云出现,他称自己在凌云和宣阳联婚之日,代表浩许给他们送份大礼,这样并无不妥。童峥一时之间无法反驳,随后云桑也出现,虽然没说什么,但对童峥的态度一目了然。童峥知道玄牧王族现在都心系赤云这个外人,只好气冲冲地告辞。待童峥离开后,赤云便支撑不住,口吐鲜血。嫦曦问赤云,是不是因为木青寞才这样的,赤云义正言辞地说,以后不许提起此人。待赤云被浩许送回房间后,嫦曦想去杀了阿寞,被云桑喝止了。云桑身为王姬,明白阿寞的苦衷,只怪天意弄人,她们要对得起自己肩负的责任。

凌云王送了赐了很多礼物给晟仑和阿寞,地音在一旁看在眼里,心生妒忌。而景时也一直以为和晟仑结婚的王姬是云桑,他独自在酒馆借酒消愁。

宣阳辉在边关镇守多年,这次在上朝时,向宣阳王称玄牧国百姓一直怨声载道,想要一位明君出现。说到这里,宣阳辉顺势拍马屁,说父王正是玄牧百姓期待的明君。宣阳王听着宣阳辉的各种汇报,认为他心系百姓,于是把他封为大将军,还赐给他十万大军。昱辰和知若听了,心感不妙。

大婚之夜,阿寞却在房间里独自落寞。她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知道她伤透了赤云,但这样又如何,假若她不顾一切地跟赤云一起,受到伤害的不只有她一个人。突然,她听到窗外有动静,于是出去一看,只见烈阳把披风带来了。阿寞捡起披风,十分宝贝地抱在怀里。与此同时,受伤的赤云,也独自在房间里,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悲伤,那么难以置信。

上古情歌剧照(烈阳带回赤云披风,阿寞抱怀思赤云)

木青廖若在宣阳,让侍女紫株帮忙打扫阿寞的房间,让她要回来时,也有个房间可住。作为母亲,知道女儿心里受的苦,但为了宣阳,她别无他法,只能默默地希望晟仑能对她好,让她幸福。

晟伦在酒席上喝了很多,然后醉醺醺地回到了房间。他见到阿寞后,并没有要碰她,而是简单几句招呼便径直走到床上。阿寞看见他这样的状态,松了一口气。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系百视网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电视剧